2019,地方兩會關注哪些教育話題?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9-03-01 09:25:04

本報記者 焦以璿 董魯皖龍 再過兩天,全國兩會將在北京拉開大幕。而每年春節前夕召開的省級地方兩會,往往被視為全國兩會熱點話題的預熱。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教育議題依舊是地方兩會熱議的重點之一。學前教育資源緊缺、中小學生減負、教師隊伍建設等地方代表委員們關心的教育詞匯,抑或成為今年全國兩會的教育熱詞。

學前教育繼續成關注焦點

“入園難入園貴”一直是困擾老百姓的煩心事,針對這一民生難題,多個省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作出了回應。北京市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堅持公辦民辦並重,創新財政投入方式,大力發展普惠性幼兒園,年內新增學位3萬個左右。安徽省提出2019年將新建、改擴建公辦幼兒園500所以上,普惠性幼兒園、公辦幼兒園覆蓋率分別達75%和45%。

如何緩解學前教育資源緊缺問題?重慶市人大代表、綦江區通惠小學校長胡榮裕認為,要通過改、擴建等方式,加快推進街鎮小學附設園剝離工作,建成獨立建製的街鎮中心園,壓縮管理層級,提高管理效率,與此同時加強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管理。

北京市政協委員王緋玲建議,相關部門要特別關注民辦學校幼兒教師與公辦學校幼兒教師享有同等權利、同等社會待遇的落實情況;完善並落實民辦幼兒園教師社會保障機製。

0—3歲兒童早期教育也是代表委員關注的焦點。江蘇省政協委員、南通市婦聯主席秦豔秋曾專門在南通做調研,發現超過八成家庭希望嬰幼兒照護機構能提供相關服務。秦豔秋建議,江蘇可以選擇新建小區試點社區辦幼托點,政府主導,市場化運作,滿足0—3歲嬰幼兒的照護需求。

為中小學生減負支招兒

近年來,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業負擔已成為社會各界共同的呼聲。2018年年末,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下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從政府、學校、校外培訓機構、家庭四個層麵提出30條措施,力圖全方位減輕中小學生的課業負擔。怎樣才能讓中小學生快樂學習、健康成長?地方代表委員們紛紛建言獻策。

雲南省政協在前期調研基礎上,召開專題議政協商會聚焦這一社會難點問題。雲南省政協副主席高峰認為,中小學生負擔過重原因之一是優質教育資源短缺。雲南省城鄉之間、區域之間、校際之間辦學存在明顯差異,造成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不得不參與到對優質教育資源的競爭當中。雲南省政協常委、雲南冰鑒律師事務所主任陳維鏢說:“中小學生減負問題涉及教育、市場監管等多個職能部門,單靠一個部門解決不了。”

在談到“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現象時,湖北省兩會代表委員紛紛表示,必須不斷通過行業規範和引領,加強校外培訓市場監管,使之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湖北省人大代表、江夏區實驗小學校長羅建蘭表示,目前對於校外培訓機構的管理,存在審批部門不統一、監管“一陣風”的問題,因此要統一審批部門,嚴格培訓機構的準入,同時還要建立長效監管機製,規範秩序。

上海市政協委員姚儉建注意到了日益火爆的“在線教育”市場,他建議,應當成立專門機構,出台在線教育資質標準,加強對在線教育機構的資格審定與內容管理,形成並嚴格執行準入製度和全麵完整的監管製度體係。

聚焦教師隊伍建設

在四川省政協十二屆二次會議教育界別的小組討論中,師範生培養成為不少政協委員關心的話題。

四川師範大學黨委書記丁任重在調研中發現,因編製所限,四川省屬師範院校師範生在就業時遭遇“入門難”,直接降低了省屬師範院校師範專業吸引力。此外,目前社會人員僅通過教師資格證考試後就可從教,導致師範專業吸引力降低,更重要的是直接影響了教師招錄質量。

四川省政協教育委員會的集體提案呼籲,可采用公費師範生自帶編製模式,切實解決全省師範生從教編製問題,避免其就業時因編製所限而遭遇“入門難”。適度提高招聘非師範專業學生報考中小學教師職業的學曆門檻,給予師範生優先政策,提高教師招錄質量和教師培養水平。

如何吸引更優秀的人從教?廣東省政協委員朱華偉建議,用高薪和其他福利待遇吸引高水平人才投身基礎教育事業。“目前中小學教師待遇偏低依然是不爭的現實,我們應該鼓勵博士等高學曆人才投身基礎教育事業,爭取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福利待遇,讓每位教師都能更加體麵地教書。”

“給教師減負”的話題也日益引起關注。江西省人大代表王金枝表示,現在中小學各種名目的督導檢查太多,各種填表工作重複繁瑣。他建議,教育主管部門也要做好“放管服”工作,對行政權進行約束。“全麵清理和規範進學校的各類檢查、考核、評比活動,實行目錄清單製度,剔除對教學教研作用不大甚至是擾亂教學的相關檢查。”

為引才用才建言獻策

人才隊伍建設是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重要因素。對於高等院校來說,高端人才對提升高校的學術創新實力、可持續發展能力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如何為地方留住人才成為不少省份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

“築好興業巢,才能引來金鳳凰。”內蒙古政協委員池建義認為,要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科技園區為依托,打造一批創新人才培養示範基地,突破人才培養體製機製難點。

“目前全國各省份間人才競爭激烈,競爭形式由招攬爭奪實用型人才和頂尖人才轉向了應屆畢業生和大中專畢業生。”甘肅省政協委員欒維功建議,要以係統和整體的思路來考慮人才問題,要鼓勵各行各業大量錄用大中專畢業生,為他們提供良好的條件,如落戶政策、比較豐厚的收入等,解決企業和事業單位“後繼無人”的問題。

遼寧省政協委員席田鹿表示,目前遼寧高校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不足,不能完全彰顯高校高端人才的地位和價值;遼寧高校的人才製度建設並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限製了高端人才發揮創新能力。他建議,高校本身要製定高端人才引進管理總體規劃,通過建立科學的現代高校人事管理製度,推動高校高端人才隊伍建設。在收入待遇、晉升空間、自身價值體現等方麵向高端人才傾斜。

《中國教育報》2019年3月1日第03版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