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以為皇宇死定了的死後,皇宇的刀卻是一下子貫穿了他的身體

來源:夢已悄然蘇醒 2018-11-20 13:45:36

他所給出的是一顆無極金丹,並且其中融入了一滴他的精血,蘊含不死特性,算得上是頂級的療傷靈丹。蒼海天沒有遲疑,直接將無極金丹給服了下去,同時道:“多謝。”進而,他就地盤坐了下來,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無極金丹的效果。體內的暗疾已經折磨他很長一段時間了,經常影響他修煉,越早治愈越好。一時間,不少人都將目光投向了蒼海天,均想看看其是否能夠痊愈。上一次蒼海天挑戰蒼無痕,險些被蒼無痕殺死,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當時連家族中的聖者都驚動了的。畢竟無論如何,蒼海天都是蒼家年輕一代最強的天才之一,家族的許多高層都很看好他,都覺得其將來最起碼也能夠成為一尊聖者,這對蒼家是很重要的。耗費了不少的靈丹妙藥才將蒼海天給救了回來,奈何無法安全治愈其所受的傷勢。當時不少高層都對蒼無痕的表現頗有微詞,家族內弟子間的切磋,怎麽能夠下如此狠手呢?奈何蒼無痕有老祖宗庇護著,他們就算有意見也無可奈何,根本就不能對其做出任何的懲戒。不多時,蒼海天煉化了那顆無極金丹。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蒼海天的臉色變得紅潤了許多,不再是以前那副病怏怏的模樣了,氣息也明顯變強了一些,有一股旺盛的血氣從其體內迸發而出。看到這一幕,陽裕不禁笑著點了點頭,他所煉製的無極金丹配合不死精血,效果還是不錯的。轟,蒼海天站起身來,一股可怕的氣勢從其體內迸發,怒神的虛影顯化,其重新恢複了往日的模樣。下一刻,蒼海天收回氣勢,認真道:“無真,多謝了,我欠你一個人情,今後隻要你有什麽吩咐,我絕不推辭。”“小事而已,我還想著以後經常找你切磋呢,要是你半廢了,那就無趣了。”陽裕嗬嗬笑道。他現在的心情很不錯,奪回五元樹,讓他的修為進一步得到鞏固,以如此狀態突破到破碎境,他的實力一定可以增強不少。說罷,他抬起頭來,通天神瞳開啟,即便有著守護大陣存在,他也能夠看到外界的情況。現在他的事情解決了,該關心皇宇那邊的情況了。見狀,蒼秋風也不禁抬起頭來,他同樣很關心外麵的情況。今天對於蒼家來說,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天,接連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真不知道最後會變成什麽樣子。

星空中,皇宇仍舊在與蒼家老祖宗激戰著,已然是有著數十顆荒蕪星辰被他們給毀掉了,造成的破壞不可謂不大。相比於之前的幾個仇敵,蒼家老祖宗卻是要強大太多了,以至於皇宇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將其擊殺,甚至於難以占到什麽上風。同樣是天意四象訣,蒼家老祖宗施展出來的要精妙太多太多。到底其得到這門奇功已經有數億年之久,一直浸淫其中,境界之高,豈是蒼無痕所能比擬的。此刻,蒼家老祖宗將風雨雷電四神靈完全凝練出來,宛如實體,隨意駕馭風雨雷電四種力量,簡直就像是天意的主宰,無所不能。皇宇表情凝重,全力出手,時而用刀,時而施展武道,戰意在不斷攀升著。此刻皇宇的身影無比高大,身體擠滿星空,可摘星拿月,可以風雨雷電四神靈硬撼。蒼家老祖宗心中震驚無比,皇宇才僅僅踏天二步的修為,竟然就能夠與他勢均力敵,若是讓其達到踏天三步,那還得了?“此人絕不能留,連他的弟子也不能留,必須將他們全部除去。”蒼家老祖宗心中暗暗想道。他是真的很忌憚皇宇,也很忌憚易千行,這對師徒乃是他的不世大敵,必須盡早斬殺。

殺!”蒼家老祖暴喝,施展出可怕的殺招。出乎他意料的是,皇宇竟是沒有避開,乃至於沒有進行抵擋,生生承受了他這一記殺招。就在他以為皇宇死定了的死後,皇宇的刀卻是一下子貫穿了他的身體。不過其反應極快,立刻便是倒退,以強橫的力量逼出皇宇那霸道的刀意。饒是如此,其仍舊遭受了重創,本命法則都險些被毀掉。而反觀皇宇這邊,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氣息仍舊強橫,似乎並未受到什麽傷害。“你怎麽會……”蒼家老祖宗眼中滿是驚疑之色。他很清楚自己剛才所用殺招的威力,正麵擊中的情況下,就算皇宇能夠不死,也必然遭受難以想象的重創。可為什麽皇宇一點事兒都沒有?傷勢痊愈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如此情況,隻有一種解釋。“你修成了不死之身?”蒼家老祖沉聲道。皇宇淡淡一笑,道:“不錯,我的確是修成了不死之身,還得多謝你的九葉不死草。”“九葉不死草是被你奪去了?”蒼家老祖宗大怒。噗,這一怒,其不禁有些急火攻心,當即噴出一大口鮮血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九葉不死草竟會落入仇敵之手,沒有比這更加令他抓狂的事情了。

