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門戶二十年,中國互聯網踏上新征程

來源:羅超頻道 2018-12-03 11:33:13

12月1日,是新浪20歲生日,新浪眾多官方賬號在微博發起了#新浪20周年#的轉發抽獎活動,隨機抽取網友,每人1萬元感恩現金。12月2日,新浪董事長兼CEO、微博董事長曹國偉在微博發起“我和新浪的故事”征文活動,屆時將會選出他最喜歡的一篇給予100萬獎金,在2019年1月11日於北京舉行的微博之夜頒獎——如果選不出一篇特別喜歡的則會選10篇出來,每人獎金10萬元。

新浪是許多中國“初代網民”的上網回憶,特別是門戶網站和新浪博客,更是很多人瀏覽器收藏夾的必選項。細數之下,新浪、搜狐、網易三大老牌門戶今年都迎來20歲生日,中國門戶二十周年,也是中國互聯網從無到有,再到改變每個人生活甚至改變中國各行各業、經濟模式的黃金二十年。

而這一切要從阿波羅等於的1969年說起。

1969年,在阿波羅項目經曆過多次失敗後,阿波羅11號終於成功登月,在月球上留下第一個人類腳印的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說出了"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這句名言;同一年,全球第一次用TCP/IP 分組包交換方式連接起來的兩台主機正式相聯,互聯網初露雛形。不過,在此後漫長的歲月裏,互聯網技術都隻是處於研究階段,頂多被用於國防通信等特殊領域。

1993年,美國伊利諾大學的國家超級計算機應用中心開發了第一個瀏覽器,命名為“Mosaic”,這是網景的前身,也是今天的互聯網熱潮的火種之一。

1994年楊致遠和大衛-費羅創辦了雅虎,並於兩年後在華爾街上市,雅虎是門戶的鼻祖,核心模式是在互聯網上給用戶提供資訊,它也是第一代互聯網巨頭;同一年,創辦微軟的比爾蓋茨成為世界首富,微軟開發的Windows是第一代操作係統,比爾蓋茨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提出“軟件擁有版權、應該被付費”的人;1995年,網景在收入每個季度翻番的一片大好下,成功IPO並獲得巨大成功,這是互聯網浪潮的開端。

微軟、網景和雅虎也代表了互聯網最關鍵的三個角色:計算機、客戶端和互聯網服務商——當時叫ISP。

互聯網在美國發展幾年後,火種才逐步散播到中國。

中國終於上了信息高速公路

1996年,一家叫瀛海威的公司在中關村邊上打出了一個“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還有多遠?向北1500米”的巨幅廣告牌,當時大多數中國人還不知道“信息高速公路”是什麽,更不知互聯網為何物,不過,早已成為世界首富的比爾蓋茨在中國倒是家喻戶曉,當時最常見的說法是:“電腦、駕駛和英語”會成為21世紀的三大生存技能。

這一年,現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著名教授、時任《三聯生活周刊》主筆的胡泳翻譯出版了尼葛洛龐帝的《數字化生存》,成為中國互聯網的啟蒙書刊。

1997年,在瀛海威創始人張樹新的推動下,《數字化生存》作者尼葛羅龐帝第一次訪華,國務院信息辦組織“數字化信息革命報告會”,開啟了中國互聯網啟蒙第一課。胡泳在《中國互聯網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喚》一文中回應,“無論在政府、商業還是公眾層麵,都喚醒了互聯網意識。伴隨著中國與國際互聯網的互聯互通,中國開始全麵進入互聯網時代。”尼葛羅龐帝當時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地位,遠遠超過今天的凱文凱利等知名作家。

到了1998年,因為缺乏合適的融資機製,張樹新麵臨被資本方逼迫出局的困境,瀛海威成為互聯網的“先驅”,這一年中國互聯網迎來真正的“元年”,張樹新今年在一次公開演講時透露,在1995年時她就曾執著的相信:“一定有一天, 互聯網就像電,像蒸汽機一樣, 將會改變所有人的生活。”現在看來,他的這一預見已成為現實。

中國互聯網真正的從0到1也是在1998年發生。在中國人還不知道風險投資為何物時,張朝陽從美國博士畢業後歸國創業,帶著風險投資,創辦了搜狐。搜狐是成立最早的門戶網站,也最先收獲到來自互聯網的喜悅,大獲成功的搜狐讓張朝陽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人物,年輕人的偶像。當年10月,張朝陽就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全球50位數字英雄之一。

