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一襲有著希臘女神褶皺的米色長裙,肌膚潤澤,優雅動人

來源:文文說時尚 2018-12-03 15:33:19

謝宅花園。泳池邊。有一個花亭。白色的花亭上麵,攀爬著茂密的薔薇藤蔓。無數深綠色的葉片,閃耀的陽光裏,簇擁綻放出白色的薔薇花,一團團熱烈盛開著,聖潔美麗,遠遠看去仿佛流瀉而下的花海瀑布。被白薔薇的花葉遮蔽著。亭中涼爽無比。葉嬰坐在石凳上,手中細細削著一隻蘋果。一陣陣的風,攜著薔薇的花香吹來,這一瞬間,她覺得世界靜謐極了。將蘋果切成小小的塊,她用銀質的叉子送到他的唇邊,目光輕柔地望著他說:“吃一點嗎?”越瑄靜靜坐在輪椅中。他康複的速度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隻是又過了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雖然胸部以下還是癱瘓的,但是他的頸部和雙手已經可以活動,甚至可以偶爾坐起來。自從受傷後,他第一次來到戶外。雙唇依舊有些蒼白。目光從泳池的水麵收回來,越瑄緩緩望了她一眼,她溫順得像隻小貓,偎在他的身旁,她笑得眉眼彎彎,眼波流轉,舉著那塊切好的蘋果,仿佛會固執到一直等他吃下去。

他微啟嘴唇。慢慢吃了它,以及接下來的好幾塊。“你真好。”葉嬰笑得像一隻滿足的小貓,她趴下來,用極輕的力道,輕輕偎在他蓋著薄毯的雙腿上,眼眸亮亮地瞅著他說:“看著你一點點地好起來,像奇跡般地好起來,我心裏滿滿的,滿得都要溢出來了,從沒這麽快樂過。你就像是一棵百年的古樹,即使再滄桑蕭索,春風一來,枝葉間的生命力卻是那麽的強韌。”她眼眸含笑。望著他。美麗的麵頰輕柔地在他的膝上蹭了蹭。“有我的關係嗎?”她的眼神輕柔而嫵媚,偎在他的膝頭瞅著他,偷偷放肆地握住了他冰涼的手指,“我可不可以自作多情地認為,我就是那陣春風,是因為有了我,你才會康複得這麽快。”越瑄神色淡然。他靜默地望著前方的泳池。仿佛並沒有聽到她在說什麽。“你啊……”在白薔薇彌漫的花香裏,葉嬰低低歎了口氣。但是她並沒有沮喪,因為他的手指還留在她的掌心,冰涼蒼白的手指,斑駁的陽光從薔薇藤蔓間灑下,映得他的手指仿佛是寒玉雕成的。

擺弄著他的手指。她的睫毛垂得低低的。“我多希望,你可以喜歡上我。”俯下頭,輕輕吻著他冰涼的指尖,她的睫毛幽黑幽黑,低低地說:“這樣你也許就會願意幫助我,實現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泳池的水麵映著粼粼的波光。在白薔薇花的亭中。越瑄眉心微皺。漫天的疲倦將他湮沒,那種疲倦像深夜的潮水一般寒涼,從她溫熱的唇畔,他抽走了自己的手。空落落的掌心。葉嬰呆了片刻,她望著越瑄,半晌,唇角有了一抹苦澀的笑容:“你看,我從來沒有掩飾過。從一開始接近你,我就知道你是誰,也是從一開始,我就告訴了你,我的夢想。”“我希望能夠成功。”她咬了咬嘴唇,凝視著他說:“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成功的機會,我想做一名時裝設計師,我不想默默無聞地從最底層做起,我希望一開始就能站在很高的起點。我想要走捷徑,也許你覺得我很過分,但是……”她頓了頓。“……但是我有資格這樣做。”越瑄的麵容蒼白清瘦。在四垂的白薔薇花蔓中,他靜默地望向前方的泳池,下午的陽光依舊強烈,水波粼粼閃動。“葉小姐,我會安排你離開。”

