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劍將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給了肖果果,讓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

來源:明天很重要的 2018-12-01 13:46:30

黎劍將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給了肖果果,讓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而這個時候,黎劍已經從自己的儲物袋中,為肖果果又拿出了一塊全新的弟子身份玉牌還有無數的靈石、丹藥,法寶,這其中,甚至還有一件仙器寶劍。肖果果看的,眼睛都不會眨了!這可都錢!“師妹,你叫什麽名字?”黎劍想了一下,到了現在,他還不知道師妹的名字呢。“肖果果。”肖果果這麽說著,黎劍眉頭一皺。“小果果?這名字怎麽這麽奇怪?”肖果果:“……”為什麽每個人聽到她的名字都是這個反應?“肖!上麵是個小,下麵是個月!”肖果果說完了,黎劍的手微微一抖,看著肖果果,然後一臉的驚訝。“你是肖家的人?”黎劍這語氣,讓肖果果也緊張了一下。“你跟肖家有仇?”肖果果問著,黎劍緩緩的搖頭,那倒是沒有。“那是劍宗跟肖家有仇?”肖果果繼續問道,黎劍又搖頭,那好像也算不上。“哦,那我就是肖家的人。”黎劍差點噴了,所以,你是不是肖家人,

還是視情況而定的意思嗎?“好吧,反正也禮成了,不管你是誰家弟子,你就是我師妹了!”黎劍將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給了肖果果,讓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肖果果照做之後,這玉牌一陣光芒閃耀,這就代表肖果果從現在開始,便是劍宗的人了。肖果果:“……”這種好奇怪的感覺是什麽?好似她能從這弟子玉牌之中感受到自己的神識。“師妹,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師妹了!好了,現在池玄,該你來拜師吧,我正好沒有徒弟,就收下你吧。”黎劍這麽說著,池玄微微一愣。“等下,我要是拜你為師,豈不是比師妹矮了一輩?”池玄這麽問著,黎劍愣了一下,這個,好像是這樣的。“如此,我看來又得做一次主,為師父再收個徒弟了!”黎劍突然轉了口風,池玄臉色好看了許多,不管是做誰的徒弟,隻要能跟師妹在一起,保持一個輩分就行!池玄看著肖果果笑了,他們不管到了哪裏都是師兄妹。可是,因為黎劍本來沒有讓池玄做自己師弟的想法,

所以,有些看不上。他是覺得肖果果是個劍道奇才,想讓她當劍宗的宗主的,這才讓她拜入自己師門。而池玄呢,隻能算是買一送一。所以給見麵禮的時候,就比給肖果果的那份差的遠了。黎劍給肖果果的那一份拜師禮,那是一點也不含糊,那是將當年師父給他的見麵禮,又加了三成,給了肖果果的!而池玄呢,黎劍把身上的法寶啊,靈石啊,隨便湊湊就給了。但是,池玄也不介意,他本就是為了要當肖果果的師兄,別的都不重要。“現在你是我的師妹了,我也可以正式將宗主的位置傳給你了!”黎劍看著肖果果這麽說著,肖果果一想,得了,還得再跪一次。“弟子肖果果,謹遵宗主之命。”肖果果跪下了,對著黎劍這麽說著,黎劍滿意的點頭。“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劍宗第七代宗主了!從今以後,你要為劍宗,盡心竭力,不存私心,將劍宗發揚光大!”

黎劍這麽說著,肖果果跪了下來,雙手接過了宗主令。“弟子遵命!”肖果果說著,宗主令顏色突然加深,好似認可了肖果果的話!黎劍看了,十分的高興,這宗主令果然神奇,竟然真的認可了肖果果的宗主身份。每一代劍宗的宗主,要成為宗主必須得到認可。除了弟子的認可,前任宗主的認可,此外還有這宗主令的認可。眾人都以為,這宗主令不過是個擺設!他們都錯了,這上麵可是有曆代宗主留下的劍意啊!劍意有自己的意誌的,所以,它們會表達對這個傳人,認可不認可,願不願意為他所參悟。因此,宗主令,也是劍宗宗主身份成立的依據之一!此刻,肖果果被認可了!這讓黎劍很是興奮。“這個宗主令上麵有每一代宗主留下的劍道,你可一定要好好保管,時時參考,肯定會有收獲的!”黎劍苦口婆心的交代,肖果果慎重的答應了,她自然知道這是個好東西。

