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行神色凝重,眼眸中露出一抹驚歎,這種防禦好像是海浪一樣!

來源:不要懷疑自己的能力 2018-11-12 08:18:07

易天行神色凝重,眼眸中露出一抹驚歎,這種防禦好像是海浪一樣!

一箭飛出,快如流星。??這一箭,瞬間就讓青蟒王感覺到一種致命般的威脅,強烈的死亡氣息籠罩身心。席卷而來。連它都沒有辦法捕捉到白骨戰箭的軌跡,還沒有落到身上,就已經感覺到在身上傳遞出強烈的刺痛,全身的鱗片都在第一時間本能的張開,閃爍著青光。一片片鱗片上,浮現出金屬般的光澤。而且,下意識的情況下,從體內噴出一股青色的氣血,化為氣血神罡。凶獸最強大的就是肉身,體內的血脈神通,肉身強大到一定程度上,體內磅礴的氣血,可以直接化為氣血神罡,其防禦力之強,比之護體真罡還要強上一分。十分厲害。青蟒王的身軀實在是太龐大了。讓她躲避起來,無比困難。再加上射出去的箭,度太快,快到根本不給任何反應的機會。

瞬間就出現在麵前。讓青蟒王隻能本能的做出這些動作,跟著,就是迅將身上要害避開。微微偏了一偏。噗!!但這並沒有徹底避開。金色的白骨戰箭直接射在身上,與氣血神罡碰撞在一起,氣血神罡上可以看到,一層層濃鬱的血光在流轉,不斷變幻下,氣血神罡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在金色白骨戰箭麵前。卻好像是脆弱的玻璃一樣,當場破碎,被戰箭洞穿,化為一道流光,落在青蟒王身上。一片片蛇鱗閃爍著青色的神光。跟戰箭碰撞,出金屬般的脆響聲,但那些堅韌的鱗片並沒有幫她擋住戰箭的鋒芒,戰箭內蘊含著金之鋒銳,蘊含破甲之力。哪怕是蛇鱗也沒有給她帶來多大的阻攔之力。硬生生被洞穿。被冰冷的戰箭強行射進體內。迸出一團血光。在戰箭中蘊含的狂暴力量,竟然硬生生將青蟒王巨大的身軀射的向後倒飛出去,砸在地上。

數萬斤的力量,戰弓射出去,讓戰箭上蘊含的力量,直接倍增暴漲。加上真氣灌注,戰箭力量。一箭下去,青蟒王也被射在地上。能看到,那根戰箭鋒利到直接從青蟒王後背直接穿出去,射進地麵,插進大地中,消失不見。吼!!青蟒王仰天出一聲淒厲的嘶吼聲。那一根白骨戰箭中蘊含的破甲之力,在洞穿身軀的同時,就在體內瘋狂破壞。而且,戰箭洞穿身軀,所產生的傷口,遠遠不是戰箭本身的大小,而是跟擴大了數倍不止。鮮血噴湧而出。“好霸道的一箭,快狠準,都達到令人指的層次。這一箭的度,恐怕沒有誰能躲得過去。沒想到易鎮長的箭術如此精湛。”白麵書生眼瞳一陣劇烈收縮,被這驚豔的一箭所震驚。弓箭,必定是肉身強大者才能揮出最大的威力,沒有強大的力量,一張好弓,你連拉都拉不開,更加談不上如何迅的殺傷敵人。

一名好的弓箭手,必然在力量上有著倔強的天賦。“厲害,竟然一箭就射傷青蟒王,這可是二階凶獸,媲美命竅境層次的強者。肉身更加強大,沒想到他不僅實力強大,矛法精湛,連箭法都如此可怕,難道他真是全才。”葉知秋暗自咋舌道。眼中滿是震驚之色。不過,這些都無法影響到戰局。隻看到,青蟒王身上迸出的血光,瞬間就讓出現一道洞口,那傷口中,鮮血不斷噴湧出來。但一種可怕的事情出現在眼前。在青蟒王身上,突然冒出一層青光,緊跟著,就看到,那被戰箭射穿的傷口,在青光下,以肉眼可見的度迅愈合,愈合的過程中,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傷口中肉眼飛生長的畫麵。鮮血不再流,傷口瞬息間就恢複如初。那畫麵,如同夢幻般。“竟然能讓傷口在如此快的時間中迅愈合,就算是凶獸都做不到,青蟒王竟然能如此快愈合。”

