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處處留痕 “斷直連”讓電子錢包更安全

來源:新華網 2018-12-03 07:39:10

來源:人民日報

原標題:接入網聯後,網絡支付機構間行業生態更趨平衡,支付場景愈加豐富,客戶也會有新的體驗——讓電子錢包更安全(熱點聚焦)

數據來源:人民銀行、網聯清算有限公司 製圖:蔡華偉

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均需通過網聯清算,資金通路更透明,但支付體驗不受影響

家住北京通州區的劉曼寧今年“雙11”在淘寶下了14單,通過支付寶綁定的招商銀行信用卡付款,消費1萬多元。“我買的東西大部分都不是預售的,所以剛過零點就趕緊下單付款。那個時候肯定是搶購高峰期,但付款流程非常流暢,支付時也沒有卡頓。”劉曼寧說。

央行規定,凡涉及銀行賬戶的第三方網絡支付業務,均通過網聯清算。網聯的全稱,是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台。消費者無論是從儲蓄卡轉賬到微信發紅包,還是將支付寶餘額轉入銀行卡提現,或者通過京東錢包綁定的信用卡付款,網聯都在幕後的清算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

作為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網聯已接入400餘家銀行,以及包括支付寶和財付通(微信支付)在內的全部115家持牌網絡支付機構。

網聯設立前,網絡支付機構直接連接銀行進行清算,容易造成多頭清算、資金流向不清等問題。比如,在天貓購買一雙300元的鞋子,簡要來說,網聯的清算模式是:消費者選擇支付寶綁定的建設銀行儲蓄卡付款;支付寶收到付款請求,自動向網聯發起協議支付,網聯將交易信息保存數據庫,再將請求轉發給建行;建行在消費者賬戶扣掉300元後,告知網聯已扣款成功;網聯再告知支付寶支付成功,交易完成。

從央行公布的今年三季度支付數據,可以一窺網聯業務量增長之快。數據顯示,網聯三季度處理業務336.55億筆,金額達12.68萬億元;日均處理業務3.66億筆,較二季度增長3.09倍;日均處理金額1378.22億元,環比提升3.65倍。

不過,消費者購買商品進行支付時,不一定能意識到網聯帶來的變化,這主要是由於後端清算體係的優化,對前端操作行為和使用習慣不會產生太大影響。

接入網聯,對支付機構會帶來什麽影響?服務某電商平台的支付機構負責人說:“今年5月初,我們將部分電商業務切至網聯進行清算,短時間內就提升了用戶支付體驗。通過分析切量前後40天的數據,我們發現,用戶綁卡成功率提升了2.34個百分點,PC端快捷支付成功率提升了2.39個百分點。”

“雙11”是對網聯的一場大考。網聯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11月以來,支付機構和商業銀行合作開展的網絡支付業務中,已有超過90%的跨機構業務通過網聯處理。“雙11”當日,網聯處理跨機構支付交易11.7億筆,相應跨機構交易處理峰值超過9.2萬筆/秒,這一峰值數據也創造了國內外清算機構的最高紀錄。

“雙11”是曆年網絡支付的高峰,高峰時點屢次創下全球並發峰值紀錄,給參與方係統容量、線路帶寬等帶來極大挑戰,是對參與方科技能力的集中檢驗。對於網聯的交易處理峰值,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從今年“雙11”情況看,網聯的處理性能和峰值承載能力得到了市場的驗證和認可。

“斷直連”讓交易處處留痕,支付賬戶更安全,支付機構運營和維護成本更低

近年網絡支付業務的迅猛擴張,一方麵對經濟發展和百姓生活的便利起到了積極支撐作用,另一方麵也帶來一些問題。

某中小支付機構負責人對此很有感觸:“網聯設立前,我們公司主要通過代理模式進行清算,也就是所謂的‘直連’,我們當時總共和8家銀行建立了8條清算渠道。然而,在這種模式下,由於這些清算係統間的接口標準和安全規範都不相同,我們的運營和維護成本就被推得特別高。”

傳統“直連”模式下,客戶備付金的管理也是一個難點。消費者在網上購買商品後,確認收貨前支付的貨款,一直存放於網絡支付機構開設在銀行的賬戶中,這部分貨款就是客戶備付金。支付機構從收到貨款直至將款項打給商家,客戶備付金在其賬戶中會停留一段時間,備付金被挪用的情況也有發生,危及支付賬戶安全。

資金流向安全問題備受關注。中國供應鏈金融服務聯盟專家委員會委員顏立冬說,過去,在多家銀行設立賬戶後,網絡支付機構就能完成所有的支付交易,實質上行使了跨行清算的職能。由於資金流和信息流隻在支付機構自身中循環,監管方僅能看到支付機構銀行賬戶上的資金變動,卻無法有效監管支付過程中可能存在的違法違規行為。

