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他們兵力少的部隊,來擊潰他們,這樣才能在心理上給他們壓製!

來源:幸福生活303 2018-11-30 15:32:13

陳塘和貝爾芬格回到營房附近,貝爾芬格沒有回自己的營房,跟著陳塘來到了陳塘的營房。 貝爾芬格對著陳塘問道:“拉迪卡先生,你確定那個軍官贏不了嗎?” 陳塘笑了笑,望著貝爾芬格,說道:“貝爾芬格先生的意思是這次戰敗是你故意放水了?” 貝爾芬格皺眉,說道:“絕對沒有!我承認我一開始是小瞧了反叛軍的指揮官,沒有用全力,但我覺的並不晚,我用全力之後,依然敗的很慘!所以我清楚,就算我一開始用全力,也會輸!” “那不就得了,連貝爾芬格先生都輸了,那個軍官怎麽可能贏?還是說貝爾芬格先生連比p國軍官強的自信都沒有?”陳塘盯著貝爾芬格問道。 貝爾芬格看了一下時間,說道:“這倒不至於。” “那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就可以了。”陳塘攤手,說道:“時間不早了,貝爾芬格先生早些休息。” “好。”貝爾芬格點頭,望著陳塘說道:“拉迪卡先生,我又多欠了你一個人情!你這個人很值得交,我們隻是第一次見麵你就這麽真誠的對我,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麽!放心吧,以後我會用行動來證明的,還有就是,以後拉迪卡先生要是有用得著我貝爾芬格的地方,盡管開口。”

“都是一家人,說這些就見外了。”陳塘微笑著說了一句。 貝爾芬格沒有多言,離開了營房,去自己營房休息了。 陳塘躺在營房的床上,將黑刀放在床頭,然後拿出了買的手機和手機卡。 手機開機,陳塘快編輯了一條短信,短信是給辰龍的,內容為:boss,我是泥鰍,我現在在p國,p國的內戰想必boss應該清楚,這裏的反叛軍慘無人寰,我決定插手此事!另外,反叛軍的指揮官擁有戰役戰爭第六感,但我有信心,可以擊敗他!勿回。 完短信之後,陳塘便將手機卡掰碎,燒毀。 …… 現在是p國時間深夜,但北京時間卻是下午四點鍾。 辰龍正在基地裏監督訓練呢,收到短信之後,他立即麵色嚴肅的回到了辦公室,然後給子鼠、寅虎等boss挨個打電話進行通知,開始召開會議。 在子鼠他們來辰龍軍基地會議室路上的同時,辰龍也和大boss匯報了情況。 北京軍區大boss的辦公室裏。

大boss坐在那裏,房間裏還有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陳塘的三師哥,付劍波! 付劍波依然戴著他的眼鏡,文質彬彬的。 他就仿佛一個文弱書生一般,但了解付劍波的,都知道付劍波這個人究竟有多危險! 不過,卻沒有幾個人知道付劍波究竟有多強! 但知道付劍波危險是一碼事,知道付劍波有多強又是一碼事! “長,怎麽了?”付劍波對著大boss問了一句。 大boss開口,望著付劍波說道:“是辰龍打開的電話,匯報了一下泥鰍的行蹤,顯然泥鰍和他聯係了!” “我這小師弟現在在哪兒?”付劍波笑著問道。 “在p國。”大boss開口。 “p國?”付劍波雙眸眯起,說道:“我前幾天剛看過世界軍事報道,p國現在應該是內戰吧!” “對。”大boss點頭,說道:“泥鰍說反叛軍慘無人寰,準備插手此事!但反叛軍的指揮官,泥鰍說是戰役戰爭第六感的持有者!”

“哦?”付劍波笑了起來,道:“那就有意思了。” “辰龍覺得此事有些不妥,他不想讓泥鰍摻和到這件事情中去。”大boss說完,對著付劍波問道:“你的意思呢?” “辰龍的意思可以理解,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也會這麽和長去說。”付劍波說道。 “繼續。”大boss開口,他知道付劍波肯定還有下文。 “但我和辰龍不同的是,我有一個大膽的推測!”付劍波笑了起來,摘下眼鏡。 摘下眼鏡的付劍波,就是認真的付劍波。 大boss微笑著,也不言語。 他知道,付劍波既然都認真了下來,那就證明這件事情肯定小不了! “我這小師弟可不簡單,他對單兵戰爭第六感的掌控是半步出神入化,撒旦讚歌的路西法和撒旦一個是單兵戰爭第六感,一個是戰役戰爭第六感!他們兩人對戰爭第六感的張凱都屬於出神入化的地步,或許沒有達到鴻門門主的化境,但估計也差不多了!” “但無論是撒旦還是路西法,都沒能看穿泥鰍!長應該知道這說明什麽吧?”付劍波一口氣說道。

