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大家說起“土豆”就想起“育碧”?| 一周遊戲看點

來源:手遊那點事 2018-12-03 10:28:04

“一周遊戲看點”是手遊那點事推出的一周遊戲洞察欄目。

今天,育碧宣布將收購一家注冊於荷蘭的網絡與服務器供應商——i3D.net。

據官網介紹,i3D是全球十大遊戲服務器供應商之一,在世界各地擁有33個數據中心,覆蓋著3000個合作夥伴,每天為5000萬玩家提供遊戲服務。而育碧收購i3D的意圖,似乎十分明顯。

“借助i3D.net的專業技術,我們在提升服務器體驗的目標上實現了數年的跨越。今後,育碧會為玩家提供一流的在線遊戲服務。”育碧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Yves Guillemot如此評價本次收購。據悉,收購案最終將在2018年年底完成。

雖然目前,育碧的服務器並沒有因為這則新聞的發布而有任何改善,但從國內外玩家群體的反應看來,他們對育碧的舉動相當滿意。

甚至有玩家高度概括了本次收購:

回想起來,育碧在線遊戲體驗差是世界的共識,但令小編陷入沉思的是,為什麽大家都喜歡用“土豆”來形容育碧的服務器。甚至,在玩家群體裏“土豆”還成為了育碧的品牌形象。

“育碧”和“土豆”,到底是誰先動的手?

1.“育碧”和“土豆”,是誰先動的手?

小編嚐試在Google上搜索“Ubisoft Potato”,顯示相關搜索結果為78.2萬條,而換成“育碧 土豆”之後,百度的數據為52.4萬。由此可見,“育碧”和“土豆”的關聯度,似乎更廣泛傳播與於國外玩家群體。

而據網上公開資料記載,“土豆服務器”一詞的來源主要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要追溯到2000年,據聞在當時有一位名為“佛瑞德 懷特”的國外男子,創造了一台以5個土豆發電為動力的服務器。這台服務器不但速度奇慢,而且還會因為土豆的腐爛而無法使用。從此,“土豆”則被用以指代速度慢的服務器。

第二種則來自《傳送門》中的人工智能角色GLaDOS,它在遊戲的第二部裏被安裝在一個土豆上,並被更名為“PotatOS”。這個設定再次加深了玩家群體對“土豆”的另類理解,如果你有細心看前文配圖,就會發現twi玩家也在用這個梗。

久而久之,“土豆”就與質量差、體驗糟糕的服務器撇不清關係。

在小編看來,“育碧”與“土豆”的聯係或許說不上是哪方主動,隻是縱觀全球遊戲大廠,育碧服務器被吐槽最多。因此,潛移默化地“土豆”就代表了“育碧”。

2.育碧“自黑”,擴大了“土豆”的傳播度

雖說不是育碧先動的手,但它那糟糕的服務器體驗卻是不爭的事實。某程度上,這也許是一種被動的主動?

無論如何,雖然“育碧”與“土豆”聯係是潛移默化的結果,但能在玩家群體留下如此深刻的“品牌形象”,離不開育碧自身的“努力”。

首先是體現在遊戲上,育碧近年的表現是有目共睹,除了對諸如《刺客信條》等IP係列的延續和革新之外,還推出了《全境封鎖》和《榮耀戰魂》等一眾新品。雖然這些產品的市場表現各不相同,但它們無疑都擁有一個共同點。

在這些年裏,育碧憑著一款又一款熱門遊戲,延續著它在玩家群體中的“土豆”形象。同時,由此產生的話題和衍生內容更為這個形象的傳播提供了空間。

當然,如果育碧沒有接這個梗,或許事態的發展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一發不可收拾...不知道從哪天開始,育碧似乎很享受“土豆”這個稱謂,並以此與玩家群體互相拋梗。

在育碧的“努力”下,“土豆”就這樣成為了它在“bug”之外,最重要的品牌形象之一。

在小編看來,在遊戲業內能夠把這種負麵的評價轉變為正向的例子不多,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這種“自黑”的操作,就已經成為了大部分廠商的門檻。

3.“土豆”的形象,使育碧H1預售額同比增60%

不知道當育碧的服務器質量提升之後,玩家還是否會戲稱它為“土豆”。但不可否認的是,能得到玩家群體的“關愛”,讓育碧獲益良多。

在育碧早前公布的2019財年Q2財報中,有一個比較有趣的數據。據顯示,育碧H1網絡預訂額約59.9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0%;其中,Q2網絡預訂額約28.8億元,同比增長38%。

預訂額的大幅提高,側麵反映著玩家群體對育碧的期望與肯定。財報中還透露了《刺客信條:奧德賽》相比前作銷售額增加10%,而《彩虹六號:圍攻》的玩家人數達到了4000萬,《榮耀戰魂》注冊玩家也達到了1500萬。

小編看來,這當然離不開育碧在遊戲產品上的表現,但在產品質量有保證的前提下,育碧在玩家群體建立起的形象,為它旗下的遊戲獲得了更多關注度。某程度上,這應該歸功於“土豆”,但更多的確實育碧類似事情的把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