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第一個敢對我說出這話的人,你的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來源:不會感到孤單 2018-11-14 10:28:15

朱清說著臉上透出一抹怎麽也掩蓋不住的殺意來:“我已經跟四海幫的人商量好了,我們跟四海幫結盟,反正你們現在已經受了重傷,實力大損,就算是回到魔龍族也幫不上什麽忙,所以就替我到狼城,給虎狼幫的人送個信!”龍傲天若有所思道:“朱清前輩,是想讓我們到狼城去搬救兵?”“不!”朱清說著擺了擺手道:“你去告訴四海幫的幫主雄四海,就說為了對付我們魔龍族,虎狼幫的人已經傾巢而出,那雄四海是個雄才大略的人物,他知道怎麽辦的。”“我明白了!”龍傲天聽到朱清的話,猛的點頭,這時候他要是再不明白朱清話裏的意思就真的是傻子了,四海幫跟虎狼幫本來就不太對付,如果四海幫知道虎狼幫傾巢而出的話,四海幫的人肯定會傾盡所有的力量,將虎狼幫在狼城所有人的勢力斬盡殺絕!再也沒了任何的退路!想到這裏,知道事情緊迫的龍傲天三人也不在停留,每人服用了一顆朱清給他們的聖丹藥之後,直接飛身而去。

而看著自己背後背著的早已經沒了氣息的林千月,一股濃重的不能再弄的殺意忽然從朱清的身體之內蔓延出來,到了後麵越來越濃重,然後再也控製不住,身體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魔龍族所在的方向急速飛去。隨著距離魔龍族越來越近,殺伐聲也越來越大,朱清在半空中的身體忽然落了下來,倒也不急著去救爺爺了,身後背著的邪月尖槍一下抓在手中,往前一挑就把一個五行族的人生生給挑死。砰……眨眼的功夫朱清大手一拍,又把一個五行族的人生生給挑死,而本來處於劣勢的魔龍族在朱清的加入之後,直接將局勢翻轉,而那些本來被五行族壓著打的魔龍族的弟子,在看到朱清出現時,突然全都迸發出昂揚的鬥誌來。“朱清前輩,是朱清前輩來了!”“朱清前輩來救我們了,咱們打起精神了,我們魔龍族的人是不會那麽輕易認輸的!”“殺殺殺!”“殺殺殺!”……隨後那震天的喊殺聲傳來,不知道振奮了多少人的精神,然後在朱清的帶領之下,魔龍族跟五行族的戰鬥竟然變成了單方麵的屠殺。

朱清剛一出現,就站在了戰鬥的最前端,每一次出手不是把五行族的人給打死就是打的殘廢。當然打殘廢的人也沒那麽幸運,因為在朱清的身後跟著的全是補刀的人。就這樣從山腳一直殺到山頂,朱清身上沾滿了鮮血不說,地麵之上從各處流出來的鮮血,也慢慢匯聚起來形成了河流。而此時遠遠看去,朱清就像是九天之上下來的戰神,權威根本不容許任何人挑戰,到了最後五行族還有虎狼幫的人全都被嚇破了膽,看到朱清別說戰鬥了,連屎尿都被嚇了出來,遠遠的看到影子,撒腿就跑。而五行族還有虎狼幫的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戰鬥,見門下弟子傷亡慘重,直接派出了三個半帝級別的高手前來阻攔。“小子,你到底是什麽人?竟然殺了我們五行族這麽多的高手,簡直就是找死……”一個半帝強者,擋在朱清身前,忍不住嗬斥道。“真是聒噪!”朱清根本不廢話,三塊三生殺神碑一次性全都拋出,那半帝強者感受到三生殺神碑上麵傳來的磅礴的氣息,身形一閃就要爆退而去,隻是這一切全都晚了!

砰……朱清沒有給那半帝強者任何逃離的機會,一下就把那人的身體洞穿,腦袋一偏,那半帝強者直接就沒了氣息!嘩……一招直接轟殺一個半帝強者,就算是大帝強者都未必做得到!朱清這一招震撼了所有人,不光是魔龍族的人,就算是五行族的熱心裏也忍不住打怵,這人到底是什麽人,竟然強悍到這種地步?半帝強者一招之內挑殺另外一個半帝強者,這麽變態的人簡直為所未聞!“你們兩個還不給我滾開!”一槍挑殺一個半帝強者,朱清沒有任何停留,雙目瞪著那兩名半帝強者的同時,嘴裏忍不住發出一聲爆喝!“我……”“艸,一個半帝強者了不起啊,老子也是五行族的天才,咱們今天就拚一下!”一個強者身體不停顫抖的同時,另外一個五行族的半帝強者,再也無法忍受朱清的羞辱,一聲大喝,直接衝著朱清轟殺而去。“半帝強者又能怎樣,天才又能怎樣?你們這樣的天才在我麵前都是狗屎,螻蟻一般的東西!”朱清說著看也不看,天葬之棺直接拋出,把那半帝強者直接鎮壓!