“師兄,你的劍意,也在上麵?”肖果果這麽問著,黎劍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這個,師兄我的劍意呢,雖然弱小了點,不過也能感受到。”黎劍是覺得有些丟人的。“沒關係,那我就從師兄的開始參悟好了!”肖果果說著,黎劍的臉色一下子就憋屈了。說來說去,還是讓師妹給看不起了啊!但是,有什麽辦法,誰讓他當宗主的時間太短了呢!“行了,找到了寶物,你們也走吧!”黎劍這麽說著,肖果果微微一愣。“師兄啊,這麽翻臉無情的不好吧!你看看,咱們怎麽說也是師兄們啊,這裏火靈力這麽豐厚,讓我們就在這裏修煉吧。”肖果果這麽說著,黎劍倒是沒有拒絕,而是猶豫了半天。“半年,我這裏隻能借給你們半年,讓你們提升一下修為,你這修為,哎,真是慘不忍睹啊。”黎劍這麽說著,直接走了,肖果果笑了。

“師妹,不行我們出去吧,師兄好像不喜歡被人打擾啊。”池玄生怕肖果果受了委屈,這麽說著。“池玄師兄,我覺得他不是討厭我們,而是太孤獨了,我們就陪他半年的時間吧。”肖果果這麽說著,池玄笑了。這可不像是肖果果,她此前可沒這麽心軟。但是,既然師妹這麽說了,他們也受黎劍幫助良多,他自然沒有意見。自那之後,黎劍陪著淩芸,而他們陪著黎劍。……此刻的劍宗已經不同往日,數百年前,劍宗的宗主黎劍突然消失,這讓劍宗的聲譽多少受到一些影響。雖然這些年,劍宗對外一直都說,黎劍在閉關修煉。但是,很多人都懷疑,這黎劍就是離家出走……呸,離宗出走了!不然誰能閉關幾百年不出來啊。不過,在劍宗之內,有個秘閣,這裏麵有劍宗所有弟子的本命靈球,這些靈球是弟子們當年入宗門的時候就準備好的,跟那本命身份玉牌是一樣的。

這東西隻要在,不破碎,就說明這弟子的性命無憂。這些年,黎劍的本命靈球一直安然無恙,正是因為如此,宗門之內之人才敢斷定,他們的宗主性命無礙,所以,大家不必恐慌。普通弟子也多數認為宗主就是在勤奮的閉關,隻是長老會的人知道,宗主的確是走了,而且再也沒有回來。而這天的下午,守護秘閣的長老的眉頭猛的一皺,因為他親眼看到了,一道亮光,猛的出現在了秘閣的上空。這光亮十分的刺眼,一下子就引發了弟子們的關注。“長老,這是什麽!”弟子這麽問著,十分的不解。進入劍宗的每一個弟子,都需要來秘閣領取他們的身份玉牌,同時保存本命靈球,可是,這一位是什麽人物,竟然本尊沒到秘閣來,而是讓神魂自己過來了!“我去看看,你們不必驚慌失措。”那張老說完這話,飛奔進入了秘閣之中,仔細的看,就見一個玉球正在閃耀。

“肖果果?這是誰……怎麽會!”那長老嚇了一跳,不是因為這弟子的神識自己飛了回來,而是因為這玉球的位置,這不可能啊!他看了看,那玉球正是位於第六排,第六排上,放著的是本宗門六代弟子的本命靈球,一共就隻有幾十個。而此刻已經破碎的占據了大部分,隻有幾個還在發著瑩潤的光芒。其中一個是黎劍的,還有一個是韓萌的,此外還有幾個同輩的其他長老們。但是,這肖果果的玉球,竟然突然出現在這裏。“這是韓宗主門下弟子的位置!這怎麽可能!當年宗主他……”當年宗主留下了空白的玉球和名牌。玉球在他們秘閣,而那玉牌,在宗主黎劍手中。也就是說,宗主黎劍,幫著他們的上一代老宗主收了徒弟?黎劍幫著師父收了徒弟,自己收了個師妹!“這個消息太驚悚了,我得去稟告長老會!”長老說著,急匆匆的就要走,

卻看到另外一道光芒也緊跟著飛速而來。這長老嚇傻了,不會吧,要麽不出現,一出現就兩個!誰能想到,在肖果果的玉球旁邊,另外一個玉球也亮了,池玄的名字出現在了上麵。長老:“……”這也玩得太過分了!這一共就兩個空白的玉球,一次就收滿了!他飛速的狂奔而去,將這個消息傳給了長老會。長老會也十分的驚訝,這件事情,他們都不知道,畢竟是韓宗主和黎劍的私事。“黎劍師弟,這是幫著師伯在收弟子,無可厚非。”有人這麽說著,便是那僅存的幾個六代弟子之一,輩分上麵,黎劍得喊他師兄,雖然兩人不是一個師父的。“韓師妹,知道嗎?”另外一個女子這麽說著,已經是中年人相貌,也是跟黎劍同輩分的人。“她怕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吧。”此前的長老說著,歎了口氣。“嗬嗬,這也是好事情,至少宗主沒事!而且,我們還多了一個師弟,一個師妹!”女長老說著,倒是看得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