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凡展現自己的工匠手段,李世民馬上誇獎

來源:影子講故事啊 2018-12-03 09:42:06

白凡展現自己的工匠手段,李世民馬上誇獎

被老丈人拍一下,白凡也不敢頂嘴,隻能老實開口,“關於打井問題,我這裏還有一些好東西,需要高明的鐵匠和木匠合力來製作,有了這個東西,打出十米深的水井就不用半個月了,如果足夠順利,一天甚至能夠打出兩眼! 當然了,不同地區水源深度不一樣,有些地方十米深不出水,有些地方不足十米就出水了!我們需要保證打井出水的情況,所以就需要專業的人來事先進行觀測,其實有水沒水,根據當地土壤、地勢、環境條件是可以做一個大致推算的,有八成幾率能夠推算出水源深淺,這樣也可以大大加大打井灌溉的效率!”眾人聽完紛紛叫好,短短的時間,這小子就拿出兩種利器出來! 李二誇獎道,“小子,原以為你精於詩書,沒想到你這奇技淫巧,工匠手段卻是更加高明呢!”

白凡正色道,“怎麽?陛下莫不是看不起工匠?世人都說士農工商,哼哼,難道陛下也是如此短視嗎?”李二被白凡問住,略顯尷尬,“這個,祖上傳下的規矩,朕也不能免俗吧!”“當真可笑,士農工商最初是管仲所說! 《管子》曰:士農工商四民者,國之石民也。不過又是被後人無端的,斷章取義罷了,管子將此四者一同而說,難道是為了讓大家分出等級嗎?人家先賢是告誡我們這四者都是國之基石! 後來也不知道被哪一代的腐儒故意曲解,借此抬高自己士子的地位,真是有辱先賢臉麵!毫不誇張的說,這四者,任何一類都蘊含著巨大的能量! 眾所周知的是書生一言好比十萬兵!文能安邦,武能定國! 孟子曾說過: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都是在說書生的重要性,傳統而論,讀書人就代表了士子階層!

可是有沒有人想過,農字一項,並不單單代表了農民!試想一下,若是大唐糧食都是畝產千斤呢?還會有饑荒?還會怕天災嗎?到時家家戶戶存糧都夠吃三年的,還怕大旱?大澇?不要覺得此事乃是天方夜譚,家家畝產千斤,此事千真萬確有人做到,凡曾魂遊天外,在那天外之國就見到了這樣,畝產千斤,一年兩收或者三收!人家也同樣是凡夫俗子,不是神仙鬼怪,人家就做到了!大唐坐擁沃土千裏,幾千萬之民眾,難道就真的不如人嗎?” 眾人聽到這裏,一個個都是呼吸急促,難以置信,真的有這樣的世界嗎?好想去看看! 二一時間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磕磕絆絆的問道,“這,這個是真的?我,我大唐如何才能做到?隻要你說出條件,窮朕畢生之力,能見到此一項也能瞑目了!”白凡解釋道,“這個需要選出專門研究農業的學子出來,以大唐現有的條件,凡不敢保證多久,但是百年之內肯定可以做到,我的書院這些也會教授,早些研究就能早些實現,隻是如今書院根基太淺,苦有書山卻無人傳承,而且道不可輕傳,還需謹慎甄別,以免絕學落入奸人之手為禍國家!”

聽到此處,李二大手一揮,“人選保密可靠問題,這個好辦,朕稍後會吩咐下去,所有信得過的文武群臣,家中子弟以後必須在終南書院就學,都是功臣子弟,肯定不會投敵叛國的,生源問題朕來解決,隻是你要答應一件事! 朕等不了百年,三十年時間,朕要見到!成此一事,朕保你白家共享大唐國運!” 白凡鄭重一禮,“凡必將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李績撫著胡須笑道,“說完了士子和農業,老夫很有興趣聽聽你說工商!”“工字,可不是我們平常認為的工匠這麽簡單,凡稱之為工業! 這也是一門極深的學問!就說此次抗旱問題,凡有寶貝能夠引水、打井,這隻是工業能量的冰山一角! 真正的國之重器,若是用到武器方麵,有一物可以在三息之內,徹底毀滅整座長安城,而且避無可避,百年之內寸草不生!” “小子住口!”李靖嗬斥道,心下害怕,這小子胡說什麽?如此危險的東西,若是當真存在,天下誰能容你?

不單單是李靖害怕,四周沒有不怕的,有這麽恐怖的武器嗎?那還得了? 李二卻鎮定的笑著阻止李靖,“藥師稍安勿躁,聽這小子說,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仁厚,這樣說肯定有下文!”隻見白凡解釋道,“這樣的東西有,凡也見過,但是在天外,以大唐的能力,一千年後可能能做出來! 凡也不知其真義,一般即便是有了這樣的武器,也沒人會使用,因為人類的爭鬥都是為了爭奪地盤和人口,這樣的武器滅絕人性,隻有毀滅,一個過去方圓百裏百年之內無法生存,用之有何意義? 所以有這樣武器的國家,多是用作武力威懾!” 眾人點頭,“不錯,確實是此理!”白凡繼續開口,“單單武器一項,大家就能看到工業的能量了! 而且工業還不止能用在武器上,高深的工業技術,地下百米取水一天都不要,萬米深井也不是什麽神話! 而且取水還不用人力,高明的機械一天可以灌溉幾百畝地!旱災還是問題嗎?