網聯成立後,這些亂象有望逐步得到改觀。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趙鷂說,網聯成立的初衷就是“斷直連”。“斷直連”可以讓交易處處留痕,有助於監控資金流向,維護支付體係穩健,保障金融穩定。專為第三方支付機構服務的大型清算平台,在國際上也是獨一無二的。

趙鷂認為,一方麵,網聯采用統一的接入平台、技術標準和報文規範,既節約了網絡支付機構與銀行的重複建設成本,也減少了標準不統一帶來的後期維護費用。另一方麵,接入網聯後,中小支付機構的運維成本和渠道壁壘將降低,能獲得與大機構在清算層麵上平等競爭的機會,可以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產品創新和客戶服務上。各類支付機構間的競爭,今後將在豐富支付場景、便利金融服務和提升客戶體驗中展開。

“網聯集中清算,所有的暗箱操作都將暴露在陽光下,用戶資金安全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趙鷂說,按照計劃,客戶備付金將上存到央行專用存款賬戶進行集中存管,支付機構一心隻為做大備付金規模、危及消費者資金安全的現象有望得以遏製。

“央行出台的集中存管製度,既是出於保護第三方支付機構客戶資金安全的需要,也是基於金融監管的基本原則,將支付機構基於客戶備付金開展的各類‘創新’納入更加審慎的監管範疇。”趙鷂說。

“小錢包”背後有大平台,未來資金或可在各個“錢包”間互轉

“前段時間,台風‘山竹’襲擊深圳。那個時候我躲在家裏,隻能靠網購打發時間。”在深圳工作的劉曉蕙說,“我用手機下了幾單,本來以為台風來了,支付會受影響,沒想到和平時一樣順利。”

“容災”能力大大增強是網聯的特點之一。采用分布式雲架構體係,網聯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建立了6個數據中心。相比於傳統的“兩地三中心”架構,網聯的6個數據中心同時對外提供服務且互為備份,這意味著其中任何一個機房發生重大故障,其他機房仍可以平穩提供服務。“‘山竹’台風侵襲深圳時,我們就把深圳數據中心的業務提前切換到其他城市處理,所以客戶交易未受絲毫影響。”網聯有關負責人介紹。

“我們家樓下的超市網絡信號不好,每次買完東西要支付的時候,我就特別頭疼,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支付成功。”在上海工作的吳麗芳說。由於支付清算涉及不同市場參與方係統間的信息傳輸,難免有異常情況發生,比如支付機構給消費者提示交易失敗,但銀行其實已經扣款。

“我們邀請支付機構和銀行人員共同設計自動衝正的解決方案,實現了所有全國性商業銀行全覆蓋。以工商銀行為例,一筆協議支付的交易,如果網聯沒能在約定的關單時間內得到工行返回的結果,交易的最終狀態確定為‘推定失敗’,網聯會把終態通知發給工行;如果發現已經扣款,工行係統就依據這個通知直接衝正,被扣款項會立即退回到消費者賬戶裏,消費者可以再次支付。”網聯有關負責人說。

“如果清算技術跟不上,支付機構就難以在客戶端進行業務創新,網聯的出現對第三方支付商業模式變革有決定性影響。”趙鷂說,現在網聯的首要任務是繼續推進“斷直連”,防範和化解“直連”模式帶來的各種風險。在做好輔助監管工作的同時,未來網聯可以考慮利用自身優勢,成為支撐支付行業創新發展的平台,讓人們的電子錢包更安全、更好用。

趙鷂介紹,一款名為“轉數快”的快速支付係統今年9月在香港上線,亮點是實現了八達通、支付寶和財付通之間的相互轉賬。“網聯的成立有助於促進跨支付平台的互操作性,引導非銀行與銀行支付體係的協同發展。接入網聯後,支付機構間賬戶互轉在技術層麵就不存在障礙了,具體能否落地、何時落地,還需要各方的努力和推動。”趙鷂說。

鏈接

怎麽防範移動支付賬戶信息泄露?

移動支付工具的蓬勃發展讓消費者足不出戶就可以“買遍天下”,但在使用時,消費者應時刻繃緊安全這根弦,警惕可能存在的信息泄露風險。

首先,不要在校園、咖啡館等公共區域隨意連接未知網絡;其次,應適當設置開機密碼、各類應用程序解鎖密碼,確保重要密碼不完全一致,防止手機遺失後,一個密碼被破解,所有密碼均被破解;第三,在收到要求轉賬的信息時,應該仔細確認對方身份後再轉賬。

最後,萬一發現賬號被盜刷,消費者應快速修改密碼,聯係經營者及移動支付公司,防止盜刷金額進一步擴大;同時及時報警,保存電子證據,以便將來可以進行有效維權。

(本報記者 葛孟超整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