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活了這麽久了,還是這麽喜歡說廢話,有本事來殺小爺啊!

來源:現實中的對話 2018-11-13 15:38:07

龍傲天一拍腦袋這才想起自己到後山來的目的:“魔龍族長老團那邊已經壓不住了,敖家的人到了我們龍家了,讓我們讓我們……”龍傲天說著聲音有些結巴,龍遠山心中生出幾分怒氣道:“讓我們幹什麽!”當年龍家不少高手被敖家斬殺,龍家想要討個說法,都被魔龍族長老團鎮壓了下去,現在敖家隻是死了幾個人,他們就坐視不管了。“他們……他們說讓我們把殺人凶手朱大哥交出去。”龍傲天說著臉上也浮現出一抹怒意來,朱清在後山足足躺了三天,現在才蘇醒過來,怎麽可能是殺了敖宏的凶手。“簡直是荒謬。”龍遠山臉上青筋暴漲,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我就不把人交出去,看他們能把我怎樣,反正敖宏已經死了,大不了我們跟敖家格魚死破,至於這魔龍族不呆也罷。”“龍兄你別激動。”朱炎血不想看著龍家血流滿地,家破人亡:“我帶著清兒離開魔龍族就是,到時候敖家找不到人,這事自然也就過去了。”“朱兄你糊塗啊。”

龍遠山這才稍稍鎮定了一點:“如果你們現在走了,就是默認了你們是殺害敖宏的凶手,那就更說不清了,魔龍族是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到時候諾達的界域再也不會有你們祖孫兩個的容身之處。”龍傲天點頭道:“朱爺爺、朱大哥,我們族長說的對,你們現在不能走。”“爺爺,那咱們就留下,反正敖宏已經死了,想必敖家也沒什麽高手了,我就看看他們能把我們怎麽樣。”朱清說著忽然踏出一步,朱炎血無奈點了點頭:“眼下也隻能如此了,希望魔龍族長老團的長老,都是明辨是非的人。”“哼,好狂妄的小子,就算我們敖家沒有高手,殺你也如屠狗一般!”聲音落下,一聲爆喝從遙遠的天際傳來,隨後隻聽咻的一聲,一道身影一極快的速度出現,四人還沒回過神來,一個須發盡白的老者就已經出現在了四人麵前,身上帶著說不出的殺意。

敖……敖絕山,你……你居然還活著!”龍遠山震驚了,他本來以為敖宏是敖家第一高手,就算敖家有太上長老,實力也不會比他強到哪裏去,卻哪裏想到敖絕山竟然還活著,難怪敖家會如此的囂張。“沒想到將近千年沒露麵,這世上竟然還有人記得老夫。”敖絕山一臉倨傲,目光放在朱炎血身上:“不過我今天可不是來跟你們聊天的,殺死敖宏的是這小子?”說著敖絕山的目光落在朱清身上。對上敖絕山的目光,朱清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甚至隱隱感覺到隻要眼前這人隨便一動手就能把自己給拍死,比敖宏強出了不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緊緊握住了邪月長槍。“敖絕山,想要對我孫兒動手,你當我朱炎血是死的嗎?”朱炎血往前一步,擋在朱清身前。“咦?你就是當年朱家的那個小娃娃,沒想到這麽多年竟然存活下來了,不過你不是我的對手,趕緊給我滾開,我隻要殺了那小子,替敖宏報仇,你們隻要不插手,我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敖絕山霸氣的一揮手,完全沒有把朱炎血放在眼裏,大手一抓,居然從指端衍生出來五道光芒來,那五道光芒一出現就是萬般變化不停彎曲,竟然想要直接把朱清抓起。“你當我是死的嗎!”朱炎血一聲大喝,麵對實力比自己強出不少的高手,絲毫不懼,無數的長發在真氣震蕩的同時一下飄飛了起來,手中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的寒鐵打造的白色長劍,一下下朝著五道金色光芒狠狠斬下。“敖絕山,在我龍家的地盤上,還容不得你們敖家的人來撒野!”龍遠山見清醒不妙,也深知朱炎血一個人不是敖絕山的對手,要是龍家的客人在龍家後山被人給殺了,這事要是傳出去那可是天大的笑話。砰砰砰……很快三人就纏鬥在了一起,雖然敖絕山的實力比龍遠山、朱炎血強出了不少,但是兩人畢竟是刀山火海裏走出來的,能走到今天這種地步不知道精力了多少曆練,戰鬥經驗無比豐富。雖然敖絕山的實力很強,兩人與他纏鬥起來,竟然部落下風。