楊業看到,臉色不由一變,這等於之前的一箭,沒有對青蟒王產生實質的傷害。“好驚人的愈合度。這條青蟒不簡單。這應該是它體內的血脈神通。不知道是什麽神通,能產生如此驚人的功效。”黃承彥微微皺眉後,斷然開口說道。“應該是某種再生類型的血脈神通。”易天行看到後,也在第一時間從腦海中浮現出一道念頭。若真的具有這樣的血脈神通,那要想殺青蟒王的難度,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能再生快愈合的敵人,是最難纏的對手。而確實如此,這是青蟒王的血脈神通。命竅再生!!是的,青蟒王體內的就是在生命竅,這道命竅神通,就是能讓自身的肉身在最快的時間內,迅恢複,再生。甚至是白骨生肌,斷臂重生。達到最頂尖的層次,甚至可以說是不死之身。除非徹底在瞬間抹殺,否則,一點血肉殘留,都有可能重新複活,再次重生。感覺到這一點後,易天行眉頭微微皺起,隨即卻沒有遲疑,再次拿出一根白骨戰箭。

開弓,射箭!!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再次對準青蟒王,一根赤紅色的白骨戰箭已經迸射出去。這一根,是烈焰戰箭!!一箭破空,如赤色流星。破空時,能看到一層濃鬱的焰光在閃爍。砰!!不過,這次青蟒王卻有所準備,看著戰箭再次射過來,想都不想,粗壯的尾巴朝著地麵抽打下去。刷!!一層青光鑽進地下,赫然可以看到,在四周,無數綠色的雜草如了瘋一樣,瘋狂的生長起來,本來剛剛長出來的雜草,一下子就竄到數十米高,僅僅幾個呼吸間,就讓無數雜草變得巨大無比,而且,有智慧一樣,相互交織交錯在一起,在瞬息間,已經凝聚成一道由綠草編織成的巨大盾牆。這是綠草盾牆。不僅柔軟,而且,蘊含著龐大的生機,徹底將青蟒王包裹在裏麵。隻能看到一片綠色出現在天地間。烈焰戰箭毫不客氣的落在上麵,在戰箭上爆出的烈焰之力,當場就將麵前的綠色牆盾點燃,哪怕是綠色的雜草,也要在烈焰下焚燒,不過,顯然,讓這些綠草燃燒,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裏麵蘊含充足的水分。最關鍵是,這些雜草蘊含著驚人的韌性,編織成盾牆,其堅韌更加達到不可思議的層次。就好像是一團海綿一樣。直接就能消磨大量力量。這是在生命竅的一種神通。要知道,再生命竅,其中,再生的本源,是一種獨特的生命之力,是生命精華,這種生命精華,不僅可以讓肉身上的傷勢快愈合,恢複,同樣可以作用在外,令各種植物草木瘋狂生長。它體內的生命之力,更加傾向於一種木靈之力。對草木植物有著驚人的催生作用,可對於其他事物卻沒有,甚至是對於其他生靈都沒有相應的再生之力。這種再生之力,讓它具有掌控草木植物的能力。這凝聚出的草木之盾,一層層,源源不斷的湧現出來。哪怕是烈焰戰箭,都沒有辦法輕易洞穿。

竟然硬生生被一層層的綠色盾牆強行耗盡力量。幾乎是一層盾牆被洞穿,被焚燒,馬上,就有第二層盾牆,第三層,第四層冒出來。源源不斷。連烈焰戰箭都洞穿不了這道強大防禦。“不愧是二階凶獸。”易天行神色凝重,眼眸中露出一抹驚歎,這種防禦好像是海浪一樣,源源不斷,連綿不絕。連烈焰戰箭都沒有辦法徹底破開。這種防禦,除非是瞬間就將所有盾牆全部洞穿,要不然,就會被一點點消磨掉所有力量。“可惜,若是領悟凝聚出箭意,或者隕星弓能夠再次提升品階,完全承載的住我的力量的話,那就算是這盾牆,也能夠一箭射破。”易天行心中暗自沉吟道。不過,箭意不是那麽容易領悟凝聚的。箭意這東西,必須依靠自身天賦,乃至是對箭道的感悟,比任何劍意,刀意都要來的更加困難。

因為箭術,你隻能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射箭聯係,領悟其中的精髓,才有可能一舉頓悟。不如其他武道真意有一定的途徑。轟隆隆!!食人魔大軍與豺狼人大軍推進的度極快,一塊塊石頭,原木,不斷的將麵前的符文炸彈觸,最終生激烈爆炸,清出一條安全道路。“弓箭手準備,射!!”楊業看到後,斷然開口下令道。話音落下間,一名名弓箭手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戰箭射出去。嗖嗖嗖!!所有將士們用的,都是白骨戰弓,力量極強,射出去的符箭,快如閃電,再加上大批食人魔與豺狼人分布在一片相對固定的區域中。這一放箭,立即,密集的戰箭就好像是大片五顏六色的箭雨席卷而來。破空度,比以前大災變前的子彈還要快。帶出一道道箭嘯。“殺!!”食人魔大軍中出怒吼,紛紛揮舞石盾朝著席卷而來的箭雨擋過去。手中的兵器,更是毫不客氣的砸向虛空,將一根根符箭強行砸的粉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