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雲紅顏禍水,誰問禍水溺紅顏,石崇寵綠珠,為何還會墜樓而亡?

來源:珍惜的部分 2018-11-14 17:17:49

話說晉武帝在取代曹魏、攻滅東吳後,先後將曹魏東吳宮中的美女靚妃盡數收後宮,又不斷補充新人,後宮宮女多達上萬人,以致令他天天不知歸宿何處,更以羊車代選。他的叔叔平原王司馬王搜剝來的財物,多得無處保管,便露天主放在庭院中,一任風雨飄零腐爛。而且姬妾成群,日夜宣淫,讓他禍害死的文人,在屍腐前一律不入葬,仍供他奸屍宣淫。太尉何曾日食萬錢而仍覺無處下筷,其子則日食二萬。駙馬爺王濟則用人奶喂豬殺了吃肉,其鮮美之味連晉武帝食後都不知為何物之肉。他家錢多得無處放,便買地挖溝裝錢,時人稱為“金勾”。錢如此之多,仍不知足。隻要有錢便可“無德而尊,無勢而熱”,而到了“當塗之士,愛我家兄(錢)。執我之手,抱我始終。”不知道是病態的社會造就了病態的人,還是病態的權貴造就了病態的社會。哪個朝代也許沒有如這個時代如此腐敗的。而這位富可敵國的石崇天生愛財,怎肯落後呢?最著名的是“石崇鬥富”與“行酒殺美”。

大官僚王愷家用麥芽糖刷鍋,石崇便用蠟燭當柴燒;王愷用紫絲碧綾圍成四十裏圍牆,石崇便用錦布圍出五十裏;王愷用紅石粉塗牆,石祟便用花椒和泥;王愷把晉武帝賜給他的枝權扶疏二尺多高的珊瑚樹拿出來向石崇顯巴,石崇竟然一鐵如意把它擊得粉碎,接著拿出來許多三、四尺高的珊瑚樹讓他隨意挑選作為賠償;王愷請客人吃飯,命歌伎吹笛,稍有誤便令人打死而聲色不變;石崇聽說後便請丞相王導與大將軍王敦飲宴,令美女勸酒。如有一杯不幹,便殺一美女。王導為此喝得爛醉,而王敦卻毫不在乎,就是不喝。三次不喝,石崇便連殺三名美女。王導勸王敦喝酒救人,可是王敦卻說:“ 他願意殺人,與我有什麽關係呢?”這位王敦後來終不得好死,因謀叛未遂而被滅門。正所銷“禍福無門,唯人自招”。石崇怎麽會有好下場呢?這幫西晉的衣冠禽獸怎麽會有好下場呢?到了後來自家的“八王之亂”,外族的“五胡亂華”攻陷京師後,無論皇室宗親、王公大臣,幾乎全如同殺雞屠羊般被消滅得幹幹淨淨,少有幸免者,這也是一種製度報應。

石崇為什麽敢如此地肆意妄為,草菅人命呢?因為他有賈皇後為靠山。但這賈皇後的靠山一倒,他也就大禍臨頭了。石崇造的金穀園成了他的遊樂場,凡是款待文人士子、百官大僚,都在此處進行。一次,司馬懿的第九個兒子趙王司馬倫帶著他的寵臣奸小孫秀,也聞名來造訪。這位孫秀偶然看到了綠珠,便日夜不忘,但此時他也不敢得罪石崇。偏偏那位賈皇後瘋狂到把晉惠帝的兒子也是太子殺掉了,久有奪位之心的司馬倫便乘機起兵殺了賈後,並開始清洗賈後的親黨,這石崇自然在黑名單之內。孫秀見有機可乘,便派人登門指名索要綠珠。石崇叫出二百姬妾任他挑選,但來人卻說孫秀隻要綠珠。石崇自知大禍必臨頭,也不在意這牛刀小試了,所以斷然回絕了孫秀的走狗。

沒過多久,那位獐頭鼠目、五短三粗的孫秀便親自率兵來圍園,傳趙王倫命令收捕石崇全族之人。石崇正在綠珠樓上與綠珠同憂之際,聞得聲言,便看著綠珠說道:“我今 為你獲罪!”綠珠則流淚說道:“願效死於君前。”石崇想阻止都來不及,綠珠話音剛落便已反身自投樓下,三魂渺渺飄回合浦之鄉九泉之下了。隻是那個利令智昏的官盜石崇到死都不知禍從何來,反說他為了綠珠而得禍,這話正應從綠珠口中說出才合情理。設若石崇能正道行事,以正人立世,而為綠珠終身之托,那麽綠珠何至墜樓而亡?庾信等幾位大文人曾不痛不癢無關緊要地寫了幾首感懷詩,真的很沒味道。筆者不吝筆拙也寫一首小詩,於一千八百年之後為綠珠鳴一不平:都雲紅顏是禍水,誰問禍水溺紅顏?

綠珠去世後,從她故鄉流過的派水會合容州江,被命名為綠珠江,以紀念綠珠。她的故鄉雙角山下的小村旁有一井,鄉人把它命名為綠珠井。老人們說喝此井水者生女多美豔。後來人們用巨石把這口井蓋上了。意思是寧可生一個醜女,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落得如綠珠般的命運。爾後此村凡生有美女者則體貌多有缺憾。這些傳說就如昭君村一樣,歸州的昭君村古代有一個風俗:凡生女者,都要割破麵皮或用香火頭燒灼,留下兒處癜痕,免得誤入官家。

司馬倫政變後,廢了惠帝,自立為帝。但綠珠死後不出十天,被三王合兵打敗的司馬倫被囚於金墉城中,孫秀則被左衛將軍趙泉斬首於中書省衙門,被軍士趙駿剖心而食。而趙王倫在金墉城中羞愧難當,也喝了金屑酒而亡。死前還用布遮上了自己的臉說道“孫秀誤我”,殊不知人之所敗多自誤而何誤於人?而世人多不解此理,所以在這個世上便總有那種令人不屑的敗亡之人、敗亡之事發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