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撐”了!濟南智能快遞櫃被“瘋搶”,快遞小哥半夜搶塞

來源:閃電新聞 2018-11-18 14:22:57

雙十一過去一周,濟南各小區的智能快遞櫃還是被“瘋搶”。11月15日淩晨1點多,中通的快遞員小李還在往快遞櫃裏塞快件,每用一個格口,他需要支付兩毛錢。“半夜和清晨還能有空的格口,來晚了就沒了。”小李一天累計用了100多個格口,花了20多元錢。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快遞櫃可以用,因為如果自己挨家挨戶送,顯然不符合“後雙十一”期間唯快不破的法則。

使用率是平時的220%快遞櫃運營方終於賺錢了

早晨6點多,小李再次來到世紀佳園小區的快遞櫃前,他隻睡了4個小時,“還有一堆快遞等著送”。疲憊不堪的他隻希望大家快點拿走快遞,騰出空格口來。“這兩天全濟南市,甚至全國的快遞櫃都不夠用。”省快遞協會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從12日開始,幾乎所有的快遞櫃使用率都翻了一番。“從13日開始,部分快遞櫃的使用率達到了220%。”中郵速遞易山東區域的相關負責人老王告訴記者,以盛世花城小區為例,中郵速遞易8月份在小區內安裝了141個格口的快遞櫃,當時使用率是90%左右。而雙十一之後的幾天裏,一組櫃子平均每天處理300多個件。“之前從來沒有這麽高的使用率。”對於智能快遞櫃運營方來說,這兩天他們終於賺到了錢。

“當快遞櫃一天的使用率能到130—140次的時候,差不多能收支平衡。”省快遞協會這位負責人說,“快遞櫃的淡旺季就跟雙十一一樣。”以一組141個格口的快遞櫃為例,按照一個格口兩毛錢來計算,使用率達到100%,也就是141次/天,收入為28.2元,收支平衡。但平時的使用率以90%來計算,收入僅到25元/天。這意味著,除卻旺季,每組快遞櫃每天至少要賠3元左右。

物業租金一年至少五六千小企業負擔不起

“前期做智能快遞櫃市場的公司大大小小有幾十家,但慢慢的越做越少。”老王說,就是因為成本太高了,運營不起來。記者了解到,一組智能快遞櫃機器的成本在五六萬元左右,還要加上人工成本、網絡成本、電費、維修費用等等運營費用。“五六年前,智能快遞櫃剛進小區的時候,很多物業是不收費的,但後期就開始收費了。”省快遞協會上述負責人表示,一般一組櫃子每年租金五六千元,如果是在寫字樓等寸土寸金的商業中心區,光租金就高達萬元。“所以小企業根本負擔不起來。”

目前在濟南市場較大的智能快遞櫃品牌有豐巢、中郵速遞易、日日順等。其中豐巢由順豐控股,中郵速遞易的控股方則包含中國郵政、阿裏等企業,而日日順則隸屬於海爾集團旗下。可以說,這幾個智能快遞櫃品牌的背後均有強大的資本支撐。眾多資本布局快遞櫃市場,顯然是看到了其巨大的發展前景。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快遞櫃數量大約為20萬個,預計到2020年,快遞入櫃率有望達20%,對應快遞櫃格口需求約為7600萬個,市場需求及潛力仍然巨大。

“到目前為止,智能快遞櫃的盈利模式還不是太明確,盈利方式太單一。”老王表示,盡管這個市場很大,蛋糕也很誘人,“有的社區裝上一兩組櫃子根本不夠用,市場太大了。”但櫃子進入小區之後如何盈利,進入市場後怎麽賺到錢,如何維持企業的良性運轉,仍然是行業的痛點。

企業兩年半安放819組快件箱政府補貼100萬

“現在快遞櫃是雙向收費,快遞員每用一個格口,根據格口大小,收兩毛錢到四毛錢不等。”老王說,用戶存件24小時內免費,超過24小時收1元錢。“收費並不是單單從盈利方麵考慮的,更多的是提高快遞櫃使用率。如果沒有時間限製,業主不取走快遞,其他人就使用不了。”

目前,老王所在的中郵速遞易在濟南區域內已經鋪設了1500多組設備,“我們在濟南本地應該是最大的了。”但老王仍在訴苦,“平時是賠錢的,盈利模式太單一。”記者了解到,除卻對快遞員、用戶雙向收費這一盈利方式,不少快遞櫃也在探索靠箱體廣告掙錢。在通聯花園小區,記者發現豐巢快遞櫃上印著某房地產廣告。

“在濟南新增智能快遞櫃,政府也有補貼。”省快遞協會這位負責人透露。濟南對從事智能快件箱布放運營且新增智能快件箱達到300組(含)以上的物流企業,按照2000元/組的標準給予補助,每個企業最高補助額不超過100萬元。就在雙十一前三天,11月8日,市商務局發布的通告指出,山東順豐速運有限公司豐巢智能快件箱項目在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布放運營且新增智能快件箱數量為819組,均已實際完成投放並驗收合格。企業申請補貼100萬元,符合規定。

傳統信報箱改成智能信包箱北京、杭州已先行先試

單靠政府補貼和雙向收費,顯然不是長遠發展之計,而連年上漲的物業租金更是讓快遞櫃企業身上的包袱越來越重。“其實國內已經有城市試用智能信包箱了。”省快遞協會這位負責人表示,今年8月份,中郵速易遞就在北京布局落地了智能信包箱,將傳統的信報箱和智能快遞櫃結合,探索成為社區的公共設施。

智能信包箱是一種既可投取信函、報刊,又可投取包裹的自助設備,它整合了傳統的住宅信報箱和近年新興的智能快件箱的全部功能,建成後,用戶不再需要快遞員進戶投遞,個人隱私和人身安全也得到更好的保護。目前已在北京、杭州的部分小區試運行,但尚未普及。

對此,有業內人士提出,由於國家郵政局現行政策沒有統一規範標準,智能信包箱的建設主體不明確,建設資金來源不明確,且實際運營尚存在監管等方麵缺陷,因此,智能信包箱固然是末端“最後一公裏”的發展方向,但具體執行還有待政策落地。

●提個醒

“快遞給你放快遞櫃了”這個電話不打可不行

雙十一最忙的是快遞小哥,這事兒大家都知道,但“最後一公裏”的服務不應因為繁忙而打折扣。不少市民反映,自從有了智能快遞櫃,有的快遞小哥事先連個電話都不打,直接就把快件放快遞櫃了。“問題是我在家裏呢,快遞櫃距離我家那棟樓還挺遠,又沒空過去拿。”家住泉景天沅的董女士這兩天很不滿,因為頻繁地去快遞櫃取快遞,已經影響了她接送孩子。

今年5月1日起執行的《快遞暫行條例》中明確規定,快遞小哥有義務將貨物送到收件人指定的地點,當麵驗收。如果快遞小哥想放在代收點或快遞櫃,要先征得收件人的同意,未經收件人同意將快件放入快遞櫃和代收點,屬違規行為。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