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年化身殺人狂魔 隻為搶點零花 竟連不到3歲的男童也不放過

來源:江西網絡廣播電視台 2018-12-03 15:31:37

曾青華與曾青燕,贛州市寧都縣湛田鄉井源村人,她們是一對親姐妹,在當地人的眼裏,兩姐妹長相清秀,是當地人人皆知的“姐妹花”。然而,令人惋惜的是,2015年8月的一天早上,村民們發現這對姐妹花被人殘忍地殺死在了家中。更加慘絕人寰的是,她們各自不滿三歲的兒子也一同遇害。一起命案,兩對母子,四條人命,血案成為震驚贛南的頭號大案。

這是位於寧都縣湛田鄉井源村村口的一棟,並不起眼的三層樓房,也就是這一起造成四人死亡命案的發生之地。在二樓的陽台上,曾青華與曾青燕姐妹倆晾曬的衣物,仍然掛在那裏。在二樓的房間內,死者曾青華倒在血泊當中,離她不遠的地方,還有兩個還在蹣跚學步的小男孩屍體。民警:“兩小孩當時應該還沒斷氣,凶手用剪刀在他們的脖頸處補了兩刀。”在案發現場靠近南邊房間裏有一張木床,凶手在將曾青燕傷害之後,將她的屍體藏匿於此。

在不大的景園村,曾青華、曾青燕兩姐妹算是最標致的女人,她們的遇害一下子挑起了人們敏感的神經。通過屍檢,警方認定曾青燕應該是最早遇害的人。經過了解,死者曾青燕在六年前遠嫁到了山東,就在案發前一段時間,她才剛剛回到了娘家居住。

這是一枚帶血的腳印,通過細致勘查,警方技術人員發現,這些帶血的腳印並不屬於死者,而從鞋印的運動軌跡來看,民警判斷這些鞋印應該屬於凶手。同時,帶血腳印有41碼,由此民警判斷,凶手應該是男性,而從花紋來分析,它們又明顯是兩種不同的鞋子留下來的,這似乎表明凶手應該是兩個人。然而,在對兩種腳印的軌跡進行分析之後,警方發現了疑點,那就是兩組鞋印根本沒有交錯,行凶的可能也隻有一人。那麽,如果凶手隻有一個人,他為何會留下兩行不同的帶血的腳印呢?

隨著調查的深入,這起特大殺人案背後的玄機越來越多。案發現場的樓房房主其實是曾家姐妹的父親曾慶武。大約在兩年前,曾青華借用了一樓開了個南雜店,在門口擺上這台機器,替人加工肉丸。案發前一陣子,妹妹曾青燕回到娘家,便居住到了這裏。2015年8月5號一早,當地有村民目擊了曾青燕在操作這一部機器。而南雜店老板曾青華居住在附近,她每天早上8點鍾準時從家裏過來打理小店。警方由此斷定,犯罪嫌疑人進入現場時間,應該在7點到8點之間。

警方推斷,凶手首先將妹妹曾青燕殺害,而就在凶手準備離開現場的時候,第二名死者也就是曾青燕的姐姐曾青華上了樓,凶手又對她下了毒手。曾青燕此前幾天一直帶著年幼的兒子在屋內居住,如果說凶手真的是為了殺她,大可不必選擇在早上七八點鍾作案。由此警方判斷,凶手與死者並不熟悉。在對曾青燕姐妹倆的生前情感生活進行調查之後,警方也沒有發現可疑之處。

這是辦案民警在死亡現場提取到的一些生物檢查,技術處理的結論是,這些生物檢材來自於一名男性,由此警方將排查範圍縮小到本地男性村民當中。此人雖然家在本地,但卻很少在村裏居住,另外曾青華被殺現場搏鬥痕跡明顯,警方因此認為凶手身上也應該有傷。

井源村10歲到70歲的男性村民共有844人,按照這些因素進行排除。在案發第4天晚上,一個名叫劉玉宏的17歲少年進入了警方的視線,他隨後被警方抓獲。通過贛州市公安局刑事技術鑒定,在案發現場提取的生物檢材正是屬於劉玉宏本人,他是這起特大殺人案的真凶。那麽,這個17歲的少年為何會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呢?

這是一瓶再也普通不過的純淨水,誰又能想到這一起特大殺人案的緣起,竟然由它開始。劉玉宏:“路過那裏,我剛開始買了一瓶水,然後就看見隻有一個人在那。”曾青燕在收銀之後,將錢放進了儲物櫃,這一幕被犯罪嫌疑人劉玉宏看在眼裏,他決定搶錢。劉玉宏:“向她要錢,她說沒有,把我推到了,推倒的時候我就把她也弄倒了,弄倒在地,可能是跌得比較重一點,摔在地上不怎麽會動,所以我就逼她拿出錢來,她就在地上摸到了一把鐮刀,往我腿上刺了一下,我在客廳找了剪刀,往她身上刺了幾下,結果就把她給殺了。

劉玉宏的父母在寧都買了商品房,當天他從老家帶了行李回城,身上帶著換洗衣服與鞋子,在殺人之後,他怕罪行暴露,先是將曾青燕的屍體拖到床下藏匿,接著換掉沾滿血的衣服與鞋子。而就在這個過程中,死者曾青華與兩個孩子也上了樓,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他再次瘋狂殺人。正因為劉玉宏換了雙鞋子,現場才會留下同一個人的不同帶血腳印,當他落網之後,現場的種種謎團也迎刃而解了。隻是,所有人都無法理解,一個剛剛初三畢業,即將上高中的17歲少年,為何會如此的殘忍呢?

據犯罪嫌疑人劉玉宏交待,由於父母在外地打工,他從小就跟著爺爺奶奶與姑媽生活。由於父母常年不在身邊,劉玉宏經常會被同齡人欺負,內心十分自卑。按照劉玉宏的說法,童年對於他來說,所充斥的都是痛苦與無助。不過,隨著漸漸的長大,他的體格要比同齡人健壯得多,憑著這一點,他的角色開始由被欺負轉到了欺負別人,這讓劉玉紅體驗到了暴力帶來的變化。劉玉宏:“老師看我個子比較大,然後讓我管班裏,這後麵時間就沒人欺負。”作為班長,劉玉宏表麵上有些威信,其實他根本沒有什麽要好的朋友,於是他開始接觸社會上的一些不良青年,並且頻繁地與這些人到縣城吃喝消遣,這也大大增加了劉玉宏的開銷。民警:“搶錢,他僅僅是為了要零花。

劉玉宏,這個瘋狂殺害了四個人的殘忍凶手,僅僅隻有17歲,呈現在我們記者麵前的是一張稚氣未脫的臉龐,他臉上的純真很難讓我們相信,他就是殺死四個人的“殺人狂魔”。劉玉宏對生命的漠視令人震驚,毫無疑問,他的成長環境可能對他的性格有一定的影響,但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成為他草菅人命、踐踏法律的理由和借口。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