話語落下,大boss開口說道:“無論是單兵戰爭第六感也好,還是戰役戰爭第六感也罷,都對泥鰍沒有任何的用處?” “是的。”付劍波點頭,說道:“戰爭第六感達到路西法和撒旦的地步,已經完全可以通過各種細節,來判斷一個人是否說謊!但他們卻看不穿泥鰍,這種情況以前可從來都沒有生過的!” 大boss聽聞此言,開口說道:“從來都沒有生過的,那就是單兵戰爭第六感和戰役戰爭第六感共存在一個人身上了!” “長說的對,這就是我那大膽的推測!”付劍波點頭,說道:“所以這次泥鰍插手此事,就算反叛軍的指揮官是戰役戰爭第六感的持有者也無所謂!因為,泥鰍本身也是!” “萬一推測不正確呢?”大boss問道。 付劍波看了一下手表,說道:“自從泥鰍注射皮膚基因針,已經兩個多月了!如果他戰敗了,就放出消息讓他他回來!若是沒有戰敗,那就說明我的推測是正確的,那時候……就勞煩長派一個五類部隊的人過去,給泥鰍送皮膚基因針藥劑,讓他繼續潛伏!”

“好。”大boss點頭,說道:“這件事情和辰龍透個風?不然的話,估計五類部隊的會議是肯定不會通過的。” “一切按照長的意思來。”付劍波點頭,沒有多言。 話語落下,大boss親自給辰龍打了一個電話,將付劍波的推測說了一遍。 辰龍聽完之後,和子鼠等人商議,然後出了會議結果,會議結果就是:按照大boss的意思來。 p國,c交戰區。 費拉克手下的那名軍官在當天晚上就去c交戰區了,當然這並不是他想去c交戰區的。 而是反叛軍對著c交戰區起了進攻。 抵達c交戰區之後,這名p國軍官詢問了一下反叛軍的情況,在知道反叛軍比他們兵力少的時候,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這次等我滅了這幫反叛軍,回去之後,我就親手殺掉那群雇傭兵!真不知道費拉克長官是怎麽想的,竟然找了這麽一群垃圾的雇傭兵!”這名p國軍官冷哼了一聲,然後開始下令。 …… 同時,p國反叛軍總指揮部。 一名年近四十歲的中年人坐在那裏,他身高一米八,體格中等,是p國人的黑人相貌。

這名中年人的名字叫貝克姆,也就是戰役戰爭第六感的持有者,但他對戰役戰爭第六感的掌控還不到半步出神入化的地步。 說到這裏,不得不說一下。 先前說過,戰爭第六感是天生的。 戰役戰爭第六感這種東西也是自古就存在著的,就拿中國舉例子來說,古時候一些能人賢士在戰爭中可以未卜先知,敵人的每一步戰術他們都能事先知道。 這並不是他們可以未卜先知,而是他們擁有戰役戰爭第六感!

而貝克姆,生於p國。 p國是一個很崇拜神靈的落後國家,所以,貝克姆這種‘未卜先知’的能力在反叛軍看來就是神跡!正因為這樣,才有越來越多的反叛軍加入貝克姆的麾下。 盡管貝克姆做事殘暴,但反叛軍們稱之為是……神靈對p國民眾的洗禮! “領,叛軍已經開始反擊了!”一名反叛軍跑了進來,對著這名中年人匯報。 p國政府軍對反叛軍稱之為叛軍,叛軍對政府軍也稱之為叛軍! “一群試圖反抗神靈的螻蟻,真是不知死活!”貝克姆冷哼了一聲,雙眸中閃爍著陰森的冷芒。 “領,我不明白你為什麽每次都用少量兵力去和他們打,我們總兵力明明比他們要多啊!”反叛軍對著貝克姆問道。

“用比他們兵力少的部隊,來擊潰他們,這樣才能在心理上給他們壓製!多來這麽幾次,他們的壓力就會大很多,他們壓力大了,我們後麵就會省很多的事!”貝克姆說道。 “原來是這樣。”反叛軍望向貝克姆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之意。 話語落下,貝克姆開始下令。 反叛軍在貝克姆的命令下,和p國政府軍交戰。 戰爭隻持續了四個小時的時間,p國政府軍的軍官便大敗而歸。 這次p國政府軍的兵力是八千餘兵力,而反叛軍的兵力不到五千,但四個小時之後,反叛軍隻折損了不到一千人,p國政府軍被反叛軍殲滅三千人,俘了四千人,隻逃走不到一千人!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