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貧賤但是你不能

來源:天空的記憶love 2018-11-10 02:22:37

望海路有一個小小的修車店,店裏有一對父子。父親早年是當地有名的修車師傅,後來一次意外父親的腰摔壞了,幹不了重活,於是兒子小軍便接手了這個小小的修車店。所謂的修車店其實隻是一個不大的鐵皮房子門口擺著一些壞了的自行車配件和一些修車工具屋裏放著一些香煙,糖,醋之類的日用品。小軍每天就在棚子下麵看書,偶爾有兩個學生的自行車壞了在他這修理一下,收費也不高三塊五塊的聊表心意。

小軍人長得不高大概就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五官也很普通,但是他的眼睛很漂亮,粗粗的眉毛下麵一雙大大的眼睛黑的發亮。隻是左側臉頰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但看起來並不是特別猙獰,反而顯出一股堅毅之氣。

小軍今年32歲,按理說是到了結婚的年齡,可是由於他的父親身體不好經常吃藥,是一個十足的藥罐子。家裏僅有的一點錢都給他父親治病了,家裏窮的叮當響,小軍每天也隻是守著他那小小的修車店,每天的收入也不穩定,經常有一頓沒一頓的。本來家裏的親戚也給他介紹過幾個對象可是看他這不求上進的樣子,也都離開了。親戚們看他這樣也就隨他去了。

就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突然有一天下午修車店外來了一個小姑娘,說是對麵咖啡店的服務員自行車壞了想讓小軍修一下。小軍打量了一下小姑娘,大約二十二三歲的樣子,標準的瓜子臉,淡淡的眉毛,眼睛很有神,肌膚嬌嫩白皙,不長的頭發紮著馬尾辮,顯得很有活力。小軍拿起工具就檢查起來,不一會兒就發現了問題,原來車胎被紮了個洞。小軍看洞不大就直接用貼膠片給它補了起來。轉身對小姑娘說“好了。”小姑娘一愣說“哦好的謝謝啊,師傅多少錢?”“一塊”轉身小軍就躺在椅子上看起了書。小姑娘將一塊錢放在了小軍椅子旁邊的鐵盒裏。然後蹲下來看著小軍說“你也喜歡看米蘭昆德拉的書嗎”小軍頭也沒抬回了聲“嗯”小姑娘看小軍不願意理自己就騎著自行車離開了。

第二天下午小姑娘又推著自行車來到了小軍的修車店前一臉歉意的說“師傅我的自行車又壞了您能不能在幫我修一下。”小軍拿起工具悶悶的說句“哦”就檢查起來。跟昨天一樣車胎被紮了個洞,小軍就又把車胎補了起來。然後又轉身躺倒在椅子上看起書來。小姑娘滿懷歉意的說“師傅我今天沒有帶錢,我把我的書放這明天過來拿,您看可以嗎。”說著從包裏翻出了一本書遞給了小軍。“挪威的森林!”小軍站了起來“樹上春樹的書我早就想看了,這修車的錢我不要了你能不能把這本書借給我看看。”“好啊。”小姑娘愉快的答應了。“兩天以後我來拿書你別給我弄壞了。”小姑娘騎著車離開了。

小軍翻開了書的扉頁上麵寫著“希望小靜天天開心,生日快樂”署名你的大寶貝。原來這個小姑娘叫小靜。兩天後小靜準時下午來到了修車店,小軍正躺在椅子上沉沉的睡著。小靜趴在扶手旁靜靜的看著小軍,嘴角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一陣微風拂過小靜的頭發,淡淡的洗發水的香氣略過了小軍的鼻尖。小軍抖了抖眉毛睜開了眼睛正好跟小靜溫柔的眼神碰到了一起。小靜有點害羞的笑了笑說“師傅我過來拿書的,剛剛看你睡得挺香沒好意思打擾”“抱歉這幾天睡得比較晚”小軍嘴角微微的上揚,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沒事沒事那個我的書…”小靜問道。“哦哦在這呢”小軍從放煙酒的櫃台後麵拿出了書,書是用一張塑料袋包起來放在櫃台上的。小軍攤開了塑料袋將裏麵的書露了出來“抱歉我的手比較髒,別把你的書弄髒了還是你自己拿吧”小靜接過書仔細的看了一下疑惑說“這書你沒有看?”“我已經看完了,哦你別擔心我都是關門以後回到家才看的,我很小心的一點都沒有髒”“你這兩天都沒有睡覺?”小軍笑了笑。“其實不用這麽急得,看不完你可以跟我說我下次再來拿一樣的”“不行答應了你兩天還就要兩天還做人要有誠信。”“好吧,那我走了師傅再見”小靜騎上自行車轉身就要離去“哎,等一下我這裏有一些我自己做的書簽送給你”小軍轉身從櫃子裏翻出一個小鐵盒遞給了小靜。小靜禮貌的說了聲謝謝離開了。小軍注視著小靜遠去的背影久久沒有轉身。

