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出來的時候,那籃子裏的番薯,灑倒在了院子口的石凳上

來源:小斌聊農村 2018-12-03 14:42:44

屋外傳來大連的叫喊聲,雲巧沾了一身濕,給他們穿好了衣服,拍了拍他們屁股打開門朝著外麵喊道,“大連,後屋子呢,你幫我照看會他們,過會我來帶。”大連接過大寶二寶到手中點點頭,“我聽大哥回來了就過來看看,程哥家煮了燉肉,讓大哥大嫂一塊過去吃呢。”“等會我們過來,你先去,對了,把這帶上。”雲巧從屋子裏又拿出塊洗幹淨的尿布,免得到時候還得回來拿,“吃飯前別讓他們吃太多了。”大連應下抱著倆孩子離開了,雲巧放下遮擋胸前的衣服催促道,“你還沒洗完,要過去吃飯了。”“幫我拿一下衣服。”雲巧拿起掛在架子上的衣服剛一轉身,白黎軒就站了起來,嘩啦一陣水聲,一塊布裹在身下黏貼在了一塊,雲巧撇過臉去把衣服遞給他。耳邊傳來他一聲輕笑,“先擦幹。”聽著那悉悉索索的聲音,雲巧側站著沒有去看,她身上還濕漉漉的呢,屋子裏頓現一絲曖昧。“你不換?”白黎軒係上扣子見她還站著,走到她麵前,雲巧拿起一旁的衣服推搡了他一把,“你出去我就換了。”

“你在害羞?”白黎軒站在原地沒動,雙手一抓固住了她的手,低頭看到她這耳後的一抹紅。“沒有的事。”雲巧矢口否認,“你先過去,我還要收拾屋子呢,看你們洗的滿地都是。”“你換,我來收拾。”白黎軒眼角一抹笑意,拿起扔在地上的衣服在水桶裏,雲巧歎了一口氣,她就是有點緊張。背對著他很快換了脫下了外套,換上了另外一件,從他手中接過布把地上的水漬擦了擦,“好了,走吧,把衣服拿出去等會回來再洗。”十一月的稻田村農田間忙碌的人並不多,上半年光顧著去大安,種地的沒有幾戶,那些回來的,這過年和明年上半年都得依靠著那拿在手中的一點,管轄這片村子的官員那次被他們打怕了,該給的給了,多的也沒有,修繕過屋子,其實也沒剩下多少。程誌平家的院子裏熱鬧得很,堪堪坐了幾十個人,擺了四張大圓桌子,大寶和二寶遭人疼,就算程亭亭不喜歡雲巧對這倆孩子還是很不錯的,個人在這一群大男人中吃的香,嘴巴又甜,左一口叔叔,右一口哥哥的,等雲巧他們到,倆小家夥已經給喂飽了。

這裏養孩子沒有這麽多的講究,孩子養的活養的大才是關鍵,哪裏像現代這樣,還講究多久不吃鹽,多久不能吃什麽,雲巧看那個小讒貓沾的滿嘴嘟囔了一聲,“真不知道像誰,這麽貪嘴。”一旁的白黎軒聽到了,不經意笑了一下,“像我吧,我小時候沒得吃,所以一旦有吃的,我就會死命塞,撐死著也要再吃一口。”白黎軒輕描淡寫的話聽在雲巧耳中卻有些心疼,抬起頭白黎軒眼中反而有一絲安慰,雲巧笑了,“娘說我小時候就是餓死鬼投胎的。”“大哥,大嫂,你們來了。”大連有些心虛,說好的不讓他們吃,一到這,個小家夥如今已經小肚子圓圓了。“涼~”二寶嘴裏不知道塞了什麽,話都說不清楚,雲巧一摸他嘴邊的,原來是烤熟了的芋艿,拿出帕子給他擦了下嘴,讓他們自己在院子裏走著,她則去了廚房裏要幫程亭亭打下手,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程亭亭高喊了一聲哥,雲巧停在那也不知道該進還是退。“亭亭,你年紀也不小了。”接著是程誌平的歎氣聲,“你當初是在娘麵前是怎麽答應的。”

“那他不是都沒提起麽,就是為了讓娘安心的,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不提是因為人家厚道,考慮到你的感受,可這婚事就是訂下的不能抵賴的,否則你讓爹娘如何九泉之下安心。”雲巧知道自己不能再聽下去了,喊了一聲,“亭亭你在裏麵麽,我進來幫你一塊。”說罷推開了簾子要走進去。程亭亭側對著她眼眶微紅,雲巧權當沒看到,和程誌平打過了招呼,“外麵人多,你也出去吧,這交給我們就行了。”拿起一旁的菜刀,雲巧拿起籃子裏的菜利落地切碎了,灶鍋裏加著熱,舀了一勺的豬油下去,把菜都倒了下去,一陣煙霧冒了上來,程誌平走了出去,程亭亭擦幹了眼淚轉身在一旁默默地揉起了麵。廚房裏除了燒菜聲再無別的聲音,大鍋子燉的肉逐漸散了香味出來,程亭亭拿起鍋蓋拿筷子戳了一下肉,夠軟了才把幾大塊都拿了出來,切成巴掌大的一塊一塊,肥的在上,瘦的在下,肥肉上劃下了刀,再倒上調味好的醬料,放在一個大盤子醃了一會才放鍋子裏繼續蒸入味。

