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一群殺馬特小弟都昂著頭,挺著胸,一副吊炸天的模樣

來源:羨慕娛樂 2018-11-18 14:27:20

吐了一口煙,煙頭往地上一扔,伸腳重重的碾熄,夾克男抬頭看向對麵領頭的男子,“陳三,你不守規矩,來我的地盤鬧事,還打傷我的兄弟,自己說吧,今天這事怎麽解決?” 另一頭,如果蘇航在這兒的話,肯定能認得出來,正是陳三為首的殺馬特一夥,看著架勢,是有架要打。 “嗬嗬,大頭彪,你還真會惡人先告狀。”陳三聽了,嘚瑟的抖了抖腿,手裏的棒球棍往對麵那夾克男指了指,“你也不去打聽大廳,誰不知道二仙橋這幾條街是我蛋哥罩的,你特麽跑這兒來跟我搶地盤,還敢說我鬧事,玩兒呢?” “你打傷了我的人!”夾克男聞言,臉色陰沉,聲音陡然增加了好幾個分貝,兩隻眼睛死死的瞪著陳三,凶相畢露。 陳三卻並沒有半點害怕的意思,反而是一陣冷笑,“打了又怎麽?我特麽還嫌打輕了,你要是不服氣,可以打回去啊?” 後麵一群殺碼特小弟都昂著頭,挺著胸,一副吊炸天的模樣。 夾克男眉頭一蹙,“陳三,你說這話,是談不攏了?”

陳三笑了,“不是談不攏,是老子壓根就沒想過跟你談,識相的趕緊帶著你手下這些臭蟲滾,別讓老子再看見你,否則的話,見一次打一次。” “草。”夾克男往地上吐了口口水,“陳三,別給你臉不要臉,老子要是想跟你玩,隻怕會玩兒死你。” “好啊,來玩兒死老子啊!” 陳三一副地痞樣,手裏棒球棍揮了揮,看模樣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夾克男幹一架,夾克男隻帶了十幾個人,而他帶來的殺馬特可是有差不多三十個人,陳三有絕對的信心這一架能把夾克男給打殘了。 夾克男聽了,往陳三身後看了看。對方隊伍雄壯。夾克男明顯還是有點忌憚。 “少特麽得意,有本事和我單獨來一架麽?”夾克男對著陳三挑釁道,在人數上不占優勢,夾克男也知道這場架要是打起來恐怕會吃虧。不如和陳三單打獨鬥。 而且,以夾克男對陳三的了解。這貨好麵子,經不起激將,肯定會中招的。 “來就來。誰怕誰。” 陳三果然是經不起激將,夾克男一開口。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當著這麽多小弟的麵,當然得拿出點大哥的風範。

從小就好勇鬥狠出了名。加上天生力大,在打架這方麵。陳三還真沒怕過誰,直接提著棒球棍站了出來。 夾克男也站了出來,兩方的小弟都大聲的歡呼。繼而引發一場罵戰。 “大頭彪,看老子今天把你打成豬頭彪。” “老子今天把蛋給你打爆。” 在小弟的起哄中,陳三和夾克男互訪了一句狠話,一個拿起棒球棍,一個拿起鐵棒,大戰一觸即發。 “住手!” 眼看戰鬥即將打響,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來。 兩人下意識的循聲看去,隻見步行街的盡頭,一個黑影如同鬼魅一般閃現,上百米的距離,隻片刻就來到了他們的近前。 兩撥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神秘人給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見到鬼了,陳三手裏的棍子都差點沒掉到地上。 “什麽人?” 夾克男哆嗦了一下,速度這麽快,確認是人? 仔細一看,路燈下,這人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算不上高大,穿著一身金屬色的外甲,長長的披風在夜風中飛揚,看上去相當的威風。 頭臉也是金屬色的,似乎是帶著一個麵具還是什麽的,手裏拿著一個類似十字架一樣的東西,走起路來發出吭哧吭哧的金屬聲,總之,大半夜看到這麽一個人,很妖異。 這時候,陳三是有點肝兒顫的,他知道這世界上有一類人,就像蘇航一樣的那類存在,非常的強大,隨手就能碾死他,剛剛這人的速度那麽快,完全已經超過了常人的範疇,如果不是鬼的話,那就一定是那種傳說中的強者了。

“你們在打架?” 渾厚的男聲傳來,聽上去很有磁性,讓人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但是,那張嘴巴卻是始終都沒有動過。 應該是戴了一個頭套,一個金屬的頭套! 隻是,這身行頭,怎麽會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呢?陳三仔細的想了想,卻始終沒想起來在哪兒見過。 聽到怪人的問話,陳三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你,你是什麽人?” “第一,絕對不義氣用事!” 怪人突然擺了個造型,對著陳三等人豎起了一根手指頭。 “第二,絕對不漏判任何一件壞事!” 又是一個造型,又豎起了一根手指頭。 “第三,絕對裁判的公正漂亮! 怪人往前走了一步,連著幾個造型下來,差點沒把陳三等人絕倒,這人是尼瑪瘋了把? “哎呀媽呀,蜻蜓隊長?”