離開望海路小靜停下了自行車打開了鐵盒盒子裏飄出一股淡淡的花香,盒子裏放著幾張書簽,書簽的正麵是用各種鮮花粘出的小動物,有飄然欲飛的蝴蝶,有奔跑的兔子,有震翅欲飛的雄鷹。非常的漂亮,背麵則寫著凡事勤學多問,莫移初心等句子。字跡工整,優雅靈動,令人覺得賞心悅目。小靜輕輕的合上了鐵盒將它抱在胸前。

第二天小靜又來到了小軍的店裏。小軍一看是小靜急忙起身說“是不是車壞了,別著急我來幫你修”小靜微笑著搖了搖頭說“你那書簽太好看了我的同事都很喜歡,你能不能賣我幾張。”“不用不用你要多少我都有,這東西又不值錢。”小軍擺了擺手。“這樣吧我家裏有很多的書,你給我一張書簽,我借一本書給你好不好”小靜笑著說。“好,好吧。”

就這樣小靜每天都來小軍的店裏拿書簽,兩個人逐漸熟悉起來。有時候小軍看書看的入迷了小靜就幫他賣賣東西。一來二去周圍的街坊鄰居都認識了小靜,大家都說小軍撞了大運能找到這麽好的女朋友,每次街坊這樣說小軍都急忙解釋說這隻是我的朋友不是女朋友。小靜隻是微笑著看小軍著急的樣子。

就這樣時間匆匆的走過了三年,有一天小靜來到了小軍的麵前對小軍說“我家裏的書已經被你都看完了,還剩這最後一本書就送給你吧”小靜從自行車上拿下一本岩井俊二的《情書》送給了小軍然後對小軍說“我要搬家了以後可能不會再來了”小軍急忙從櫃子裏拿出一個古色古香木盒送給了小靜說這是我這幾年做的書簽送給你。小靜接過木盒小軍轉過身躺在椅子上看起了書,自始至終沒有看一眼小靜。小靜失望的離開了。

小靜騎著自行車思緒飄到了十幾年前,那時的小靜正在讀初中,她的父母由於感情的問題正在鬧離婚,有一天晚上她的父母又一次爭吵起來。小靜跑出家門獨自走在空無一人的街上,漆黑的夜和寒冷的風都抵不過她心中的淒涼。當她走過一條漆黑的胡同時一雙邪惡的手捂住了她的嘴,無助的她拚命的掙紮著,可是那雙手是那麽的有力。就在她快要絕望的時候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腳步聲“你在幹什麽”一個瘦削的男孩走到了男子的身後,男子從衣服裏掏出一隻匕首轉身捅到男孩的身上,男孩抱著肚子慢慢的倒了下來無力拿起一塊磚頭向男子扔去,砸到了男子的腳下,男子轉身對著男孩的臉上又是一刀,小靜乘著這個機會拿起地上的磚頭對著男子的腦袋就砸了下去,男子也倒了,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兩個人小靜害怕極了。轉身就一路跑回了家。第二天,小靜的媽媽帶著小靜離開了家,去了一個遙遠的城市。

十年後小靜回來了,她來到了當初的那個胡同看著男孩倒下的角落心中充滿了愧疚。她開始打聽起那個男孩的下落。終於讓她找到了,當年猥褻小靜的男子被小靜打成了植物人,而男孩也因為脾髒破裂被送去搶救,從此幹不了重活。同時男孩因為防衛過當坐了八年的牢,出來時已經無法適應社會了,隻能守著父親的修車店勉強生活。那個男孩就是小軍。

一年後小靜披上了美麗的婚紗即將走上婚禮的殿堂,小靜打開了木盒看著裏麵的書簽翻到最後一張看到下麵壓著一張紙條上麵寫著一句話:我習慣了貧賤,我沒有辦法讓我愛的女孩跟我一起忍受貧賤,我一個人遭罪就可以了,歲月靜好我配不上你。瞬間小靜淚如雨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