當時的互聯網布道師尼葛羅龐帝是搜狐的天使投資人,張朝陽也自認為是尼葛羅龐帝的學生,當後者第二次訪華時,活動讚助商已成為搜狐和張朝陽,搜狐在中國大飯店舉辦盛大儀式,授予尼葛洛龐帝“搜狐天使”的榮譽稱號。

科技史作家、雷鋒網創始人、《沸騰十五年》作者林軍曾回憶,正是這一活動奠定了張朝陽在互聯網行業第一代大佬的江湖地位。1999年,張朝陽去深圳宣傳搜狐時,馬化騰還隻是坐在觀眾席;2000年,馬雲拉上他的偶像金庸搞了個“西湖論劍”,張朝陽是主角,丁磊也在場,合影中馬雲靠邊站。

現在回頭來看,正是1998年,中國互聯網實現了從0到1,正是因為此,今天被認為是中國互聯網二十周年——巧合的是,今年也是改革開放40逐年。不可否認的是,開放的互聯網在中國改革開放浪潮中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三座大山與中國互聯網同歲

不過,雖然搜狐在中國互聯網的起步階段知名度最高,張朝陽是媒體寵兒,但互聯網卻不是搜狐的獨角戲。

1998年,從運營商下海的丁磊創辦網易,第一年就率先推出免費電子郵件服務讓網易郵箱成為很多人的第一個郵箱,郵箱是第一代網民上網的第一步,就像後來的QQ和今天的微信一樣。同一年,四通利方和當時海外最大的華人互聯網公司華淵資訊合並組成新浪,憑借著在世界杯、科索沃戰爭和悉尼奧運會等重大事件報道中獲得巨大成功,以及吸引一大批出身傳統媒體的骨幹記者加入,一舉成為中文第一門戶網站。

騰訊也在當年成立,不過,相當長的時間都找不到商業模式,馬化騰準備低價賣給某運營商,好在後者沒有接盤。

2000年4月13日,新浪率先登陸納斯達克,成為中國第一家上市的互聯網公司;網易6月緊隨其後;最先成立的搜狐反而是落後了。

據2013年張朝陽在《楊瀾訪談錄》中回憶,1998年搜狐火起來後,因為“我的商業計劃流出,導致新浪一下崛起了,1999年新浪給我們的壓力非常大,整個1999年我們被超越。”這個時候張朝陽受到了來自股東的壓力,甚至已經準備丟掉CEO職位,他耗費了大把精力和董事會鬥爭,接受不懂互聯網行業的投資者的指指點點,還要每天跑銀行、跑信息產業部,推動搜狐IPO。

張朝陽後來回憶:

“我五馬分屍地要做好多事情,隨時有可能被換掉(CEO職位)。到了2000年的話,新浪4月份已經上市了,但是我們還遙遙無期,到上市的最後關頭還差點沒上去。”

7月,搜狐終於成功上市。自此“浪狐易”三大門戶成型,當時的三大門戶被後來的創業者稱為“三座大山”,他們是第一代互聯網流量入口,行業地位相當於今天的BAT。當時的他們,也跟BAT一樣,他們在業務上無孔不入,什麽都做,這個過程,讓門戶今天在互聯網依然占據重要位置。

三大門戶二十年發展迥異

在三大門戶後,BAT相繼出現,他們成立之初在門戶巨頭眼裏是“創業者”,比如當時帶著技術回國做搜索的李彥宏創辦百度,最初不是服務用戶,而是做搜索服務商,先後服務搜狐、新浪等巨頭,不過後來,BAT還是分別從搜索、電商和社交三個方向拿到新的入口,進而快速崛起,在體量上實現了對“老三座大山”的超越,成為新三座大山。

張朝陽一度因此耿耿於懷,2013年在《楊瀾訪談錄》中,張朝陽甚至對楊瀾坦白,“看到我被李彥宏他們超越,我心裏不憤。”當然,今天早已釋懷。

門戶間的競爭也已結束,今年5月張朝陽低調入駐新浪微博,名為查爾斯(張朝陽英文名)的賬號發出了hello引發網友熱評,以及新浪、搜狐小編的一臉茫然。

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張朝陽則與丁磊一起把酒言歡,互聯網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好在三大門戶在鼎盛時期都有麵向未來布局,所以盡管BAT崛起,它們依然有各自的位置,隻不過,各自發展路徑和業務布局已相差甚遠。

今天,網易市值高達298.21億美元,相對於門戶而言,僅次於騰訊的第二大遊戲公司的身份更讓人關注,與此同時,網易還在電商、音樂、個人雲服務、農業等市場上布局,而且跟所有互聯網巨頭不同,網易很少對外部公司進行投資,所有新業務都內部孵化。

