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時來運轉,踏上飛黃騰達之路,是運氣還是實力?

來源:阿爾觀曆史 2018-12-03 15:15:21

百家原創作者:阿爾觀曆史

歡迎來到百家號阿爾觀曆史。說到麥克阿瑟,相信大家不是很熟悉,畢竟外國人的名字又長又拗口。麥克阿瑟是美國著名的軍事家,他出生於軍事世家,父親也是身居高位的將軍,所以說,麥克阿瑟踏上了飛黃騰達之路,是否跟他的父親有關呢?一起來揭開秘密吧!

1909年夏季,《軍事爆破》一書的出版和傳播終於幫助麥克阿瑟扭轉了局麵。他很快接到了陸軍部的新任命,再次前往利文沃斯堡報到。這一次,他主要負責工兵學校的轉移問題。當時,全軍工兵學校課程正逐漸向利文沃斯堡轉移。麥克阿瑟的任務就是保證移交順利進行,不出岔子。麥克阿瑟幹得很成功,很快就獲得司令官的推薦,前往紐約參加晉升上尉的考試。麥克阿瑟除了努力工作,準備晉升考試之外隻剩下談戀愛了。風流倜儻的麥克阿瑟在情場上從來不甘寂寞。在遭到斯圖爾特小姐的拒絕後,他又追求過一位姑娘—珍妮·克拉克。珍妮·克拉克是一名上尉軍官的女兒,年齡和麥克阿瑟應該有不小的差距。但年齡從來就不是愛情的障礙,兩個人似乎相處得很好,克拉克一家也很喜歡麥克阿瑟。

就這樣,時間在平靜中一天天過去了。1911年2月,麥克阿瑟晉升為上尉,並被任命為第三工兵營的副官兼陸軍軍事學校教官。隨後,他獲得了短期休假的機會,立即前往巴拿馬,領略新運河的壯觀景色。回國不久,麥克阿瑟即被派往得克薩斯薩姆堡,參加美國曆史上第一支機動師的軍事演習。當時,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因為在資源和商品市場方麵矛盾重重,戰爭的風險正在日益迫近。英、法、德等國都以常備作戰師為重點,組建各自的軍隊。

而美國由於遠離歐亞大陸,並沒有參與這一進程。該年夏季,美國和墨西哥在邊界發生了衝突,陸軍立即抓住這一機會,準備著手組建常備師。於是,陸軍部下令從全國各地調集部隊,開赴薩姆堡,組成了一支臨時的機動師。在薩姆堡,麥克阿瑟差點命喪黃泉。當時,飛機剛剛問世,但是已經不少人相信這種會飛的“大鳥”在將來必定成為戰場上最可怕的武器之一。麥克阿瑟在利文沃斯堡的棒球隊友本傑明·福羅伊斯上尉(昵稱本尼)便是一位飛行員先驅,他是美軍中第二位陸軍飛行員。

和很多先驅飛行員一樣,本尼急於證明飛機很快將成為戰場上的主宰。有一天,他和野炮部隊的士兵發生了爭執。野炮部隊的士兵堅稱野炮才是戰場上的唯一主宰,但本尼卻宣稱,野炮的地位很快就會讓位給飛機。為了證明這一點,本尼駕駛一架飛機升空,打開仿機槍聲音的喇叭,驅趕馬群。突然,飛機失控了,筆直地衝向第三工兵營的一排帳篷。麥克阿瑟就住在其中的一頂帳篷裏。本尼猛拉操縱杆,想要調轉方向。就在這時迎麵駛來一輛馬車。本尼想要再次調轉方向,但已經晚了,他隻能將飛機稍稍駛往別處,但卻無法避免和馬車相撞了。

駿馬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壞了,前蹄騰空,帶翻了馬車,徑直向炮隊的馬群中跑去。與此同時,飛機也墜毀了。本尼一頭栽倒在地,過了半晌才爬起來。驚恐萬狀的馬車夫從泥地上掙紮著站起來,氣急敗壞地咆哮道:“嘿,夥計,你想謀殺嗎?”本尼也氣急敗壞地開口回罵。兩人正嚷嚷著,麥克阿瑟從帳篷中走出來,高聲道:“本尼,發生了什麽事?”本尼轉過頭,看到麥克阿瑟正向他們走來,心有餘悸地想:“天哪,如果剛才我沒有避開的話,現在他已經成肉餅了。”

