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鬥鳥在一扇門前徘徊,林動說答應就在裏麵

來源:朋友講娛樂 2018-12-03 15:34:16

綾清竹潛進炎神殿,林動出現在她麵前,表示隻有他們聯手才能拿到火焰祖符,才能去找她爹完成夙願。綾清竹認為林動沒必要對她這麽好,林動表示自己的仙女姐姐有任何危難,自己萬死不辭。綾清竹那日射的蓮花鏢恰是給他們留下線索,現在隻要跟著北鬥鳥,應該能找到他的所在之處。北鬥鳥在一扇門前徘徊,林動說答應就在裏麵。綾清竹推開門,看見了她娘,隻不過這裏是精神玄域,岩師說是由人的情感思念所造,問林動是如何造成九天太清宮的。林動解釋這不是他的精神玄域,而是城主的,這個城主應該也是符師。綾清竹看著娘走向城主青雉,林動相信這一幕是青雉心中最難忘的記憶,而青雉也就是綾清竹的父親。綾清竹接受不了這個事情,既然青雉是符師,為何要偷走祖符,這麽說九天太清宮的人說的都是對的,青雉投靠了異魔。

青雉道他也是無奈之舉,多年前,他是符師會的弟子,素素是他的符使,他們相愛了,並且約好相伴終生,誰知道隱匿在妖域的五王殿突然呈現在人間。他告別了素素,一路追蹤來到雷族村,發現了他們保護雷霆祖符的秘密。為了逼出五王殿,他是什麽招數都使了,隻是那時候還年輕,謊稱雷族族長已經把雷霆祖符賜予了他,果不其然,五王殿出來,兩人交手,彼此都受了傷,隻是當他再回到雷族村,發現五王殿幻化成他的形象大開殺戒。

這些年,體內的五王殿一直在反噬青雉的身體,青雉隻能用地火陣暫時把它壓製,還必須處處小心。這些年,青雉戴著麵具,是怕他們懷疑他是異魔。青竹告訴父親,娘為了替他頂罪,在九天太清宮做了一名雜役。青雉愧疚,青竹相信娘讓她把乾坤袋戴在身上,是比她還更相信父親沒有二心。林動認為此時作為他是恨不得大哭一場,勸青竹沒必要繼續執念,然後借口去找慕靈珊,將獨處的時間留給從未見麵的父女二人。林動疑惑,青雉在妖域苦苦埋名了十幾年,隱忍之艱,讓他著實佩服。青雉稱自己句句實話,沒有虛言。林動並非懷疑,隻是青雉能隱匿十幾年,說明為人謹慎,處事周密,想必步步為營才會到至今,隻是怎麽會在雷族村那麽輕易地就上了五王殿的當。青雉道出真相,他原本想去雷族族長把雷族祖符騙到手,等他殺了五王殿再還給他,隻是沒想到事情出了意外。雷族族長頑固不化,不可能把雷霆祖符給他,他是愧對雷族村幾十名性命,隻是為成大事,必有犧牲。林動答應青雉會對清竹保守此事,希望青雉有所為有所不為。

此時在九天太清宮的素素心心念念不知道青竹是否找到青雉,沈清告訴她青竹和青雉已經相認,當年事情也真相大白,青雉是有苦衷的,素素沒有看錯青雉,若是她要去妖域,自己可以給她安排。素素認為青雉把她忘了,或者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自己就在這裏等著。素素問沈清是否怨自己,若不是自己當年執意妄為,沈清也不會被逼當上宮主。沈清坦誠自己確實怨過,隻是當著當著宮主也就不怨了,現在永保宮門不落,保宮人周全,倒也是一種樂趣。慕心晴感應到異魔的氣息,果然,林琅天就在洞內。小炎一拳將林琅天打倒在地,林琅天如此不堪一擊,慕心晴擔心有詐。小炎看林琅天是練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慕心晴想要殺了林琅天被小炎阻止,這時六王殿扛著慕靈珊回來,小炎和慕心晴爭著當人質換回慕靈珊,結果林琅天醒來挾持了他們。

