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些餐館開始抵製外賣平台了,因為怕自己走上網約車司機的老路

來源:每經網 2018-12-02 07:17:34

外賣平台與餐館之間的協同作用有時候並不那麽和諧,就連在印度也是如此。由於一些平台收取傭金比例過高,印度南部的一些餐館老板和餐飲外賣平台之間卻劍拔弩張,因為過高的傭金導致餐館沒有賺頭。不過有相關人士表示,外賣平台在增加餐館銷量,為顧客省錢,填補最後一英裏空缺方麵特別重要。此外還有助於餐館減少房租,控製用人成本。

部分平台抽傭過高

外賣應用曾是印度小餐館的福音。而現在,印度南部的一些餐館老板和餐飲外賣平台之間卻劍拔弩張。

喀拉拉邦的一些餐館宣布,從今天(12月1日)起將不再接受Zomato、Swiggy、Uber Eats、Foodpanda等外賣公司的訂單。

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館協會(KHRA)已決定抵製上述外賣平台,因為不少協會成員擔心這些平台會像Ola和Uber對司機那樣,首先幫助他們擴大業務範圍,到後來卻通過大幅折扣等活動反而讓他們的收入減少。

不少協會成員稱,餐飲外賣平台對他們的抽傭很高。位於Kochi的Ceylon Bake House餐館老板Suhaib V說:“Uber Eats和Swiggy會收取33%的傭金,Zomato則會收22%左右”,“這些平台要將提成比例降低到10%左右,我們才有賺頭”。Ceylon Bake House餐館也是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館協會的成員。

不過,分析師則認為,一味抵製不是辦法。

德克薩斯州谘詢公司Everest Group的副總裁Yugal Joshi指出:“餐飲外賣平台可以將各家餐館的信息匯總,有利於客戶。平台提供折扣,不但增加了餐館的銷量,也讓顧客少花錢。外賣平台還填補了最後一英裏的空缺,這一點就特別重要。有助於餐館減少房租,控製用人成本。”

圖片來源:攝圖網

打折背後的危險

印度的餐飲外賣行業規模估計約為7億美元。

印度全國餐館協會(NRAI)主席Rahul Singh表示,在注冊外賣平台時,餐館和外賣平台就會達成雙方均同意的業務形式。因此,交易的條款並不是突然決定的,餐館應該將其納入日常運營中加以考慮。

紐約大學Heinz Riehl商學教授Anindya Ghosh說:“如果餐館不能把量做起來,無法確保顧客粘性,折扣過多隻會產生負麵影響。”專家指出,大多數外賣應用還是會自掏腰包對折扣予以補貼。

那麽,為什麽喀拉拉邦的餐館還會群起而攻之呢?分析師稱,真正的問題是對消費者行為的影響。

從長遠來看,顧客的忠誠度會從餐館轉移到餐飲外賣平台本身。例如,Swiggy的某個用戶也許會挑價格最低或距離最近的東西,而不會專門挑選哪家餐館。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技術與數字商業學教授Kartik Hosanagar指出:“一旦這些平台的影響力足夠大,它們就可以決定價格,甚至建立自己的廚房。”

目前興起的雲廚房,由於可以讓企業通過在線訂單或移動訂單準備、包裝、派送食品,不用經營完整的店麵,已經與餐館產生了正麵競爭。印度本土的打車巨頭Ola旗下的Foodpanda,通過收購雲廚房公司Holachef進入了這個領域。Swiggy和Zomato則一直在各自經營雲廚房項目。美國打車軟件Uber旗下的外賣平台Uber Eats還與印度咖啡連鎖店Cafe Coffee Day合作,在連鎖店的現有店麵設立虛擬廚房。

因此,鑒於這些應用現在在印度有1.7億用戶,餐館其實處於一種進退兩難的境地。為了對抗餐飲外賣企業,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館協會甚至在考慮推出自己的應用。

然而,對抗幾大外賣巨頭對於本地餐館來說並非明智之舉。Hosanagar教授指出:“餐館占上風可能性很小。它們無力招架擁有高素質工程人才和風險投資的初創企業。餐館應該團結起來為自己爭取利益,提出一套既能保護自身利益,又能讓整個行業生態受益的條件。”

36氪 Ananya Bhattacharya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