麥克阿瑟又問了一句:“怎麽了?”本尼沮喪地回答說:“道格,我要麽把你的帳篷鏟平,要麽與這位的馬車相撞。事情就是這樣。”麥克阿瑟馬上就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他走過去,仔細看了看飛機殘骸,轉過身來對本尼說:“本尼,以一個沒有利害關係的旁觀者的身份,我想說你作出了正確的決定。”事後,麥克阿瑟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心髒也不免“撲通撲通”亂跳。如果本尼沒有及時調轉方向的話,他的軀體很可能已經和飛機的殘骸攪在一起了。演習期結束後,麥克阿瑟回到了利文沃斯。這時,麥克阿瑟家族遭遇了一次慘重的變故。1909年6月,64歲的麥克阿瑟將軍迎來了退休的日子。他發表了一份聲明,驕傲地宣稱:“我接受了我的祖國所能授予士兵的所有最高榮譽,隻有衝鋒陷陣,為國捐軀的榮譽例外。”

實際上,這份聲明背後隱藏著的卻是深深的失望。他曾試圖登上總參謀長的寶座,但始終未能成功。這份聲明的言下之意,乃是他既沒能像最光榮的士兵那樣戰死疆場,也沒能成為陸軍第一人。退休後,亞瑟·麥克阿瑟將軍徹底告別了軍營。他發現密爾沃基狹小的天地和整日無所事事實在令人難以忍受。在孤獨和寂寞中,他的健康狀況日益惡化。到1912年初秋季節的時候,將軍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9月5日晚上,將軍抱病出席了在密爾沃基城裏大學大樓舉行的第二十四誌願步兵團建團50周年紀念會。雖然已經是初秋時節,但那天的天氣依然非常酷熱。將軍感覺很不舒服,但為了不讓老戰友們失望,他還是顫巍巍地走上講台,開始回顧他在亞特蘭大戰役中率部進行火力偵察的行動。

講著,講著,他的身體突然顫抖起來,聲音含混地說:“戰友們,我很累,無法繼續說下去了。”說完,將軍癱倒在一把椅子裏。原第二十四誌願步兵團的老軍醫快步走上前去,查看將軍的病情。他摸了摸將軍心髒的部位,又翻開將軍的眼瞼,仔細查看了一番,搖搖頭說:“他已經走了,心肌梗死!”老兵們把將軍的遺體放在地上,跪在他周圍祈禱。祈禱完畢,原副官取下講台邊的星條旗蓋在將軍的身上。就在這時,副官也突然倒了下去,同樣死於心肌梗死。將軍的去世對麥克阿瑟母子的打擊非常大。父親一直是麥克阿瑟的榜樣,現在父親去世了,他突然覺得自己有必要為母親做些什麽事情。父親去世後,母親就病倒了,臥床數月不起。

恰在此時,麥克阿瑟已經在利文沃斯堡待了年,該換崗了。他申請了賈德森少校以前的職位,指揮密爾沃基工兵管區,以便能留在母親身邊,照顧母親。遺憾的是,他的軍銜太低,又對挖河修港的工作不感興趣,這次申請未能成功。不過,他依然設法調到了華盛頓,以便能常常到母親住的巴爾的摩約翰斯·霍普金斯醫院看望母親。時任總參謀長倫納德·伍德曾是亞瑟·麥克阿瑟的部下。他覺得將軍為陸軍奉獻了一生,他的兒子理應受到照顧。於是,他很快就設法把麥克阿瑟調到了陸軍部。不過,由於當時沒有職位空缺,麥克阿瑟隻能打打雜,負責處理總參謀部不管的一切事務。就這樣,麥克阿瑟成了陸軍部的“總管”。再加上有伍德的照顧,他工作起來得心應手。年末的時候,總參謀長在他的工作鑒定報告中寫道:“上尉是一名極有才智和辦事利落的軍官。”就因為總參謀長的這句稱讚,麥克阿瑟終於時來運轉,踏上了飛黃騰達之路。

可以說,麥克阿瑟確實有卓越的軍事才華,但是他升遷之路也離不開父母的關係,麥克阿瑟的軍事之路可謂是一帆風順呀!大家覺得小編說的對嗎

以上圖片素材來自網絡,侵權立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