網易成為多元化布局最成功的門戶。三季度財報顯示,網易淨收入為168.55億元人民幣(24.54億美元),同比增加35.1%,其中在線遊戲服務淨收入為103.48億元人民幣(15.07億美元),同比增加27.6%;電商業務淨收入為44.59億元人民幣(6.49億美元),同比增加67.2%;郵箱及其他業務淨收入為14.04億元人民幣(2.04億美元),同比增加31.5%;廣告服務淨收入為6.44億元人民幣(9,380萬美元),同比增加2.0%。從收入來看,遊戲第一、電商第二、郵箱第三,門戶業務隻能排到第四。

新浪則最為專注,二十年雖然有很多嚐試,不過卻基本都在做一件事:用不同的形式的新媒體,給用戶提供公共資訊。

新浪通過吸納傳統媒體人、抓頭部熱點事件的策略,在門戶時代奠定一哥地位後,有過一些新嚐試,博客的推出讓新浪再次刷新了內容的生產與消費方式,現在看來新浪博客就是今天自媒體模式的早期雛形。

當然,現在看來新浪最成功的新業務則是微博,2009年以後,所有門戶都在做微博,新浪畢其功於一役,聚焦資源,采取狠抓明星的戰略,不隻是戰勝了搜狐和網易,也狙擊了來勢洶洶的騰訊。

2011年新浪微博用戶突破2億成為一個裏程碑,搜狐、網易事實上放棄了微博,這一年,在3G發牌後,移動互聯網在中國開始普及,張小龍推出了微信,用戶數很快便超過微博,外界開始討論微信是否會“殺死”微博。不過,微博最終還是穩住陣腳,在熟人社交領域避開微信鋒芒,繼續強化自身社交媒體屬性,抓住時機進行移動轉型,當時,不隻是微博,BAT等互聯網巨頭都提出了“Mobile First”的戰略,“移動互聯網船票”是行業熱議,拿不到船票的已經走向沒落。

2014年,新浪微博成功去掉了前綴變為“微博”,成為“微博社交”賽道的唯一玩家。此後盡管微博先後迎來了信息流平台和短視頻平台的挑戰,卻通過在2015年啟動內容戰略,對內容進行垂直運營,在用戶端向三四線下沉,再抓住短視頻和直播的紅利,借助網紅名人的力量,成為了第一個“二次崛起”的互聯網公司,現在的市值已經是上市時的4倍多。

微博的崛起,讓新浪實現了“養兒防老”,兩者互相支撐,微博的崛起讓新浪在分發端具有獨特的社交媒體優勢,反過來,新浪的內容積累則讓微博在信息流時代有獨特的內容優勢。新浪自身也在不斷改版,來應對不同時期的用戶需求,新浪新聞App很早就推出,基於新浪的采編優勢在“專題”“要聞”等頭部內容欄目上下功夫,與此同時也積極擁抱新趨勢,2017年8月率先在首頁引入了用戶興趣推薦機製、上線短視頻頻道,意在迎合碎片化時代的閱讀趨勢。

回顧不難發現,新浪一直以來都在做正確的選擇,能夠正確選擇的前提是因為專注一件事:給中國公眾提供信息資訊。在20年生日會上,曹國偉發布全員內部信回顧了新浪過去20年的發展曆程,他談到:

“新浪通過向民眾提供更好的新聞和資訊服務、通過新媒體平台的不斷創新,在提升自身社會價值和影響力的同時,一直在記錄時代、影響時代、與時代同行。”

今天,三大門戶中,搜狐的狀況相對弱勢,但也鬥誌昂揚。

在微博大戰尚未結束,微信方興未艾的2011年,張朝陽卻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意外的決定:淡出搜狐日常管理,退隱。2013年張朝陽再出山時,微博大戰早已結束,張朝陽發現身邊的人都用上了微信,移動互聯網時代來了。搜狐當時啟動了大張旗鼓的媒體轉型,率先提出了媒體開放平台的理念,這是今天流行的自媒體平台的雛形。

與此同時,搜狐擁有多張好牌,在門戶外有著三駕馬車:搜狗、暢遊和視頻,其中前兩個均已成功上市,張朝陽成為擁有美股上市公司最多的互聯網大佬,三家公司市值超過40億美元。搜狐視頻所處賽道本身有誕生超級巨頭的可能性——美國視頻巨頭Netflix已躋身FAANG五大矽穀互聯網巨頭之列,中國視頻行業老大市值達到144億美元,出於戰略考慮,搜狐視頻今年改變了內容采買的策略,跳出燒錢大戰,張朝陽曾表示,搜狐視頻2019年將實現盈利,有望成為第一個盈利的視頻平台。