良久之後,越瑄淡淡地說,他的氣息依舊虛弱,音調卻毫無轉圜的餘地。“這段時間你對我的照顧,謝平會給你合理的薪酬。至於你是否有資格成為時裝設計師,請向集團遞送你的簡曆和作品。”啞聲咳嗽了一陣。越瑄疲倦地闔上眼睛。“葉小姐,請推我回房間。”“你生氣了?”葉嬰心中一凜,她失笑,“就因為我說了這些話,你就要趕我走嗎?我懂了,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對不對?你覺得,你受傷以來,我每天24小時守在你的床邊,就是為了利用你,就是為了剛才向你說出我的期望,對不對?”胸口有緩慢湧上的窒息感。越瑄握住輪椅的扶手。“是的,一開始接近你,我確實別有目的。可是,”她的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是你救了我。”腦海中回到了白光爆炸的那一刻,車子重重撞在路邊的護欄上,漆黑眩暈地飛出去,是他用力護住了她,將她死死壓在他的懷中,在噩夢般的那一刻,她鼻間是他清冽的氣息。

“所以,我隻受了輕傷,而你傷得這麽重。”葉嬰苦笑。“我本不想說這些。我怕你又會覺得,我是因為報恩,所以留在你的身邊。”手指握緊輪椅,越瑄蹙眉呼吸。“留在你身邊的原因有這麽多,”她眼神黯然,低低地說,“難怪你不會相信,我是真的喜歡你。雖然我知道,你喜歡的是森小姐,但是,我還是喜歡你。我喜歡你,想留在你的身邊,一輩子留在你的身邊。也是因為喜歡你,我不想隻是純粹像傭人一樣守在你身邊。”“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像森小姐那麽出色,讓你因為我而驕傲,”“卑微的喜歡,是沒有資格永遠陪在你身邊的,”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我想變得耀眼,變得強大,能夠有讓你欣賞的光芒,能夠一直守護著你,等到你終於喜歡我的那一天。”白色的薔薇花在陽光下燦爛美麗。泳池邊的亭中。葉嬰蹲在越瑄的身前。臉上有歉疚,她的眼波如春夜的潭水,脈脈而溫柔,仰望著他說:“對不起,是我錯了。如果你就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往後我就不再說那些了。”越瑄閉目不語。他的神情有點疲倦,蒼白的雙唇微微抿著。

她輕輕靠上去,將自己的臉頰貼近他冰冷的掌心,像乖巧的小貓那樣一下一下輕輕蹭著。見他沒有拒絕,她心中微微舒了口氣,又暗暗歎了口氣。氣氛靜謐起來。下午的陽光照耀著花園中的道路。路麵鋪著鵝卵石。白色的、灰色的,黑色的、無數圓潤的鵝卵石拚在一起,深深淺淺。路邊是一叢叢緋紅色的野薔薇,在綠色的枝葉間盛開著。臉孔依偎在越瑄的掌心。葉嬰默默出神。一定是有某個深愛著薔薇花的人。在謝宅中,薔薇簡直是無處不在的綻放著。緋紅色的野薔薇並沒有特別的美麗,它是單瓣的花朵,不夠華麗,有些單薄,對於謝宅優美的花園來講,它甚至是有些配不上的。而就在她望著野薔薇默默出神的那一刻。花園道路的盡頭。一輛黑色的房車行駛過來。野薔薇不夠美麗,然而滿枝燦爛,有種充滿了生命力的倔強,在下午的風中搖曳芬芳。陽光反射在黑色房車的車身。映出兩旁野薔薇的花影。斑駁的輪廓,就如同舊日的電影,她默默地望著,沒有起身,依舊依偎在越瑄的掌心。房車停在白薔薇的花亭前,黑色的車門打開,迎著千道刺目的陽光,那人的身姿英挺耀眼,他緩步走過來,卻仿佛世間的光芒都暗下了一般。望著那逆光的人影。

