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離異男的無奈:我是好男人,沒有出軌,卻不得不離婚

來源:東南萌 2018-11-18 12:18:29

文/東南萌

01

馬浩東一把扯掉了妻子的被子,狠狠踹了幾腳床沿,摔門而出。妻子李玲怒目而視,盯著一瞬間消失的馬浩東,甩手把手裏的手機扔了出去。

咣當一聲,手機狠狠咋在酒店的木門上,屏幕頓時碎的四分五裂。屏幕裏映出的畫麵是風靡大眾的一款手遊,消消樂。

馬浩東和李玲兩人異地分居兩年多。好不容易,兩人請假才見麵,卻不想發生了不愉快。不僅是不愉快,甚至兩人還差點動了手。

彈彈背包上的泥,馬浩東坐在公交站台的座椅上,神情木然。想著他和李玲兩個人的過往,轉而又想起這兩年來李玲的轉變,眼睛一酸,眼淚悄然劃過臉龐。

秋日的風有些涼。風一吹,馬浩東才發覺自己哭了。稍稍側身,他拭去了不經意掉落的淚。男兒有淚不輕彈,不該這麽沒出息。

終於,等了好久,李玲也沒有打來電話,甚至短信,微信也沒有。馬浩東的思緒逐漸平靜下來,他顫抖的手指一遍一遍地劃拉手機。許久之後,他打開和李玲的微信聊天窗口,敲下了幾個字:我們離婚吧。

02

他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主動提離婚。和李玲結婚的當天,他對李玲說,我馬浩東這輩子就一個女人,那就是你李玲,一輩子我都會對你好,永遠不會離開你。

可現在他卻狠狠打了自己臉,往日的誓言忘得一幹二淨。盯著屏幕上的幾個字,馬浩東的淚再次不爭氣地湧了出來。撲簌簌,熱淚滴在手機屏幕上,淚光中他哭得像個傻逼。

今年剛剛40,不惑的年紀,有兒有女,現在竟然離婚的想法,而且想法竟然是那麽的強烈。

難道非要走上這條不歸路嗎?這個家就這麽沒了?他們的孩子以後怎麽辦?他又該怎麽和兩邊的老人交代?

“馬浩東!你就不是個男人!你看看你,四十歲的人了,要什麽沒什麽!人家都怎麽混的,你又怎麽混的!”

“今年要還賣不起房子,咱就離婚!這種窮日子我受夠了!看人家老爺們一個個買房買車,把媳婦打扮的花枝招展,你心裏難道就不愧疚嗎?”

“我看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爛泥扶不上牆!廢物!”

李玲的話此時卻一遍一遍在耳邊想起,每一個字,就像是一顆小型的炸彈,炸的馬浩東五髒俱裂,體無完膚。

馬浩東的情緒再次激動起來,手抖得厲害。盯著屏幕的發送鍵,愣了五秒鍾,他的手指哆哆嗦嗦按到了上麵。

03

對於李玲的轉變,馬浩東早有預感。從前年兩人異地分居之後,每一次回來,他都能感覺到李玲隱隱的變化。

再早的時候,李玲一直都是素顏,很少化妝。她自己說,素顏美才是真的美,而事實上,她隻是想幫馬浩東分擔一些壓力,畢竟化妝品的花費不少。可自從進了售貨大樓之後,李玲再沒有一次素顏。

對於李玲在售貨大樓上班,馬浩東一開始就不同意。因為,他總覺得環境會改變一個人,李玲很可能會變成一個貪慕虛榮的虛偽女人。

但李玲卻一直堅持要去。

馬浩東從來都不幹涉李玲的決定,所以,即便是自己不同意,依舊隨了李玲的性子。於是,兩個人開始了長達兩年多的異地分居生活。

剛開始,兩個人還會談談夢想,幻想很快兩個人就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買房買車,過上幸福的生活。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人之間的話越來越少,甚至連通電話,發微信的時間都很少。

本以為兩個人很快就能結束異地分居,買新房,卻不想馬浩東父親一下臥病在床。好不容易攢下來的錢,幾天就被造光了。即便這樣,老爺子最後卻還是走了。

也就是打那以後,李玲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古怪,對馬浩東再也沒有過好臉。

似乎,他們一家的不幸,都是馬浩東一手造成的。

而這次回來,真好李玲被房東給從出租房趕了出來,她再也忍不住心中埋藏的怒火,把馬浩東罵了個狗血噴頭。於是,這才出現了開篇的情景。

04

兩人終究還是離了婚。沒有出軌,兩個人的感情也並沒有特別大的矛盾,但,終究還是離了。

婚姻,對於好似滄海一粟的貧賤夫妻,敗給的往往不是情感,而是我們無法逃避的現實生活。

或許,離婚之後也不見得就一定會幸福。或許,含淚放手也不是因為不愛了。

但我們隻是想,餘生可以少一些顛簸,苦惱和不堪,讓他/她可以過得比自己好。

《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