在日前舉辦的2019年搜狐World大會上,張朝陽用“歸來仍是少年”作為主題發表演講,表達了要讓搜狐逆襲,重回舞台中央的強烈願望,他甚至將今天的搜狐比為“1997年的蘋果公司”,當時已瀕臨破產的蘋果迎來了喬布斯的回歸,扭虧為盈、起死回生。

搜狐能否上演蘋果的逆襲我們現在沒有結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未來的二十年,三大門戶將繼續迎來各種挑戰,我也希望看到它們可以“歸來仍是少年”,而不是走向沒落。

下一個二十年的全新征程

三大門戶今天的狀況各有不同,卻都麵臨全新的媒體形態的挑戰,特別是信息流和短視頻。

日前信義資本創始人陸複斌對媒體透露,其預測字節跳動今年營收將突破500億,甚至可能達到600-700億(張一鳴年初定的目標是營收超500億),2019年字節跳動的營收將超過1000億。這意味著字節跳動將成為阿裏、騰訊和京東後第四家營收過千億的互聯網公司。

正是因為此,搜狐,網易、新浪和鳳凰諸多門戶巨頭,以及百度、騰訊諸多平台都在擁抱信息流,推出自媒體平台擴大內容供給、借助於智能算法給用戶個性化推薦,再通過信息流廣告擴大收入。與此同時,他們都在短視頻上戰略布局,新浪和微博發布三季度財報時就已明確將以全新姿態應對短視頻的挑戰,張朝陽在搜狐World大會上也公布了搜狐應對信息流挑戰的思路。

門戶應對信息流和短視頻的興起和挑戰,隻是中國互聯網在不斷變革和日新月異中自我進化的一個側影。

BAT後,頭條與美團和滴滴被媒體稱為TMD三小巨頭,美團與小米、螞蟻金服則被稱為中國互聯網“3M”,今年成立三年就成功上市且市值高達254億美元的拚多多,再次展示了互聯網的中國速度——這樣的巨頭一定會繼續出現在更多領域。

2018年也被視作是中國互聯網行業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切換的分水嶺。阿裏、騰訊都在產業互聯網上戰略布局,新零售、新金融、新製造、新娛樂紛至遝來。與此同時,互聯網後,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接棒滲透到各行各業,IoT技術方興未艾,5G時代的到來也給互聯網創造更大的想象空間。

在層出不窮的新模式、新產品和新技術麵前,三大門戶雖然受到一波又一波的挑戰,卻依然屹立不倒,特別是相對於美國門戶的境況而言,三大門戶今天的狀況更是算得上相當不錯。AOL2015年就被美國運營商Verizon收購,2017年,門戶鼻祖雅虎也將門戶業務賣給了Verizon,售價隻有45億美元,而在巔峰時期,雅虎市值同樣超過千億。

三大門戶今天雖然比不上家大業大的BAT,甚至也不如後起之秀TMD受關注,不過,在麵對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時卻顯得淡定很對,而且它們不是像雅虎那樣依靠當初的投資而有了“養老金”,而是靠業務布局。不論是曹國偉“我們重返了互聯網中心舞台”的誌得意滿,張朝陽“歸來仍是少年”的鬥誌昂揚,亦或是丁磊在“丁磊的私物精選NO.10”專欄中親自給網友推介嚴選商品的閑庭信步,都體現出老一輩互聯網企業家的“革命樂觀主義”。

過去的二十年,三大門戶開啟了中文互聯網,啟蒙了第一波中國網民,孕育出了可圈可點的業務;下一個二十年,三大門戶會去向何方?誰也無法給出的答案,日新月異的互聯網不隻是三大門戶或者靠三個人就能推動,也不隻是因為BAT或者馬雲們推動。

幾代互聯網、IT從業者和中國網民成就了過去二十年的黃金時代,未來二十年同樣如此,正如張朝陽2013年對楊瀾的那次釋懷所說:

“互聯網都需要一代一代人來推動,那我是完成了最早期的那一段的推動,甚至是中國互聯網的原始推動。那麽到後來的話,不斷地有更強的人來,或者更幸運的人來做。”

但不論如何,三大門戶的二十歲,中國互聯網的二十歲,都值得我們紀念,今天我們享受的來自互聯網的重重便利,都要從二十年前那一波年輕人創業的衝動說起。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