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風的死相極為難看,眼神中露出的是憤怒,真的是含冤而死了!

來源:寂寞控製著我的靈魂 2018-12-03 13:34:27

破除陣法之後一行人來到了通道之中,在見到四周石壁鑲入的元珠之後,幾人都十分詫異,顯得非常吃驚,腳下的步伐也因此加快了不少。“這……這是靈寶?居然有如此之多?這也太恐怖了吧?”“天一會當了六年的霸主,早已猜測他們的靈寶肯定不會少,但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麽多,這也太恐怖了吧?”一票幾人來到通道盡頭,見到了前方堆積成山的靈寶,此刻均是露出吃驚和詫異之色,無論是葉蕭然還是魏長峰等人,甚至於就連音霸和雷震都同樣如此,畢竟這裏的靈寶的確是太多了。

現在也唯有張仲軍心中一笑,畢竟此地的靈寶早就已經被他搜刮了一半多走了,要是全部放在這裏,隻怕葉蕭然幾人會驚異的說不出話語來了。不過這樣的事情張仲軍自然是不會挑明的,同時也跟著別人一般做出吃驚的模樣,道:“這司徒老兒果真野心極大,撈盡好處,這才短短六年時間就收集了這麽多的靈寶,著實可恨,這些可都是我們炫州內的東西,本就應該屬於我們所有人的才對。”說到這裏,張仲軍停頓了下,然後才繼續說道:“這一次大家也都付出了不少,既然我們都找到了司徒老兒的靈寶,那麽就按照宗門來算,將此地的靈寶一起平分了吧。”

這麽多的靈寶,張仲軍顯然不能夠私吞,並且他早就拿走了很大一部分,經過他和大青蛙的挑選,此地剩餘的靈寶雖說品質都還不錯,但卻不會有真正好東西,因此張仲軍才會提議出平分。此話一出,葉蕭然等人均是一愣,魏長峰也遲疑了半響,隨後說道:“按照之前所說,現在這金頂應該是張宗主了,如今張宗主還能夠慷慨的將靈寶讓出來平分,看來張宗主也沒有傳言中的那麽尖酸刻薄,唯利是圖啊”“那是自然,傳聞中的話語自然不能相信,小子我對敵人肯定心狠手辣,但對於合作夥伴卻不會小氣。”

張仲軍應了一句。音霸和雷震看了張仲軍一眼,兩人對於張仲軍的話語全然不相信,而張仲軍能夠表現得如此大氣,恐怕早就獲得了更好並且更多的好處了。兩人對於張仲軍非常了解,自然是能夠看出這點,但他們並不會點破,隻是露出飽含深意的笑容,就此隨著前方幾人來到靈寶之前挑選靈寶了。音霸道:“此地的靈寶數量太多,要是真的去細分隻怕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反正品質都差不多,幹脆就分成七份,至於品質就不用挑選了。”經過商議,大家同意了音霸的意見,沒多久此地的靈寶就分成了七份。

每個宗門都獲得其中一份,即便張仲軍已經拿走了三分之二,即便剩餘的分成了七份,但這每一份的價值也絕對不低。這點從葉蕭然幾人臉上掛出的笑容就可以看得很明顯了。幾人都將這些靈寶收了起來,唯有張仲軍不曾行動,一來他也沒有了剩餘的空間戒指,二來這裏已經屬於他了,他自然可以隨意安放了。也就是在靈寶分割結束之後,眾人這才發現了那還處於在走火入魔狀態中的司徒風,此刻的司徒風依舊是盤膝而坐,身體沒有行動的能力,並且就連嘴巴都被大青蛙縫起來了,根本就無法說出話語,見到眾人在分他的寶貝,他也隻能夠瞪大雙眼,憋紅著一張臉,顯得十分憤怒。

“咦?這不是司徒老兒嗎?這家夥居然一直都在這裏。”靈寶分完了之後,眾人也都發現了司徒風的存在,原本眾人都對司徒風還有著防備,畢竟這司徒風和謝畢天一樣擁有著天尊級別的高強修為和實力。可現在這種時候,眾人自然就放下心來,朝著司徒風哈哈一笑,叫道:“司徒老兒,聽說你這家夥練功走火入魔了,現在無法動彈,沒想到還真的如此啊。”“嗚嗚嗚!”司徒風眼冒怒火,特別是看著張仲軍在的時候,他拚命掙紮起來,但修者在走火入魔的情況就隻有兩種,第一種是直接暴斃,徹底死掉。

第二種則就是身體不能夠有任何的動彈,司徒風明顯屬於第二種。因此就算他憤怒,拚命的掙紮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司徒老兒,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如今到了這種地步你居然連話語都不敢說出來了,真是諷刺和可笑啊。”幾人都朝著司徒風圍繞了過來,站在司徒風身邊。“嗚嗚嗚!”司徒風發出了怪異的聲音,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樣子,顯得十分憋屈,但無論怎麽樣他都無法說出話語來。見到如此,葉蕭然道:“司徒風,都已經這種時候了,你沒必要如此,想說什麽都說出來吧。”

“嗬嗬,司徒風即便你裝啞巴我們也不會輕易放過了你,現在我們倒是想要聽聽你此刻的感受了。”眾人好不容易從黑暗世界珠裏麵逃了出來,然後付出極大代價將天一會滅掉,現在見到了天一會的會長司徒風,他們又怎麽不想聽聽司徒風絕望的聲音?可即便如此,司徒風依舊不說話,隻是嗚嗚的怪叫,讓人難以理解他的意思。“媽蛋,司徒老兒,你不說話就同等於在侮辱我們,原本想著你也是炫州之地的人,如今基本上是炫州中唯一的天尊強者,要是你好好說話,我們或許可以網開一麵放你一馬。”

聽著話語,司徒風頓時就激動起來了,他想要開口說話,但卻無法做到,因此掙紮了半天,還是嗚嗚的聲音。“他喵的,司徒老兒,算你有脾氣,現在勝負已分,你居然還敢用不說話來侮辱我們,今天沒得談了,你必死。”葉蕭然幾人看著司徒風實在不說話,隻覺得受到了侮辱,各自將他們體內的元力釋放出來,緊接著便是聯合一起對著司徒風攻擊了上去。雖說司徒風擁有天尊級別的層次,但他畢竟處於走火入魔的狀態,現在根本就不是眾人聯合一擊的對手,胸膛被打碎,倒在了地上,徹底死掉了。司徒風的死相極為難看,特別是他的一雙眼睛看著張仲軍,眼神中露出的是憤怒、委屈和冤枉,真的是含冤而死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