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史:同西班牙正式締結和約之後,麥金利詳細地設計他的航向

來源:佳麗說史 2018-12-03 11:14:23

曆史愛好者:佳麗說史

歡迎來到百家號佳麗說史,說起美國,想來大家都有所了解,現在的它是超強大國,但是在19世紀不斷增加的經濟盈餘維持了鍍金時代,彩色繽紛和繁榮茂盛的文化,碰到了尋求國外市場和投資機會的日益沉重的壓力。下麵就和小編一起去去探索一下吧。

美國已經完全走上了帝國的軌道,政界上層中的巨頭為了維護經常同人類活動形式相連的一切私利和野心,就以一種逐漸加強的方式,共謀使這條國家的艦船不斷地朝著既定的航線駛去。麥金利、羅斯福、塔夫脫、威爾遜、哈定和柯立芝,按照政治上的常規和變化行事,相繼擔任了總統,沒有在他們的任期內使航海圖發生任何轟動一時的變化。共和黨人從韋伯斯特、西沃德和格蘭特繼承了傳統的支持與鼓勵,因此麥金利、羅斯福和塔夫脫就毫無困難地嚴格堅持著“天定命運”論所規劃的政策,並把這一信條不時地應用到新情況中,執行新的任務。

民主黨人受到布賴恩農業派係的煽動,雖然在他們的綱領原則中答應回到原來的路線,但威爾遜事實上並沒有對他從共和黨前任繼承下來的慣例作出什麽革新,至少在這個半球上的情況是如此的。如果說他賦予菲律賓很大的自治權,並冷眼旁觀資本家在中國的擴張,那麽他也特別賣勁地對加勒比地區施加重壓,通過購買使美國版圖增加了丹屬西印度群島,以及通過積極使用海軍而獲得了一些有價值的保護地。如果說哈定和柯立芝對於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行動還在尋求形式上的合法性,那麽他們在恢複對非律賓的帝國權威,在警告日本不得公開地在中國和西伯利亞活動方麵都是很堅決的,因為那些地區的經濟機會使美國政府負有道義上的委托責任。

1899年同西班牙正式締結和約之後,麥金利為了詳細地設計他的航向,不得不研究那些危險的暗礁和多霧的岬地,因為到處都存在著各種障礙。古巴的社會秩序動蕩不安;菲律賓人公開起義反對美國當局;被征服的一些地區的法律地位尚未肯定為更加謹慎起見,美國對於並吞領土的國家政策尚未清楚地展示和肯定下來。總之,華盛頓政府目前的地位,就類似布匿戰爭結束時羅馬共和國在公元前242年的地位。無論從什麽角度看,政府麵臨的首要問題還是古巴問題,它正處於非常棘手的階段,特別是對於那些愛挑剔的政客們來說。

不管他們如何花言巧語,卻總要碰到國會的莊嚴決議;這個決議是在平民黨人的壓力下,由那些鼓吹進攻西班牙的人通過的,在全世界麵前信誓旦旦地說,美國除了在古巴恢複和平外,無意在古巴行使任何主權和司法權。但是,如果這個島國的政府毫無限製地轉入起義的雇農和無產者手中,得意揚揚地看著老的西班牙統治階級倒黴,那麽在該國的地產和資本能夠安然無恙嗎?這個問題絕對不是什麽空談。眾所周知,哈瓦那的革命軍政府情緒不佳,在同當地的西班牙人打交道時,明確地表現得很不客氣,因為這些西班牙人除了在最近的這次社會戰爭中繼續忠於馬德裏外,還一直對人民群眾的要求進行嘲笑。

如果美軍撤退而使事情達到危險的關頭,那麽美國商人在島上的利益和島上老統治者的財產都將遭到嚴重的危害。局勢是微妙的,它牽涉到麵子問題和實際需要。為擺脫這種困境,康涅狄格州的一位機靈的參議員普拉特發現了一條路子。他提出了一整套原則,製古巴政府同外國的關係,限製它的舉債能力,強迫它給美國海軍割讓一些加煤站,並宣稱在必要時,美國有權幹涉島上的事務,以保護生命和財產的安全。對於國會中那些語言純正癖者來說,這看起來好像是違反不久前才作出的莊嚴保證,但是不管遭到怎樣的反對,這個新的理論作為附款,納入了1901年陸海軍撥款法案中,從此被稱為普拉特修正案。

古巴人在作出了軟弱無力的姿態後,被迫把這一自我否定的條例納入了他們的新憲法中。這樣,美國就保證了牢固的控製,而把主權的裝飾品交給了那個獨立的共和國。5年以後,即1906年,羅斯福總統根據普拉特的法令,找到方便的借口進行幹預,成立了一個軍政府,並以古巴人很大的犧牲作為代價,恢複了地方的秩序。事情平靜之後,他命令美軍撤出,但卻讓古巴理解,它所取得的自由、主權和獨立,正如契約條款中所訂下的,要服從道義上的委任統治。好了,今天的曆史故事就暫時說到這,當然,這一時期的曆史小編也還在不斷的探索中。希望上述的內容能幫到大家。

各位網友們,看完今天的故事,你對這段曆史有了什麽新的認識跟見解呢?歡迎大家在下麵評論區進行留言探討,把你的觀點分享給更多的網友,如果你喜歡小編分享的曆史故事,也希望您多多轉發分享,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此為止,想看更多好看曆史故事,可以關注我哦。

以上圖片素材來源於網絡,侵權立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