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投資者創紀錄連拋美股 9月中國拋美債八個月來最多 中日持倉再創新低

來源:鳳凰新聞 2018-11-17 09:42:12

原標題:海外投資者創紀錄連拋美股 9月中國拋美債八個月來最多 中日持倉再創新低

要聞 海外投資者創紀錄連拋美股 9月中國拋美債八個月來最多 中日持倉再創新低2018年11月17日 08:43:37

本文來源於“華爾街見聞”,作者為李丹。

繼8月後,9月中國的美債持倉再創去年6月以來新低;9月日本的美債持倉繼8月後又創七年來新低。9月愛爾蘭和法國減持規模最大,均超200億美元;沙特增持美債最多,持倉繼8月後再創曆史新高。

在貿易關稅規模擴大的今年9月,海外投資者繼續拋售美股美債。中日這兩大美國海外“債主”雙雙持倉創新低,而拋售力度最大的是兩個歐洲國家,沙特持倉再創新高。

美東時間11月16日周五,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今年9月中國(內地)所持美國國債規模環比減少137億美元,降至1.1514萬億美元,總規模仍位居第一,但已連續第四個月減持,繼8月之後再創去年6月以來新低。

而且華爾街見聞注意到,9月中國拋售美債的力度為今年1月以來最大,減持規模僅次於1月的167億美元,9月為今年第二個月度減持規模超過100億美元的月份。中國是9月拋售美債第三多的海外美債持有國家地區,僅次於愛爾蘭和法國。

TIC報告還顯示,9月日本持有美債規模仍僅次於中國,持倉環比減少19億美元,降至1.028萬億美元,繼8月創將近七年新低之後又創七年來新低,為連續第二個月減持。9月減持規模低於8月,8月減持56億美元,抵消了7月增持規模,6月持倉持倉創六年新低,環比減持184億美元。

另外華爾街見聞發現,在十大持美債的海外國家地區之中,9月有英國、盧森堡、開曼群島和沙特四個增持,其中沙特增持規模最大,為66億美元,而且總持倉繼8月之後再創曆史新高。金融博客Zerohedge評論稱,增持也許是希望向特朗普展示,沙特是美國多麽好的朋友。不過,華爾街見聞發現,2016年奧巴馬政府時期,沙特曾威脅,如果美國國會通過允許追究沙特政府涉嫌“9·11”恐怖襲擊事件的法案,沙特可能拋售約7500億美元所持的美國資產和債券。

雖然巴西的9月持倉環比下降,跌落8月所創曆史最高點,但總規模仍位居第三位,僅次於中國和日本。9月愛爾蘭持倉雖然和8月一樣排在第四位,但當月環比減持254億美元,減持規模在主要持美債地區中最大,抹平了前兩個月合計增持規模:156億美元。

法國9月持倉排在第16位,當月減持了207億美元,拋售力度僅次於愛爾蘭,但降幅驚人,持倉環比下降17%以上,抹平了前兩個月大多數增持規模,7月和8月法國合計增持250億美元。

此前被海外視為中國持美債離岸中介的比利時9月持倉增加104億美元,止住了兩月連跌,總規模仍居第12位。

以下TIC截圖展示了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主要國家地區每月持有美債規模,單位為10億美元。

拋美債 、清倉式拋售美股

雖然持續拋售美債,但海外投資者9月的長期美國證券淨增持了75億美元,其中機構資產接近300億美元。

也許9月TIC報告最突出的一點是,9月海外投資者拋售美股169.8億美元,為連續第五個月拋售。Zerohedge指出,這一美股拋售期為史上最長。海外官方和私人持有者過去五個月合計拋售美國證券1020億美元,拋售規模也創新高。

Zerohedge評論稱,特朗普告訴世界,他不需要全世界支持美國的赤字、推升美股。世界也如他所願,積極清倉美國證券。

9月中國外儲下降 體現穩匯率方向

路透報道認為,中國的美債持倉創新低源於穩定人民幣匯率的行動。其提到,9月中國外儲同樣下降。

上月中國央行公布數據顯示,9月中國外儲環比減少227億美元,連續兩個月下滑,降至去年7月以來最低水平。

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在9月外儲數據公布後表示,9月美元指數與8月末基本持平,主要非美元貨幣匯率有漲有跌,主要國家債券價格小幅下跌。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動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小幅下降。

而華爾街見聞曾提到,9月美元指數走強曾對人民幣有過短線的明顯影響:受美聯儲9月加息推動,自9月26日起,美元指數連續5日走強,再次站上95關口。離岸人民幣兌美元10月2日一度跌破6.9關口,短線急跌150點,跌至六周低點6.9011。

前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本月撰文指出,貿易摩擦迄今為止對人民幣匯率的心理衝擊大於實質衝擊。從美國當地時間3月22日公布“301調查報告”到10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下跌了6343個基點,其中收盤價相對於當日中間價偏弱累計貢獻了貶值4145個基點,後者占到總跌幅的65%。

管濤認為,不論市場還是政府,都應該克服靜態的單邊、線性思維,以為情況一好就會永遠好下去、一壞就會永遠壞下去,而應該樹立動態的、發展演變的觀點。從政府來講,應該在情景分析、壓力測試的基礎上做好應對預案。穩預期對於穩匯率或者穩匯市非常重要。而穩預期不但要靠市場溝通,也要靠市場操作。當前形勢下沒有無痛的匯率政策選擇,無論匯率動與不動,均有利有弊。政府應盡早確定政策目標,確定以後就不要輕易搖擺,所采取的政策手段與工具同政策目標保持一致。“8.11”匯改以來的實踐表明,可信度和公信力是匯率政策和改革成功的關鍵。

(編輯:文文)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