不錯,是我,我知道你這老家夥難對付,不用點非常手段,根本就殺不了你,不死之身就是我最大的倚仗,現在你已經身受重傷,我看你還能撐多久?受死吧!”皇宇眼神變得淩厲無比,絲毫不給蒼家老祖宗喘息的機會。現在正是大好的機會,他要一鼓作氣,絕不能讓其有任何翻盤的機會。眼見皇宇再度展開攻擊,蒼家老祖宗心驚不已,身形連連倒退。與此同時,他對著蒼家所在的位置用力一抓。兩道身影頓時從蒼家內飛出,直接撞擊向皇宇。皇宇的刀本已斬出,可在看清楚飛過來的兩人的模樣後,他立刻將刀收了回來。而趁此機會,蒼家老祖宗毫不遲疑地想要遁走。可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周圍星空竟是凝固了,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沒辦法破開。“老家夥,早就防著你呢,想跑?沒門兒!”易千行的聲音響起,卻是他在暗中做了一些布置。就在蒼家老祖宗遲疑的一瞬間,皇宇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毫無花俏的一拳轟擊在其胸口之上。“你……”蒼家老祖宗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不甘之色。下一刻,其身體爆碎開來,法則崩潰,元神亦是崩潰了。

僅此一拳,蒼家老祖宗落得個形神俱滅的下場。皇宇表情平靜,淡淡的看著化為血霧的蒼家老祖宗,他終於是為自己的妻女報仇了。下一刻,他取出了一杆漆黑的魔槍,正是噬魂魔槍,開始吞噬蒼家老祖宗殘留的血氣、元神破碎以及殘缺的法則。這是陽裕事先拜托他的事情,怎麽說蒼家老祖宗也是聖帝中最頂級的存在,不能白白浪費了。“老祖宗!”驚雷劍帝和鬼麵刀帝均是發出驚呼聲。與此同時,在蒼家內的一眾聖者亦是發出驚呼聲,他們最最強大的老祖宗死了,簡直就像是天塌了一般。“別叫了,你們這位老祖宗陰險毒辣,為了自保,連自己的子孫後代都可以犧牲,你們好好看看,他最後可是拿霸斧聖帝和丹靈聖帝做擋箭牌的,他根本就沒將你們當成是親人,這樣的老祖宗要來有什麽用?”易千行滿是鄙夷的說道。聽到這話,驚雷劍帝和鬼麵刀帝的臉色均是一變。易千行所說的乃是實情,剛才霸斧聖帝和丹靈聖帝的確是被扔出去做擋箭牌了,這手段無疑是太過狠辣,若非皇宇及時收手,隻怕霸斧聖帝和丹靈聖帝現在已經死了。

而當他們看到霸斧聖帝和丹靈聖帝渾身是血的時候,他們的心中就更加的憤怒,自家老祖宗實在是太狠毒,竟然將家族中的兩位聖帝強者折磨成這般模樣,當真是沒將他們當人看,隨時都可以犧牲掉他們。再聯想到他們這些年的所見所聞,心中就更加的冰冷。不由得,他們冷靜了下來。這種不顧他們死活的老祖宗不要也罷,沒有了這位霸道狠毒的老祖宗在,或許蒼家會變得更好,最起碼他們以後都可以自在點,不用再活得戰戰兢兢。隻是很快他們又露出了擔憂之色,怕皇宇在擊殺了老祖宗後,還會對他們出手。哪知道易千行走到他們的身邊,笑著拍了拍他們的肩膀,道:“放心,我師尊恩怨分明,報仇的對象隻有蒼炎君,並不會禍及其他人。”聽到這話,驚雷劍帝和鬼麵刀帝不由鬆了一口氣,如果皇宇和易千行真要發飆的話,說不得蒼家今天就得除名了。這時候,皇宇已經從星空中閃掠而回,順便帶上了遍體鱗傷的霸斧聖帝和丹靈聖帝。他當然不會傷害這二人,畢竟他們可都是陽裕的師尊,對陽裕十分照顧。如果他剛才擊殺了這二人,隻怕陽裕都不會原諒他吧!

以他的手段,很輕鬆的解開了二人身上的封禁。“千行,我們走吧!”皇宇平淡的開口說道。“師尊,我們去哪兒?繼續去找赤妖邪帝算賬嗎?”易千行興致勃勃道。皇宇搖了搖頭,道:“不,邪王殿那老家夥已經突破至天尊境,有他在,我們殺不了赤妖邪帝,先回去閉關靜修吧,最起碼等為師達到踏天三步巔峰,再去找赤妖邪帝算賬,已經等了這麽多年,也不差這點時間了。”“嗯,我也得好好修煉了,爭取早些跟上師尊你的步伐,頹廢了這麽多年,該拚搏一下了。”易千行點頭道。說話間,二人憑空消失無蹤,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很顯然,他們在空間之道上均是達到了無法想象的高度,即便還沒有掌握完整的空間之道,卻也是差不了多少了。當然了,在走之前,易千行已經給陽裕傳訊了,讓他有時間可以去武聖殿找他們,在沒有去找赤妖邪帝報仇之前,他們應該都會在武聖殿中閉關潛修。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