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驛·遇見丨著名京劇演員王珮瑜:愛上京劇,這一個理由就夠了

來源:望江驛遇見 2018-12-03 13:22:08

11月29日上周四的望江驛·遇見的直播間外,早早便迎來了一批又一批的觀眾。他們有的是年過花甲的叔叔阿姨,有的是精明幹練的上班白領,還有天真無邪的小朋友。他們今天來到望江驛的理由隻有一個,就是衝著今天的嘉賓,著名京劇演員王珮瑜。在望江驛·遇見,王珮瑜和主持人一同分享了她和京劇的緣分,談到興處,還在現場示範表演,讓觀眾現場體味了一把“直播間京劇”。

主持人:今天為什麽要定“京劇其實很好玩”這樣一個話題?

王珮瑜:這是我們提出的一種說法,這個說法是對標那些認為京劇沒意思的人。我們所有的公開演講都會說到京劇其實很好玩。撇開京劇的博大精深先不說,如果京劇不好玩,沒意思,它怎麽可能會有200多年的曆史?而且又有這麽龐大的觀眾和粉絲基礎。它一定是一個非常有趣,並且很美妙的作品、藝術,才會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所以我認為今天很多不知道京劇的人,可能是還沒有一雙發現京劇有趣的眼睛。

主持人:您是怎麽走進京劇的世界的?

王珮瑜:我14歲進入上海戲校,當時專業的戲曲院校是不培養女生唱老生的。所以對於一個比較有天賦女孩子來說,她想要學老生,難度是很大的。當年我在報考上海戲校的時候,戲校就為了我修改了招生簡章。如果沒有這一條條款的話,恐怕就很難說服所有的大眾。所以就在招生簡章最後加了一條,說若有條件特別優秀的孩子,可以擇優錄取。因為這一條款,我後來破格入校。後來從我入校到得獎,被業內熟知,是一個非常漫長而艱苦的過程。我其實在公眾場合很少提到我從小練功的苦,因為我一直在不斷地傳播京劇有趣,京劇的美妙,京劇的好。倒不是說唱戲苦,其實做任何行業都苦。京劇的從業者遭受的苦,可能皮肉多一點。等到了一定的階段,要接受其他行業的衝擊,變成了精神層麵的折磨。這些都是成長會經曆的。我們京劇行業是一個成才和成功率都極低的一個行業。你要有嗓子,有扮相,文化程度還要具備一定的高度,要有理解力、模仿力,還要投師訪友,最後成為一個流派、一個行當,到能夠在舞台上立住腳,才能在京劇行業裏占有一席之地。

主持人:瑜老板現在自己設立了“瑜音社”,從京劇行業跨界投身教育行業了,這是怎麽考慮的?

王珮瑜:這個不能算跨界,我認為這是藝術家可以具備的一項能力,因為我們在舞台上演戲,本身就發揮著教育功能。幾百年前的京劇戲曲蓬勃發展的那個年代,沒有這麽多好的平台,所以老百姓想要了解曆史,了解社會就得看戲。戲曲藝術一直就有“高台教化”的社會責任。所以今天我覺得教育對於京劇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常態,用唱戲來教育民眾,用唱戲的狀態來感化民眾,這個就是戲曲最初的功能之一。我覺得我作為一個京劇演員,作為一個一派的傳承者,同時也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功能和使命,就是要把京劇這麽美好的劇種傳遞給更多的人。我們要讓京劇這個藝術來到顯眼的地方,讓更多人看到,好東西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我們要不忘初心,什麽是初心?今天作為一個京劇藝術家,我覺得傳承和傳播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您剛剛用了兩個詞,傳承和傳播。這兩個詞感覺比較厚重,但現在針對小朋友,年輕人他們可能更會喜歡一些小而美,輕快一些表現形式,您這方麵有什麽打算嗎?

王珮瑜:我們現在就在各學校、機構做一些推廣教育。我們今年原創了一套教材,這套京劇教材分四本。它有進階式的,稍微淺一點的,到慢慢一點一點加深難度的。我們這套教材就叫“京劇其實很好玩”。我覺得今天,尤其是年輕人,他們在獲取資訊、文化的過程中,需要一個容器或者造型。要吸引別人,這個容器需要一點色彩的變化,讓它變得特別,變得有意思。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把這個容器打造成一個好玩、輕鬆,讓大家一看就是覺得沒有門檻,人人都可以接受,人人都可以看懂的東西。我們這套課件就是給小學生、中學生,裏麵用卡通形象來講故事。我們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教學有戲曲的身訓,小朋友跟小朋友之間的互動,把這些東西組合在學京劇的過程裏。

主持人:您現在在各種舞台、節目當中都表現的風輕雲淡,現在還有沒有舞台會讓你興奮?

王珮瑜:其實大部分時間我都是焦慮的。我曾經在文章裏麵讀到,梅蘭芳先生曾經說自己到中晚年,應該就是被稱為大師的那個年齡,他每次上台都有一種要上刑場的感覺。我年輕的時候覺得怎麽可能?您是梅蘭芳,大師,您怎麽唱怎麽演,怎麽都有。後來我發現我到了35歲以後,隨著年齡的增長,你對藝術把控的能力要更足。但你在衰老,你會發現可能我聲音夠不到了。有的時候,可能不是因為本身嗓子不好了,而是因為你前一天沒有休息好,整個狀態就會沒這麽好。但是很多觀眾是大老遠趕來,就是為了看你一場戲,這個時候你就會焦慮、緊張。以前有一個80多歲的老師跟我說,“演員就要好吃懶做”。不是貶義的形容,而是首先他得吃得下,吃不下就沒氣,就唱不動。其次除了本專業,你做了太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天天拖地,天天接孩子,風裏來雨裏去,你還能唱好戲嗎?演員在外人看來就是“養尊處優”、“好吃懶做”,但隻有這樣才能始終保持最好的狀態。我現在都還會記得小時候學習受的苦,長大了唱戲繼續苦,等到有點成就,有點影響力了,比原來還要苦。但是這種苦你不能說,不能為自己找借口開脫。當你越有名氣,越有影響力的時候,你可能背負的東西就越多。

“這個世界上隻有兩種人

一種是喜歡京劇的

另一種是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的”

這是王珮瑜口中愛京劇的一種表達方式

在這裏還會有什麽有趣的故事發生呢?

讓我們共同期待《望江驛·遇見》

每周一至周六晚19:00,讓我們不見不散喲!

望江驛 遇見是由上海文廣局主辦,東方財經·浦東頻道和視訊中國聯合運用媒體資源全力打造的全媒體文化會客廳。這裏白天是一個城市書房,到了晚上則是一個燈火通明熱鬧的直播間。

線下直播:其昌棧碼頭 濱江大道1658號~上海浦濱兒童醫院之間 拾梯而上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