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徐毅這麽決定了,李波他們也沒什麽好說的了

來源:墨筆良文書冊 2018-11-10 08:54:56

既然徐毅這麽決定了,李波他們也沒什麽好說的了,畢竟能讓徐毅如此興奮而且重視的肯定是好東西,而且他是老大,他說了算,隻是他們還是有些疑惑,這些到底是什麽東西,能讓徐毅自己壞了自己的規矩。 “那這到底是什麽玩意兒呀?怎麽這麽難聞呢?”錢貴也跟著湊了過來伸著腦袋問道。 “嗯!怎麽說呢?這個東西應該叫做石油,說它是猛火油一點也不為過,這種東西比起咱們使用的火油和鯨油要好許多,此油一旦點燃,一般情況下就別想再撲滅,即便是用水也也不行,燃燒起來之後還有一定毒性,非常厲害,可以說是不死不滅,有了這種東西,比起咱們的霹靂轟天雷的威力也絲毫不差什麽,對付船隻甚至要比轟天雷還要厲害,這下你們知道我為什麽要全部留下這些東西了吧!”徐毅為他們解釋到。

聽徐毅這麽一說,李波他們便明白了這種猛火油的厲害,假如真的如同徐毅所說,那這種猛火油還真是一個寶貝,難怪徐毅會這麽重視這些東西,不惜破壞自己立下的規矩,全部拿下所有的貨物,連船隻都不放過了。 徐毅讓刁斌帶了一幫人手到了這條貨船上麵,接管了這條貨船,並且千叮嚀萬囑咐的交待,千萬不可讓船艙之中帶入一點明火,船艙中現在充滿了石油的揮氣體,遇上一點火星就可能爆炸,那樣的話,船上的人一個也別想活著逃離,把刁斌嚇的直抽涼氣,小心接管了這條貨船,又再次按照徐毅的吩咐。一再交待了那些手下,這才起帆,操著貨船跟著奮進號朝北方繼續駛去。 本來還提著興趣要劫掠一番滿載而歸,現在有了這條裝滿了石油的貨船之後。徐毅也打消了這個念頭,現在當務之急是安全將這船石油先送回獨龍島再說,否則地化。

以後就沒有這麽好的機會了。 可錢貴卻覺得實在不過癮,跟徐毅磨嘰了半天,又拉著剛剛算是開葷了的大牛找徐毅磨嘰,最後徐毅無奈之下,隻好答應了他們,在離開福建路沿海之前,又帶著奮進號劫了兩條貨船,收獲了一些財物,這才滿足了這兩個小家夥的胃口。老實了下來。 徐毅看著興奮不已地兩個家夥,搖頭笑道:“看來人的潛意識中都有惡的因素存在,連大牛都這麽快喜歡上了搶劫,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了,三字經上寫地什麽人之初,性本善,我看應該改**之初,性本惡才對,嗬嗬!” 李波也跟著笑了起來:“咱們吃的就是這碗飯。沒有什麽不對的。以後遲早他們這些小家夥都要接觸這種事務,早點學一下也不見得就是壞事,何況咱們也沒有殺人,算不得大惡,大當家不必為此多慮!” “是呀,這個世上曆來都是適生存,隻有強才能夠掌握自己的方向。

用到國家上也是這樣。誰野蠻誰拳頭大,誰就說了算。讓他們體驗一下也好!”徐毅接著說到。 “適生存?這個詞我倒是第一次聽說,不過確實不錯,有道理,大當家隨口一句便是至理名言,李波佩服!”李波琢磨著徐毅的這句話說到。 “你這個家夥越來越不像話了,怎麽拍起我的馬屁來了?你安排人到那條船上,弄幾罐子猛火油過來,咱們試驗一下威力如何,讓你們也見識一下這個猛火油的厲害!”徐毅想起那些石油就覺得有些心癢,於是吩咐李波道。 李波立即安排人劃著舢板到了那條貨船上,小心翼翼的從艙中弄出一壇石油,裝在舢板上運回了奮進號,徐毅把幾個火油彈裏麵的火油清空,將石油灌入到火油彈中,塞好了罐口之後,交給了船上地弩炮手。 徐毅在海上找到了一個黑點,那是一個稍稍露出水麵的礁石,於是便對那個弩炮手吩咐到:“看到那塊礁石沒有,用這個火油彈來一下,看看這個火油彈的厲害!”