青雉出現,六王殿烤別人烤那麽久,他也要讓六王殿嚐嚐被烤的滋味。青雉救下小炎和慕心晴,隻是小炎幫慕心晴擋住了炙烤,所以傷勢嚴重,當務之急要先減緩他的疼痛,否則無法給他上藥。慕靈珊想起姐姐的歌聲不僅可以擾亂心神,也可以舒緩心神,讓人忘記疼痛。青雉知道慕心晴的嗓子讓熱氣灼傷,若是開口,嗓子損傷甚具。可聽著小炎痛苦的慘叫聲,慕心晴特別難受。林動泄氣,來到岩師的精神玄域,認為他還是青陽鎮那個毛頭小子,比不了林琅天。原本還想與林琅天攜手消滅異魔,也想規勸林琅天,隻是永遠無法超越林琅天。岩師調侃鼓勵林動,再說現在的他足以讓林琅天心存顧忌。青雉嬉皮笑臉來串門,和岩師二人十幾年來重聚,喝酒嬉笑聊天,還罵林動是孬種,不就丟掉祖石,那不過就是一個物件。青雉還問岩師完成使命是不是要帶萱素去雲遊四海,岩師笑著說道不過就是為了那溫暖而又有趣的小奢望。

青雉說有一種叫天罡四象封魔陣,需要四位高手鎮守四方,到時候隻需要把林琅天引入陣中即可。林動決定自己去做誘餌,青雉稱林動的確是唯一能影響林琅天的人,青竹想要陪林動一起去,青雉為難這樣天罡陣就少了一方。這時小貂出現,說還有他。林動懷疑這個地方是空間的一個轉接點,他們是被困在一個圓圈裏。林動想利用吞噬祖符打破這個空間漩渦,結果這個地方是一點元力也用不上。青竹發現一旁的桃樹有問題,剛剛還是含苞待放的花蕊,現在卻全開花了,短短一瞬間,似乎比外界快上許多。綾清竹想起這裏是雲荒澤,秘籍上說萬物在這裏萌發消亡再生,無休無止。身在其中的他們也會消亡不存在。林動問綾清竹秘籍上有沒有提到脫離這個空間的辦法。秘籍上說隻要在雲荒澤的中心,熬過新舊紀元交替的瞬間,便可絕處逢生。

這裏的冬天一直持續,下著大雪,氣溫是越來越低。綾清竹向林動索要擁抱,林動卻冷漠拒絕。其實綾清竹早就對林動刮目相看了,既然林動不敢抱自己,綾清竹依偎在林動的身上,主動抱了林動。秘籍上說雲荒澤舊紀元結束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會隨之消亡,但若是有人願意犧牲就可以保護另外一個人活下去。綾清竹舍命救林動,因為林動始終是另一個自己。清竹把自己的能量給了林動,雲荒澤空間被解除。

此時黑暗殿主青檀霸氣駕到,時間靜止,阻止了元門混戰,並且從林琅天身上搶回了林動的祖石。青檀指責林琅天,隨後放走了林琅天。青雉被反噬,體內無法壓製五王殿。慕心晴想要去叫人被青雉阻攔,他不想讓他們難過。慕心晴勸青雉心中還有記掛的人,還是早日相見,別等後悔。小炎平時都是一著地就睡著,現在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慕心晴睡不著。小貂還開他玩笑,打趣他。慕靈珊見姐姐臉紅了,認為姐姐和小炎都生死相許過了,剛好可以一起去浪跡天涯。慕心晴承認小炎是挺好的,隻是生死祖符開啟之法依然撲朔迷離,還肩負著找異魔皇的重任,因此感情的事隻能是負擔。

綾清竹要回九天太清宮跟爹告別,青雉叫住綾清竹,要跟她一起回去。綾清竹沒有回答,轉身卻忍不住偷笑。林琅天來到道宗大開殺戒,弟子來到冰室,勸修煉冰主的歡歡快點離開,她修煉未成,關係著除魔大業,不能有半點閃失。歡歡心中清楚離開道宗雪山也無處可去,她要護著道宗共存亡,不會給爹他們丟臉。歡歡給林動發信號,希望林動回來與她並肩作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