有幾個小弟,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這個怪人,雙手抓著下牙,不可置信的驚叫了起來。 “蜻蜓隊長?” 聽到這個名字,陳三也立馬回過神來,就說這怪人的造型,怎麽這麽熟悉,鐵甲小寶,蜻蜓隊長,兒時的回憶啊! “超級裁判機器人,蜻蜓隊長前來覲見!” 終於,那怪人拗足了造型,報上了名號,果然是蜻蜓隊長的口頭禪。 一群人都瞪著眼睛看著麵前這個怪人,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一個個下巴都快落到地上了,這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Cosplay,肯定是cosplay! “裝神弄鬼,你他嗎到底是什麽人?” 夾克男有點火大,這邊還等著打架呢,從哪個精神病院跑出來這麽一個奇葩? 那怪人聽了,卻並沒有搭理夾克男,目光掃過眾人,“這場比賽,由我來做裁判,飛翔蜻蜓,組成擂台!” 一聲低喝,怪人手中那支類似十字架的東西徑直飛上了半空,一分為四,以四方之勢,將夾克男和陳三兩方攏共五六十人都圍在了中間。 光芒連接,隻在片刻之間,一個四五十米方圓的巨大擂台便在十字街口形成。 “哎呀媽呀,真是蜻蜓隊長?” 陣陣驚呼,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飛翔蜻蜓組成的擂台,這正是記憶裏蜻蜓隊長的招牌啊! 動畫片裏的東西,怎麽跑現實裏來了?

“嗎的,什麽鬼?” 夾克男是個狠人,哪裏會相信這種無稽的事,氣勢洶洶的往外衝,揮起鐵棒,直接向著擂台砸去。 “嘭!” 一道光暈閃過,鐵棒還沒砸在擂台上,直接就被崩飛,而夾克男也同樣被崩得跌跌撞撞的倒退了老遠。 “不要妄圖逃跑,在沒有分出勝負之前,你們是無法離開蜻蜓擂台的。”怪人的聲音傳來,似乎帶著幾分蔑視。 夾克男嚇得哆嗦了一下,不敢再輕舉妄動,而其他人更是惶恐不安,這怪人究竟是什麽來頭?真的是蜻蜓隊長麽?他想幹什麽? “蜻蜓隊長跑馬燈!” 怪人低喝了一聲,一個圓形的墩子憑空出現,飛快的旋轉,一隻飛鏢從怪人手中脫手而出,紮在了那個墩子之上。 旋轉慢慢停下,怪人往墩子上看了看,立刻道,“本場比賽,拔河!三局兩勝,獲勝者,可以獲得二仙橋及附近九個街區的保護費收取權。” “啊?” 所有人都已經淩亂了,一個個都呆呆的看著麵前這個怪人,為什麽手段都和動畫片裏的蜻蜓隊長一模一樣。 唉呀媽呀,蜻蜓隊長都穿越了。 二仙橋及附近九個街區,正是陳三和夾克男大頭彪兩人的地盤,也就是說,這場比賽,賭的就是兩人手下的所有地盤。

隨著怪人的聲音落下,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一圈麻繩,直接落在了擂台中央。 大頭彪低頭看了看,臉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很快表示了抗議,“那個,青,蜻蜓隊長,為什麽是拔河啊?我們人這麽少,不公平啊!” 這尼瑪算是怎麽一回事?咱這可是要真刀真槍的幹架呢,拔河算是什麽情況? 而且,陳三那邊那麽多人,都比快比他多一倍了,這樣的拔河,有懸念麽? 怪人聽了,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抬頭看向大頭彪,“你在質疑我的遊戲規則?蜻蜓隊長製定的規則,是絕對公正的,你可以選擇馬上認輸,否則,質疑裁判的公正裁決,你將受到最殘酷的蜻蜓隊長大製裁!” “啊?不敢,不敢!” 大頭彪嚇了一跳,連忙搖頭,下意識的往後躲,雖然他不知道什麽是蜻蜓隊長大製裁,但是,聽起來好像很殘暴的樣子。 這能算得上公平公正麽?很明顯不是,但是,大頭彪已經不敢再申訴。 “拔河比賽,第一局,開始。” 怪人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口哨,直接對著擂台上眾人喊了一聲,宣布比賽開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