開什麽玩笑的,當初自己這手上的天葬之棺都能把敖絕山那樣的大帝強者直接給鎮壓,更何況區區一個半帝強者,竟然還敢挑釁自己,簡直就是不知死活。朱清說著也不管那半帝強者在天葬之棺裏麵發出的陣陣慘叫,身體之內一股能量注入到天葬之棺上麵,慘叫聲戛然而止,一枚滴溜溜的丹藥飛到朱清手中。“給你!”朱清看也沒看,將丹藥直接遞給他身後的一名魔龍族的弟子,那弟子大聲道謝的同時,另外一個虎狼幫的半帝強者直接嚇傻掉了。一招之內殺死一個半帝強者,還煉化成丹藥,這是什麽手段?通天的手段!想到這裏心中再也沒有任何戰意,猛的一個轉身就要飛走。這人已經不是人了,是神!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沒必要在這裏送死。“想要就這麽走了,分明就是不把我朱清放在眼裏!”說著朱清的身體動也沒動,一直大手直接朝那半帝強者抓了過去。“小子你真是找死!”

砰……說著又是一隻大手伸出,直接跟朱清的大手撞擊在一起,巨大的能量不懂以撞擊的地方嗎蔓延傳播開來,朱清的身體卻是動也沒動,而那突然出現的大帝高手竟然硬生生的被朱清震退了出去!一招之內,高下立判!“你以為我朱清想要殺人,你就能阻擋的了嗎?”朱清說著,兩隻大手忽然間就抓了出去,十道光芒從手中一下爆射而出,其中九道將那大帝強者纏住的同時,一道直接向那半帝強者擊殺而去。“不好!”那大帝想著大叫一聲,想要騰出力量去救半帝強者,而看著這一幕朱清忽然一聲冷笑,然後三生殺神碑直接朝大帝強者轟殺而去。砰砰砰……三道無比強悍的力量,轟擊在那大帝強者身上,一下把他給震的吐血,隨後朱清再也不管那三七二十,手臂突然間幻化,居然變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龍爪,然後朝著那半帝強者狠狠抓下。砰……隻聽一聲爆響,無盡的血霧一下蔓延開來,那半帝強者也被朱清一下抓死,這一次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當著一個大帝強者的麵,竟然生生抓死了有一個半帝強者。

更重要的是那個殺人的還是半帝強者!恥辱,對於那個大帝強者來說,這是一輩子都洗刷不掉的恥辱。“啊啊啊……”那大帝強者嘴中忽然發出一陣不甘的巨大的怒吼之聲:“小子,成功的激怒了我,老子要殺了你!”“哼,廢話真多,就衝你這一句話,那我就先殺了你!”朱清一臉肅然,在他心裏什麽都不重要了,他隻要殺戮,隻要敢擋他的人,都得死!大帝強者不怒返笑:“好好,你是第一個敢對我說出這話的人,所以你的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大帝之下皆為螻蟻,這句話可不是開玩笑的!”“哈哈……螻蟻?我殺過的大帝強者多了去了,現在還不是活的好好的?再說了我誅殺的那些大帝強者可比你強大多了,敖絕山、敖天下那個不比你強個十倍八倍的?”朱清一臉冷笑。“什麽你殺了敖天下,敖絕山?”那大帝強者感覺自己快瘋了,敖天下、敖絕山是什麽人?那可是自己這輩子都無法超越的人,就算他們兩個的實力停留在現在的程度不動,自己窮盡這一生都不會是他的對手?這小子居然說他殺了敖絕山、敖天下,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想到這裏忍不住嘲諷:“小子,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自己的舌頭?”“五龍天,你快快退下,剛才我推算了一下,那敖天下、敖絕山確實已經死了,你不是這小娃娃的對手!”說著一尊更為強大的存在出現,那人剛一出現,魔龍族的弟子全都忍不住後退而去,而那五龍天更是震驚道:“太上趙老大人,你是說敖天下跟敖絕山真的死了,還是被這小子給殺死的?”“你又是哪家的老狗?”沒等兩人說完,朱清又是一聲爆喝,從這人的稱呼看應該是五行族有頭有臉的人物了,也就是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之一,殺了他也算是給林千月報仇了。“哈哈哈,老狗?好狂妄的小子。”那五行族長老聽到朱清的話,不僅沒怒,反而大笑起來:“你去問問你爺爺朱炎血,看看他敢不敢這麽稱呼我?”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