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眾人怒目而視,許多人拳頭攥緊,恨不能衝上去教訓許言一番

來源:老瘦的娛樂 2018-12-03 13:35:23

一班眾人怒目而視,許多人拳頭攥緊,恨不能衝上去教訓許言一番,然而卻並沒有人敢輕易上前,雖然許言臭屁而張揚,可是他的實力卻是實打實的,先後在扔手榴彈與格鬥上,擊敗了班長杜振與劉威兩人,哪怕是不願意承認,可是他們卻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自己等人上場,也難逃一敗。 “怎麽,沒有人敢應戰了嗎?”許言目光環顧,見一班眾人雖然憤怒,卻無人敢應聲,他勾唇一笑,傲然道:“既然你們一班無人敢迎戰,那我就去挑戰別的班級了。” 被許言如此瞧不起,一班眾人哪裏受得了,除卻已經敗給許言的杜振與劉威外,剩下的六個人齊齊踏前一步,同時說道:“許言,你別囂張,我來跟你比!” “這麽多人一起比,我可分身乏術!” 一班眾人對視一眼,彼此眼神交匯,最後何永飛踏前一步,道:“我來跟你比!” “比什麽,

還是四百米障礙穿越嗎?”許言問道。 “還是四百米障礙穿越!”何永飛點頭道,自從上次輸給了許言之後,這一個月來他一直在苦練,成績比之之前又有提升,雖然提升的幅度並不大,也沒有把握能夠勝過許言,可是他想試試。 一行人又到了障礙場外。 許言與何永飛分別跑了一圈,結果毫無懸念,雖然何永飛發揮很好,跑了一分三十二秒,這已經算是非常突出的成績了,然而許言更變態,直接跑了個一分二十七秒,以五秒的巨大優勢擊敗了他。 至此,許言三戰三勝,勝的毫無懸念,而且一次比一次容易,這個結果震撼住了所有人,也讓本來憤怒的一班之人,身上的怒氣與不甘化作了沉默。 挑了一班之後,許言又挑戰了二班,這一次隻比了兩場,一場是格鬥,另一場則是五十米短跑,動作預判加上超強的爆發力,讓他在這兩個項目上如魚得水,毫無

懸念地取得了全勝。 接下來的兩天裏,在訓練之餘,許言瘋狂的四處挑戰,先是偵察連一排一班二班,接著是一排三班,接下來是偵察連二排三排,到了第三天的時候,他已經連比了十場,其中包括格鬥、長短跑,單雙杠等等常規項目,偵察連數十人居然沒有一人可以阻攔他的步伐,讓他一路高歌猛進,橫掃了整個偵察連! 十戰十勝,橫掃偵察連! 這個消息插了翅膀一般,傳遍了整個野狼團,也掀起了一陣旋風,轟動了整個部隊,部隊裏上至團長下到列兵,所有人都在談論這件事,許言的風頭一時無二。 連長辦公室。 唐覺坐在辦公前出神,莫文遠匆匆走了進來,道:“連長,許言這小子又贏了,十戰十勝,整個偵察連數十人,項目隨便挑,居然沒有一人可以壓製他,太厲害了,這小子實在是太厲害啦!” “取巧而已。”唐覺搖頭道。 “他這是實打實的靠實力取得勝利,怎麽能是取巧呢?”莫文遠不解道。 “這群人陷入了

他的節奏中,看起來是項目隨便挑,其實挑來挑去都是那小子所擅長的,不說別的,單單說狙擊吧,如果有人提出比這個,他就必輸無疑。” “那倒也是!”莫文遠點了點頭,旋即又振奮道:“可是就算是這樣,他也很了不起了,扔手榴彈、格鬥、障礙穿越、長短跑、單雙杠等等,這些體能項目上,他一個人能夠壓製整個偵察連,這在整個野狼團的曆史上,除了連長您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人能做到了。” “連長,這就是您所說的大動作吧!”莫文遠一臉興奮,不等唐覺回答,又唯恐天下不亂道:“以見習列兵的身份,一個人挑戰整個偵察連,並以絕對的優勢取得壓倒性勝利,他這是向你宣戰呢,連長,你就不回應一下?” 唐覺輕易看破他的想法,白了他一眼並沒有接這茬,莫文遠不死心道:“現在整個部隊,都在看我們偵察連的笑話呢,連長你真的不回應一

