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煙雨臉色陡然陰沉下來,他沒想到金刀男子的實力會強橫到這般

來源:張經理向太陽 2018-12-03 15:31:16

聽到王朗的話為首一名手持金刀的男子麵露古怪之色,忽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冷聲道:“老東西,膽子倒挺大的呀,竟然對咱們說起教來了,怕不是被搶過一次覺得麵熟所以有恃無恐了?”上百道譏諷的笑聲傳蕩開來,眾人方才知道原來這不是對方第一次被這夥馬賊搶奪貨物了,怪不得王朗的另一隻臂袖是空的,任之前黑臉大漢如何詢問就是不肯告知。“夠了,老子生平最看不慣爾等這些雞鳴狗盜之輩,有一手好本領不去想著報效大雲皇朝,反而在這裏占山為王恃強淩弱,真是同道恥辱!”黑臉大漢怒吼一聲縱身從馬上躍下,翻手祭出一對寬斧朝著手持金刀的男子砍去,後者眼神一沉似乎覺得自己被輕視了,抬手便是劈出兩道刀芒,強橫的元力顯露無遺。“靈脈境後期!”有人剛道出對方的修為黑臉大漢便被兩道刀光斬成血霧,一名化丹境巔峰竟然在其手中走不過兩個回合,看到這一幕眾人仿佛也預見到了他們各自的下場。江煙雨臉色陡然陰沉下來,他沒想到那名金刀男子的實力會強橫到這般,可以瞬殺一名化丹境巔峰,等到自己意識到時想要出手已經晚了。“怎麽,還有人想送死不成?”感受到從江煙雨身上散發出的冷意手持金刀的男子麵露玩味之色,絲毫不將其放在眼中,伸出三個指頭道:“在我手下堅持三個回合我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若是多堅持三個回合更可以帶走一個人。”“那我若是可以堅持到足夠帶走所有人呢?”金刀男子明顯一愣,顯然沒想到區區一名化丹境後期竟然有膽子跟自己提出這個問題,難道最近的商隊請的護衛都是一些不怕死的?“三弟,不要浪費時間,趕緊把東西帶回去,若是遇到大雲皇朝的那些走狗又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聽到身前長臉男子的話語金刀男子雖感到臉麵上有幾分掛不住但還是揮了揮手,立即有十餘人呼喝著手持兵器衝了上去,瞬間就將數名連兵器都來不及祭出的神通者斬殺。王朗頓時臉色焦急地望向一旁的佝僂老者,後者似乎輕歎了聲這才緩緩走下馬車,身形竟然比起一般人都要高大數分。睜開眼睛的瞬間整個人氣勢大變,聲音低沉地道:“看樣子就是你們上次搶走我金陵府的貨物,也不枉老夫走了一趟,終於找到了正主。”聽到“金陵府”三個字商隊中的其他人麵露狂喜之色,似乎撿回了一條命,反觀所有馬賊的臉上卻是布滿了敬畏之色,立即退後數步不再動手。“金陵府?”長臉男子眉頭微皺,目光在佝僂老者身上掃過仿佛想看出對方深淺,忽地冷冷一笑,“我道上次的貨物怎麽那麽珍貴,原來屬於金陵府,這麽說你身後的這一車也都是好東西了?”“大哥,這老家夥可是金陵府的人……”見對方絲毫沒有被嚇到的樣子金刀男子既驚又喜卻還是在一旁出口提醒,眼神忌憚地看著眼前的老者,直覺告訴自己這老東西不是一般的棘手。

“金陵府又如何,就算是人皇來了也得看看能不能扛住我樊英的這把飲過萬人血的追魂槍,布陣!”最後兩個字落下近兩百道馬賊氣勢陡然一變,僅僅隻是數個呼吸的時間就相互對衝擺出一副陣勢將眾人團團圍在其中,看起來竟然像是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原來是樊統帥,想不到你當初違背軍令逃出戰場後竟然跑到了這裏落草為寇,這些想必都是和你出生入死的樊家軍吧,若是樊老將軍看到自己的孫兒落得這幅模樣怕是在九泉之下都難以瞑目。”“你還有臉提起他老人家!”樊英像是被觸怒的雄獅怒吼一聲,臉色猙獰地祭出一柄鏽跡斑斑的長槍,縱身朝著佝僂老者轟去,周身元力狂震不止,槍出入雷,所過之處就連空氣都散發出焦灼的氣息。“為樊家找回個公道!”近兩百名馬賊雙眼赤紅地朝著商隊的其他人衝去,狂暴的元力席卷開來,頃刻之間一場一麵倒的殺戮便徹底展開,江煙雨震撼莫名地看著眼前景象,忽地感覺身後傳來一股驚人的殺機。

“轟!”江煙雨連人帶馬被一名獨眼男子轟出數丈之遠,跌落在地,站起身來時烏角重戟已然抓在手中,抬起頭來臉色陰晴不定地看著將他圍在中間的數十人。“好戟,你們去幫少將軍解決金陵府的那個老東西,這小家夥由我來解決!”其他人立即駕馬扭頭離去,不等江煙雨心中鬆一口氣獨眼男子便從馬上下來走到近前麵無表情地說道:“怪隻怪你和金陵府的雜碎走在了一起,不然我佘武還真不想對你動手,像你這般有骨氣的已經不多了。”“是嗎,既然那樣的話你就放我走吧,我根本不知道什麽金陵府,也不想摻和到你們兩家的恩怨中,隻想做個安靜的美男子。”佘武想都沒想便搖了搖頭,麵露譏諷之色,不知是在嘲諷江煙雨的委曲求全還是什麽,翻手取出一柄烏鞭,似是黑金打造,落在地麵上的瞬間頓時砸出一條溝壑。“你我都擅使重器,就讓佘某來領教一下你手中的那柄大戟吧!”話音未落手中烏鞭便已經橫空劈出,宛若一條黑蛇朝著江煙雨席卷而來,後者一言不發烏角重戟虛劃一招揚起大片灰塵,竟然毫不猶豫地轉身朝著樹林深處逃去。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