這個手立即應是,操起了舷側的一部弩炮,仔細瞄準了一下,叫道點火,旁邊的副手立即點燃了火油彈上的引線,隻聽一聲悶響,弩炮便將這個火油彈了出去,雖然這塊礁石很小,但手可是經過了長久的訓練,準頭相當過硬,那個火油彈準確的命中了那塊礁石,一團烈焰立即騰了起來,即便是浪花打在上麵也沒有能將礁石上的烈焰撲滅,依舊是在熊熊燃燒,船上地人們這才真地見識到了這種猛火油的厲害,紛紛直砸舌頭,大呼厲害。 徐毅看著燃燒的礁石,忽然想起了一個東西,現在也不知道有人現橡膠了沒有,要是能弄來一些橡膠的話,和石油摻混在一起,那不就成了莫洛托夫燃燒瓶了嗎?這樣豈不威力更大了一些?據說莫洛托夫燃燒瓶甚至連裝甲車的甲板都能燒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機會不妨試試。 雖然先前一戰幾乎將曹老四的人馬一網打盡,可並不意味著就沒有人知道這個事情,刁斌前腳剛走,曹老四留在台州地親信後腳便駕船回到他們老窩,看到地是一片狼藉。

隻在一個地窖裏麵找到了幾個嘍,才知道曹老四已經完了,於是淒淒惶惶的投奔到了康老二那裏,曹老四地覆滅頓時引起了這個老狐狸的高度重視,於是派人去找魯老三查問,可魯老三一口咬定這個事情不是他幹的,康老二和魯老三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雖然在他們三個人中,曹老四的實力最為薄弱一些,但怎麽說他也有七八百人十幾條船,附近根本就沒有什麽力量能一口將他吃掉,甚至連個渣都不留。 魯鐵鎖和康寶兩個人雖然不怎麽對路,但起碼還不想和曹老四那樣撕破臉皮,當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之後,兩個人便又湊到了一起,將周邊的勢力梳理了一下之後。他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幹掉曹老四的,要麽就是獨龍島,要麽就是杭州那邊的危害鏢局。除此之外再無其它可能。 而魯鐵鎖更傾向於這個事情是威海鏢局的人幹的,因為他在威海鏢局手裏麵曾經吃過大虧,到現在腿上地燒傷還沒有好利索。

時不時的癢的鑽心,還不敢去撓,否則嫩皮一下就會破裂,所以他對威海鏢局現在是又恨又怕。 可康寶更傾向於此事是獨龍島所為,因為他派人打探過,威海鏢局那裏總共也隻有三四百人,五條快船,即便他們再怎麽厲害,也不至於將曹老四一網打盡。能有這個實力的隻有獨龍島這一股勢力了,因為獨龍島這兩年勢頭實在太盛,吃掉了黃魚島姓樸地之後又幹掉了嵊泗的趙鐵山,想想就讓康寶覺得心寒,以前江得勝沒有死的時候,他就和江得勝議論過這個事情,並阻止江得勝去打那獨龍島地主意。 後來從其它地方得來的消息稱這次曹老四的覆滅是威海鏢局所為,當日杭州出來的大船隊魯康二人都知道,沒有想到曹老四居然膽大到傾巢而出。想要劫下這麽大一個船隊。結果後來聽說被威海鏢局全部幹掉了,這個消息是出自船隊中貨船上的一些人所說。

可康寶還是不相信威海鏢局能有這種能力,因為從曹老四老窩中救回來的那幾個嘍說登島洗劫的人根本就不像是鏢局的人,更像是他們的同行,兩種說法讓整個事件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起來。 可不管怎麽說,這個事情都給他們兩個敲響了警鍾,也讓他們更加小心了起來。魯鐵鎖嚴令手下不得再去招惹杭州過來地船隊。隻能找落單的船隻下手,而康寶幹脆就暫時偃旗息鼓。把搶劫的買賣暫時收了起來,專心隻做起了航運的買賣。 錢貴指著遠處出現的一條貨船對徐毅說到:“大當家你看,那條船就是康老二的貨船!” 徐毅舉目眺望了一下,這條船其實和其它貨船沒有其它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船帆上書寫的大大的一個康字,原來江得勝死後,康老二幹脆將整個貨船隊地江字全都換成了康字,成了他地產業。

“江得勝說來也可憐,混了大半輩子,連個兒子都沒有留下,偌大一個產業居然就這麽便宜了他三個兄弟,不知道該怎麽說他!嗬嗬”李波也望著遠處那條康老二的船隻笑道。 “要不咱們順路再幹他一票,反正搶這個康老二的船也算是為民除害了,比搶其他人的船來的痛快,您看成嗎?”錢貴又有些躍躍欲試起來。 徐毅一聽覺得這個主意也不錯,反正遲早要收拾這個康老二,敲打他一下也沒有什麽不好,於是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後麵跟著的那條裝滿了石油的貨船接到了奮進號上地旗語後,開始轉向避開,接著奮進號便升滿帆朝那條康老二麾下地貨船衝了過去,不過這次不太一樣的是奮進號沒有升起他們獨有地那麵海盜旗,徐毅的想法是這次要打康老二一個悶棍,讓他吃了虧還不知道是誰幹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