這算是一道過去程誌平還是副將的時候家裏的廚娘時常會做的菜,那些剩下的燉肉油湯擱在一旁可以做湯料,雲巧知道程亭亭是個極為能幹的姑娘,經曆過最貧困的生活,隨著她哥哥的遷升也做過大家小姐,到現在回到原點。“雲巧姐,這交給我就行了,你出去吧。”除了鍋子上頓的和還沒燒的湯,菜已經差不多了,雲巧點點頭走了出去,洗過了手去到白黎軒坐的那,大寶似乎是吃太多了,扭扭捏捏地在白黎軒懷裏說難受,雲巧問程誌平取了幹淨的針,在燈火上燒了一下,拿過大寶的手,在他大拇指指甲下戳了一下,擠出了血。大寶一下就給疼哭了,可委屈地往白黎軒懷裏鑽,二寶則盯著雲巧手裏的針一手緊張地抓著白黎軒的褲子。“以後還吃這麽多不?”二寶立刻搖搖頭,鬆開了拽著他褲子的手,隻手都藏到了身後。這麽點大的孩子說好教也容易,說難教也難,好的習慣一旦養成了經不起別人一破壞就會回到原點,隻要有人包庇,個都賊的很,知道娘要教育了爹爹不幫忙,就學會找外援了。雲巧可以預見幾年之後她該追著他們個跑了。

大寶幹嚎了幾聲就在那啜泣了,典型的忘了疼,看到雲巧把針還給程誌平了,伸著那隻被戳過的手朝著雲巧過來,要她親親才好。雲巧摸了摸他的肚子,就這麽會功夫,倆人到底是吃了多少。等著所有的菜都上齊了,個人也就沒這胃口吃了,程誌平把水井給封住,讓個人在院子裏玩,大寶手中抓著一根樹枝,正一臉猙獰地瞪著雞舍裏的那幾隻下蛋雞,威脅似的揮著手中的樹枝,二寶則抓起什麽都往裏麵扔,幾隻雞躲在了最裏麵咯咯叫著。雲巧時不時看他們一眼,白黎軒給她夾了那燉肉,“讓他們自己去玩,髒了洗就是了,這可是當初我們軍營裏最喜歡吃的一道菜。”燉肉上撒了些蔥花,周圍還有些豆腐肉末,最初切開過,所以燉熟了之後夾起來都是一片一片的,雲巧嚐了一口,味道確實很好,煮了回的肉也不是那麽油膩,“那你們軍營裏頭也挺享受的。”“這菜就是那個撿到我的老炊兵發明的,軍營裏本來就有肉,大夥吃飽了才有力氣打仗,老炊兵就說還得好吃,所以才做了這麽一道出來。”

在軍營裏,除了打仗之外,也就是好酒好吃的是一種享受。白黎軒的語氣裏帶著一些懷念,二寶手裏不知道拿著什麽跑了過來,在白黎軒身邊‘爹爹’喊了幾聲,白黎軒伸出手來,二寶小手一鬆開,一隻不知道他那裏找來的蟲子放在了白黎軒手中,二寶小嘴一咧,一下又給跑走了。雲巧心中默念了一句,這絕對不像她,她小時候多乖巧啊,鄰裏之間哪一個看到了不誇她乖巧可愛的...從程誌平家回來,大寶二寶已經玩累了睡著了,把他們放到床上,白黎軒去了一趟山坡看地,雲巧則把他們之前的衣服拿出來,一開始做的時候就做大了,如今把卷上去的縫線拆掉,剛好現在穿。外頭有人喊,雲巧出去一看,是隔壁那許二家的媳婦,手裏拎著一個籃子,遞給雲巧,“這是剛挖的番薯,也沒多少東西,你們剛來肯定沒啥吃的,拿著。”“那怎麽可以,你男人這不也剛剛回來,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雲巧沒接那籃子,拿著出來的時候,那籃子裏的番薯,灑倒在了院子口的石凳上,人已經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進村子的時候交給裏正不少,裏正分了一些給村裏人,所以大部分對他們的態度還是和善的,雲巧把番薯拿進了廚房裏,舀上三勺的米,浸在水裏泡著,晚上就做番薯蒸米飯。傍晚,家家戶戶炊煙起,雲巧在灶鍋子裏把米倒下去,摻了水,再把切塊的番薯放下去,蓋上蓋子蒸煮,中午從程誌平家還帶了些肉湯回來,雲巧取了醃菜在水裏熶了一下去鹹,切了臘肉片和那肉湯一起燉煮著。等白黎軒回來,飯已經好了,特別給大寶他們準備了小桌子,就放在他們旁邊,雲巧讓他們自己吃這捂飯,“這山間也沒有魚,要不下回去城裏瞧瞧,買回來給孩子燉湯喝。”雲巧就牢記了過去爺爺常說過的一句話,多吃魚,聰明。“明早你和我一塊去那河瞧瞧。”白黎軒想了下說道,“那說不定也能網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