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耽:“這個小哥哥也被嚇得不輕,你還是去安慰他的小心靈吧!”

來源:文悅公子 2018-11-30 22:42:15

小程一進公司就喜歡上了這位年輕英俊的頂頭上司。李路,27歲,名牌大學畢業,外省人,傳說有一位漂亮的女友。

可能是看小程性格溫順乖巧,看起來就是個好脾氣的孩子,公司裏的八卦大姐們便自動前來給他科普這位年輕領導的身份背景 。

李路做事認真嚴謹,雖然平時不苟言笑,但每次給小程分配任務時都是和聲細語。有時小程犯了錯誤,他也隻是輕歎一聲,從不過份苛責,僅僅叮囑他下次小心。

就這樣,小程陷了進去,滿眼滿心都是這個溫柔寬容的好上司。可每當一接近李路,卻又臉紅心跳的話都說不利索 ,隻能在背地裏幹著急。

喜歡一個人卻不敢表白,讓小程覺得痛苦萬分,特別是他喜歡的還是一個有女朋友的直男,這簡直就是一種無解的自虐行為。

這一天,小程在公司加班,同樣沒走的,還有那個工作狂上司李路。雖然加班很辛苦,而且和那個人也不在同一間辦公室,但隻要一想到與喜歡的人隻隔著一麵牆壁,工作效率竟也快到飛起。

晚上七點,“李經理,我要去樓下買些吃的,你需要帶點什麽嗎?”小程的工作已經完成,但看李路沒走,還是決定再陪他一陣。

“那就幫我帶份盒飯吧,謝謝你了,小程!”李路微笑著回答。

看到那張笑臉,小程又一次回血成功,忘記了一身的疲憊,樂顛顛的下樓去買晚餐。

剛出電梯,便看到一個打扮時尚的漂亮女孩站在門前,對他笑了笑,與他錯身走進了電梯間。

“這麽晚了,怎麽還有人回辦公樓,平時也沒見過,大概是其它公司新來的吧?”沒再多想,便到平時常去的那家餐廳買飯去了。

提著平時李路喜歡的雞腿套餐,興衝衝的回到辦公區,卻在經理室門前,聽到了有人對話的聲音。

“東西都給你了,快回去吧!”這是李路在說話。

“幹嘛呀!你就不能陪我一起走啊!上回我晚上回家,差點讓個變_態占便宜呢!”一個略為尖細的聲音不滿的說道。

“嗤,那個變_態沒被你占到便宜吧?”

“哎呀!你討厭死啦!”撒嬌的話語伴隨著幾下不大的拍打聲,已經讓小程腦補了一幅情侶打情罵俏的場景。

心裏沉沉的,手裏的餐盒也好像越來越重,原來裏麵這位就是傳說中李路的女朋友。

“砰砰砰”輕嗑了幾聲房門,小程笑著把餐盒放到了辦公桌上,“李經理,飯我買回來了,我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 ,我就先回去了。”小程看了那人一眼,果然是在電梯門口看到的漂亮女孩,點了點頭便打算轉身出去。心中暗想,“果然郎才女貌,這兩人還真是般配。”

“小程,你先留一下,等會兒我還有點工作上的事兒要和你說。”說完,李路便拉著女孩往外走。

小程坐在椅子上,心裏亂亂的,剛才明明餓的空空的胃,現在竟覺得有些堵得慌。

李路回來的很快,估計隻是把人送進電梯就轉回來了。“來,咱們先吃飯吧!工作上的事兒等會再說!”說著便打開餐盒,讓小程和他一起在辦公桌上吃起了晚餐。

小程低著頭默默的扒著飯,李路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卻也不點明,兩人就這麽相對無言的悶聲吃著。

才沒多一會兒,李路的手機就響了,剛一接通,連小程都能聽到手機那頭傳來的尖厲的喊聲,“李路,你快下來,我就在你樓下,老娘被人調_戲啦!”

李路掛了電話,暗罵了一聲,“這個不叫人省心的!”起身便向外跑去,小程也連忙跟上,和他一起來到了樓下。

出了辦公樓,正看到一個醉漢在扯李路“女朋友”的裙子。而那個女孩也很彪悍,單臂夾著醉漢的腦袋,另一隻手正在揪他的頭發。

“喂!給我撒手。”李路高喊了一聲,把那個醉漢反剪著手臂推到了一邊。

再看那個女孩,假發歪掉了一半,裙子也被扯得開了線,露出了裏麵鼓鼓囊囊的……男式三角底.褲。

小程感覺自己的三觀有些崩壞,張著嘴直直的盯著那個“假女生”的小褲褲。

李路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孩”的身上,輕咳了一聲,小程這才回魂,一時羞赧得滿臉通紅。

“這個……是我表弟,我……我先送他回家!”說著,便要去路邊攔車。

“行了吧你!我看這個小哥哥也被嚇得不輕,你還是去安慰安慰他的小心靈吧!”一邊說著,那個“女孩”對小程擠了擠眼,用外套把自己裹緊,打了輛車便離開了。

李路看小程一臉不在狀態的呆萌表情,忍不住笑著捏了捏他的臉頰,“咱們也回去吧!”

走進電梯,李路說道,“我表弟雖然嗜好有些特殊,但他人不壞。之前我還拜托他來過我們公司一次——假裝我女朋友,好讓那些準備給我介紹對象的大姐們省點心。”

“你……幹嘛和我說這些?”小程拚命的抑製著嘴角的上揚,按耐著衝擊著心髒的狂喜。

“你真不明白?”李路低聲的在他耳邊吐氣,小程感覺那炙熱的呼吸快要把自己的腦子給融化了。

電梯門打開,李路拉著小程的手走進了經理室。

【聲明:本文由圍脖@南果落黎原創,已授權。圖源網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