工業運用到生活上,像傳說中的千裏眼、千裏傳音等等都能做到!從長安到幽州,隻需要三個時辰即可,大家誰敢相信?” 眾人聽得暈暈乎乎的,怎麽說著說著改成神話故事了!不過看著白凡的神情不似有假,眾人都有些將信將疑,畢竟沒有見過!“咳咳,小子,這些距離我們都太遙遠,我們還是現實些吧!”李建成提醒道白凡有些尷尬,自己是不是在對牛彈琴了“最後再說商業,商業的能量想必大家沒想過,可笑世人還嘲笑商人乃是世上最為低賤的職業!凡以為不然,我等為官者費心力調和陰陽、造福百姓,這是為國出力,國家發給俸祿以養家!農夫辛苦種地收獲糧食,以此養家!工匠憑借手藝,以勞動汗水吃飯! 為什麽到了商人的時候,大家都隻看到了人家商人逐利,沒有看到商人的辛苦呢?商人做的是買賣溝通之事,北貨南賣,南貨北送,人家商人也要養家糊口,不收一份辛苦錢怎麽養家?

若是世上商人都無償經商,估計要不了三天我們大唐就要癱瘓了,沒人買賣運輸糧食物品,大家吃穿用度怎麽解決?商人無償經商就會吃不起飯,餓死了商人我們吃什麽?自己種地嗎? 還別說,可能那時真的能夠達到先聖老子的小國寡民狀態,人人隻知種地,可以與世無爭了! 在下說這麽多,其實就是在說,商人一樣是憑借勞動吃飯,並不比他人低一等!而商人的能量,嗬嗬!大家難道沒有想過,‘羊吃人’就是商人顯現出能量的一種方式嗎?”……眾人心頭一凜!可不是嗎? “可是,你說了農業、工業對於抗災的能量,商業的能量於抗災可有優勢?”房玄齡問道。 “哈哈,還是老房你反應快!商業的能量將會是此次救災的主力! 根據我的推算,我們靠打井最多能救得五成災區就是萬幸了,所以還有一半的百姓等著我們的救命糧食! 國庫沒有錢糧,那就隻有靠其他地方了,除了北方受災的,南方可是還有大片的沒有受災的,我們要去南方購買糧食!大力的購買往北方運輸!以前可能我們銀錢不夠,但是如今羊毛生意在朔方,已經漸漸步入正軌,開始了不斷盈利階段,麵對此次大災,為了應急,我們甚至可以向國家百姓借債都行,去南方買糧食以國家的名義,買走十分,一年後還上十一分!總之一切的目的都是先保住人命最重要,有人才有希望!

這個大事,不單單要靠朝廷,朝廷可以定下抗災律條,定下規矩,統一召集商人出來,在國家的調配下合力救災,因為隻有他們才有這麽大的能量做成這件事!否則單靠朝廷向各地區派人賑災,費工費力且耗費巨大,弄不好還會陷入泥潭之中! 哦,對了,除了南方有糧食,還有一處巨大糧倉,那就是巴蜀之地!” 李二搖頭,“天下誰人不知蜀地有糧,但是蜀道天險,有糧也運不出呀!單憑人力肩拉背扛,不說能運出多少糧食,單單路上人命的損失我們都接受不了!”白凡神秘一笑,“嘿嘿,雖然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打通蜀道,但是機緣巧合之下,我這裏有諸葛武侯發明的木牛流馬製作圖,當年三國之時,諸葛亮幾次出蜀北伐曹魏,就是靠著這等神器,如今,正好可以用來救災,隻要運出了蜀地,那就都是救命糧! 這就是工商結合的威力!

此次各種救災手段齊頭並進,朝廷居中調配,工匠生產抗旱救災器械,農民運用各種器械手段抗旱,商人四麵籌集糧草救災!士農工商合力,我想,即便是遍布北方的旱災,至少也能被我們打下來八成! 餘下的兩成,可能很多百姓會扛不住! 但是,凡以為,我們大唐,扛得住!” “說的好!大唐扛得住!”李二大聲讚道。 杜如晦感歎,“以往遇到天災,我們都是驚慌失措,或是祭天禱告,今日大郎竟然能夠一點點分析的如此透徹,真有種撥雲見日之感! 在下佩服!”白凡擺手,“克明兄謬讚了,凡不過是多讀了幾本書罷了! 其實說到這裏,我也想告訴大家,所謂的天災都有原因,隻是這個原因我們目前的手段很難解釋清楚!但肯定不是上天發怒之類的,試想一下,若是上天對人類不滿,何不直接降下天雷滅了我們?

在我看來,這等天災,恰恰是上天對於人族的考驗,人族想要發展,隻有團結一心共同扛住磨難才行,祭天可以,但是那也要等災難過去之後再說,若是想靠祭天求得賜福下雨,嗬嗬,哪有的事?這不是守株待兔、緣木求魚嗎?” “既然有了方案,那麽就按照白凡的說法,我們來分工一下,各自負責一個方麵,立刻開始防災工作,時間不等人! 玄齡、克明,你二人負責宣傳抗旱、水車、打井灌溉之事! 切記強製各地實施,隻說打井防止幹旱,不說旱災,以免民眾恐慌,有人借機生事!” 諾! “輔機、士廉,你二人負責製定律條,征兆商人,四處購糧往北地運輸存儲,以備不測!”諾! “藥師、茂公,你二人負責工匠之事,哪怕從軍中征調人手,也一定要加緊生產各種器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