她微微眯起眼睛。恍惚是舊日的電影。在很久很久之前,在薔薇花盛開的第一夜,花刺紮進她的手指,她用殷紅的血去塗抹薔薇的花瓣。花瓣深紅妖美,她看到了躺在薔薇花叢下的那個少年。仿佛他是用她指尖的血。幻化出來的。“小瑄。”白薔薇的花蔓下,那人的輪廓在星星點點地閃耀,他唇角含笑,英挺的身姿微微俯下,非常有禮節地擁抱住輪椅中的越瑄。“很高興,你能夠康複得這麽快。”葉嬰的臉龐離開了越瑄的手掌。她恭順地低下頭,想要離二少更遠些,才忽然發現,越瑄反握住了她的手掌,沒有任她離開的意思。她略微一怔。睫毛輕揚,她看到越瑄正回視著那擁抱住他的男人,那男人也正深深地審視著越瑄,眼底有各種複雜的情緒。似乎察覺到她的目光。男人向她看過去。盛開的白薔薇花中,男人先看到了她和越瑄握在一起的手,在那裏停留了幾秒,然後,視線漸漸上移,他看到了她。她的肌膚潔白如薔薇花瓣。幽黑的睫毛遮掩住她的雙眼。

長發亮如黑緞,遮在她的額角和臉頰兩旁,她的臉低垂著,有一個陰影的角度,如同夜色中的深潭,隻能看到閃動的波光,無法看清潭水的美麗。仿佛時光凝固了一般。葉嬰一動不動,她能感受到男人久久的視線,她克製著不讓自己去抬頭。然而就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麽久,也許是因為胸口某種要奔湧而出的東西,也許是因為太過濃烈的薔薇花香——她還是望向了他。謝家大少。越璨。傳聞中謝氏集團的掌舵者。燦爛如花瀑的白薔薇中,越璨英挺高大地站在她的麵前,帶著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他的存在讓任何人都無法忽視。他的皮膚略黑。五官輪廓是陽剛的,仿佛是用鋼鐵鑄成,卻又剛極近柔,有種近乎豔麗的、濃烈的美感,那種美甚至是有殺傷力的。仿佛他可以輕易地將你摧毀,也可以輕易地讓你為他燃燒。這是一個危險的存在。危險又陌生。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囂張狂野的少年拉著她的手,狂奔在深夜的街頭。那夜下了雨,她被他抱在懷中,心中擔心的卻是那些薔薇的花苞會不會被雨水打落。“跟我走!”少年暗烈地逼視著她。

“我會安排好一切,你隻需要跟我走!”最漆黑的雨夜,少年的吻狂野地落在她的頭發和麵頰上。而麵前的這個男人。是陌生的。葉嬰垂下目光。“哥,你回來了。”越瑄的聲音很靜,目光也靜靜的,似乎沒有情緒的起伏,唇角卻染出一個微笑,如同他身後靜雅的白色薔薇花。越璨的目光也從葉嬰身上移開。他談笑著同越瑄說了一些話。這時,車內又猶豫著走出一個人。是森明美。森明美打扮得格外優雅,她身穿一襲有著希臘女神褶皺的米色長裙,肌膚潤澤,優雅動人。看到花亭中的越瑄,森明美的表情略有些尷尬,越璨含笑回頭,向她伸出手。“聽說,你和明美的婚約已經解除了。”握住森明美的手,越璨和她仿佛璧人一般並肩站在一起,他的目光深深地望著輪椅中的弟弟,聲音中有歉意:“小瑄,對不起。”越瑄淡淡一笑。靜聲說:“哥,以後明美就拜托你照顧了。”森明美臉色緋紅。越璨攬住她的肩膀,在她的臉頰輕吻一下,笑著說:“你放心,我會讓她幸福的。”越瑄點了點頭。他鬆開掌心中始終握著的葉嬰的手指,低聲說:“我累了,回去吧。”葉嬰應了聲,她站起身,仿佛渾然沒有在意其他任何事情。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