下?” 唐覺眼眸閃爍一下,道:“希望過兩天他們還能笑得出來!” “什麽意思?”莫文遠一愣,旋即不確信道:“不會吧,橫掃了整個偵察連,還不夠那小子臭屁的,難道他還要挑戰別的連隊不成?”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許言挑了偵察連,這場風波便會隨之消停下來,因為偵察連是野狼團最強的連隊,挑了偵察連也就意味著挑了全團,然而結果卻讓大家跌破眼球,許言橫推了偵察連之後,竟是絲毫也不停留,又邁出了向外挑戰的步伐,而這一次他的目標是機械化步兵連。 許言在三班眾人簇擁下,離開了偵察連,朝著機械化步兵連而去。 “許言,你已經挑了偵察連了,機械化步兵連就沒必要挑戰了吧。”呂小林勸道,一方麵是覺得確實沒必要,更重要的則是因為,許言之前再怎麽挑戰,都是偵察連內部的事情,現在要挑戰

的則是別的連隊,一個弄不好很可能鬧出亂子的。 “看了我的笑話,就要做好被挑戰的準備!”許言勾唇道,這是他早就定好的計劃,不可能因為一句勸解而罷休,而且他的笑話沒這麽好看的,所有軍銜比他高的人,他都要一一挑戰,他要用實際行動來狠狠打連長的臉,告訴他自己這個見習列兵,比所有的列兵、一等兵甚至是尉官都要強! “對,這件事絕對不能忍,一定要挑戰,讓他們長長記性!” 駱一飛在一旁叫囂,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亂,表現的比許言還激動,嗷嗷叫的往前衝,第一個來到機械化步兵連,趾高氣揚的幫許言下戰書,“機械化步兵連的人聽著,見習列兵許言前來挑戰,褲襠下有鳥的就出來迎戰!” “機械化步兵連的人聽著,見習列兵許言前來挑戰,褲襠下有鳥的就出來迎戰!” 囂張的話語回蕩,機械化步兵連內,先是一片寂然,旋即便

騷亂起來,眾人紛紛放下手頭的工作,氣呼呼地迎了出來。頃刻功夫,連隊外便聚集了二三十人,而且更多的人湧出,氣勢洶洶的來到駱一飛身前,目光不善的落在他身上,個別脾氣暴躁的,直接指著他喝道:“你剛剛說什麽,有本事再說一遍!” 見對方來勢洶洶,駱一飛不由的縮縮脖子,下意識的向後看去,卻意外地發現,許言等人並不在身後,也不知道是走的慢,還是見機不妙開溜了,他讓他一下子傻眼了,心頭暗暗叫苦。 “你聾了嗎,問你話呢!”有人再次喝問。 咕嚕! 駱一飛喉結上下滑動一下,無聲的吞了一口口水,迎著眾人憤怒的目光,硬著頭皮道:“我是來下戰書的,許言要來挑戰你們機械化步兵連!”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激烈反應。 機械化步兵連之人,臉色頓時精彩起來,有的怒形於色,有的

麵露不屑,有的眸光閃爍,不少人開口嗬斥,讓駱一飛趕緊滾。 “怎麽,偌大一個機械化步兵連,莫非連接受挑戰都不敢?”淡淡的聲音傳來,許言終於趕來,一步步的走到駱一飛身旁。 “許言,你可來了!”看到許言及時出現,駱一飛頓時找到了組織,涎著臉湊了上去,作勢要往他懷裏鑽。 許言眉頭一挑,一把推在他臉上,將之推了出去,目光始終盯著前方,自始至終都沒看過他一眼。 “許言,這裏是機械化步兵連,不是你們偵察連,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有人怒喝,以高音量來掩飾心虛,許言挑了整個偵察連的事情,早已經傳遍了整個部隊,他們自然也有所耳聞,可不覺得自己連隊,能夠勝得過許言,自然不肯輕易應戰。 “挑的就是你們機械化步兵連!”許言凝視著開口之人說道。 “你知道這麽做的後果嗎,這是要挑起偵察連跟機械化步

兵連的紛爭!” “別跟我扣大帽子,我這次來隻代表我自己。”許言眼皮一翻,指著自己的領章道:“我是以見習列兵的身份,來向你們機械化步兵連請教的,前幾天你們不是還特意去指點我的嗎,今天我想特意登門請教,我想你們應該不會拒絕的吧!” 機械化步兵連眾人麵麵相覷,彼此臉色都不太好看,許言話裏的意思很明白,什麽登門請教都是假的,他就是來找場子的,為他們前幾天看笑話找場子的,可是明知道這樣,他們卻不好拒絕,當然更不能應戰。 別逗了,許言可是連整個偵察連都挑了的,他們機械化步兵連算什麽,接受了他的挑戰,那不是自尋其辱嗎。 就在機械化步兵連之人神色變幻,思忖著怎麽推掉許言的挑戰之時,許言再一次開口:“當然,若是你們抽不出時間指點我也沒關係,回頭我去找你們連長,甚至去找咱們團長,相信他們肯定不會打擊一名見習列兵學習與上進的積極性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