不過看著這一幕的朱清卻清楚地知道,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自己的爺爺跟龍遠山就要堅持不下來。“朱大哥,我們現在怎麽辦?”腳下的土地劇烈顫抖,周圍的空氣也跟著凝固了下來,龍傲天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小跑到朱清麵前。“你們龍家不是也有太上長老的嗎?再加上我爺爺還有龍伯伯,你覺得會不是那敖絕山的對手?”朱清抬頭看著場中,雖然這種級別的戰鬥自己插不上手,但是找機會狠狠陰一下那敖絕山還是可以的。“對啊,我怎麽沒想到呢。”龍傲天臉上露出一抹喜色:“我們龍家也有太上長老的,不然也不會發展延續到今天,不過這些太上長老全都在時空的深處修煉,不理世事,不過現在我們龍家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我現在就用我們龍家的秘法跟太上長老溝通,希望他們能出手,重振我們龍家當年的威風。”烏拉烏拉……龍傲天盤膝坐了下來,口中說著朱清根本聽不懂的話,不過朱清現在的心思可不在龍傲天身上,目光死死盯著半空之中,而果不出他所料的,戰鬥了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朱炎血、龍遠山兩人就已經漸漸不支了。

跟我滾開!敖絕山目光凶厲,大手一揮無盡浩瀚的力量就從體內迸發出出來,凜冽的罡風一下打在龍遠山身上。噗嗤噗嗤……龍遠山連吐鮮血,身體倒飛,臉色蒼白到了極點,目光不斷放大,顯然是被敖絕山強悍的實力震驚到了。“跟這樣的廢物交手真是丟臉,要不是為了殺那小子我才懶得跟你們動手,朱炎血,你是自己滾,還是要我送你一程?”解決掉一個對手,敖絕山輕鬆了不少,戲謔的看著朱炎血。“你怎麽這麽多廢話,有能耐就把我殺了,敖宏是你敖家的人,難道朱清就不是我的孫子嗎?”雖然吃力,但是朱炎血依舊擋在朱清前麵,沒有絲毫退讓。“冥頑不靈,看我現在就把你斬殺!”敖絕山中指對著朱炎血一指,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間爆射了出來。叮……朱炎血提劍抵擋,手中寶劍一下就被光芒打的粉碎,手中劍柄亂鬥,氣血紊亂,身體控製不住的爆退。“爺爺,我來幫你!”雖然知道自己不是敖絕山的對手,但是朱清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親的爺爺死在自己的麵前,如果真的發生了,朱清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朱清你退下。朱炎血大叫,眼中有些絕望,看來今天他們爺孫兩個真的要死在這裏了。敖絕山道:“好小子,我還以為你要當一輩子的縮頭烏龜呢,沒想到還算個男人,不過就算你再也骨氣也沒用,你注定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老家夥沒想到活了幾千年了,還是這麽喜歡說廢話,有本事來殺小爺啊!”朱清手握邪月長槍,傲然站在哪裏,他心裏已然有了決斷,那就是堅持,死死拖住敖絕山,隻要能夠堅持到龍傲天將龍家的太上長老請出來,他們的這一劫就算是渡過了。“真是不知死活!”敖絕山大手一拍,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火球,隨後張嘴一吹,那火球迎風膨脹,帶著無窮無盡的烈火之威,向著朱清擊殺過去。吼……朱清大叫一聲,身體再次變化,化成一條萬丈巨龍,相比於對戰敖宏之時,朱清全身的骨骼更加的強健,不過敖絕山的實力絕對不是敖宏所能夠比擬的。大口一吹,無盡的氣息直接噴薄而出,這一吹之下朱清本以為自己能把火球直接吹飛出去,卻哪裏想到,火球之上的火苗竟然迎風暴漲。

火舌不停在空中爆響,朱清被炙烤的厲害,全身不停冒汗,皮膚變成了紅色,要是多呆上一會身體肯定會化成灰燼,無奈之下身體後退,隻是讓他怎麽也沒想到的是,那巨大火球竟然緊逼了過來。“欺人太甚!”朱清知道自己這次除了麵對,再也沒了任何的辦法,手中緊握著的邪月尖槍一橫,往前一探,直接撞上了巨大的火球。砰……兩相撞擊之下,火苗四濺,熱浪隔音滾而來,尤其是邪月尖槍吸收了火球的熱量之後,燙的厲害。啊……到了最後朱清再也堅持不住,把手中的邪月長槍拋了出去。“死!”找準了機會的敖絕山身體猶如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了朱清的麵前,隨後一掌拍出直打朱清胸口。“我真的要死了嗎?”不知道怎得,在哪一掌打來的時候,朱清的心中竟然沒有失落也沒有絕望,反而無比的輕鬆,像是受盡了苦難就要解脫一般,那種感覺讓朱清無比神往。咻……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隨後朱清就看到一個身影忽然出現,擋在了自己的身前,朱清的身體忽然劇烈顫抖起來,嘴裏發出絕望的嘶吼:“不!”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