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竿子被踹得劇烈搖晃起來,差點兒把快手十三彈了下去

來源:暖暖小娛樂 2018-11-09 17:35:47

“什麽輕功?”快手十三對楊小寶的突然出現以及他說的那些話感覺莫名其妙,更加緊張的吼叫起來,“你沒見聽見我說話嗎?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輕功嘛,就是飛簷走壁,就是跳下樓也摔不死。”楊小寶一臉失望的搖著頭,很鄙夷地吐著槽:“你特麽一個做賊的,連輕功都不懂?就這還敢叫高手?那你還是趕緊跳下去吧!” “你瘋了嗎?”快手十三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心裏開始有點兒擔心這人真不是警察了,腳下繼續往外挪,已經半邊身子懸在天台邊兒上,搖搖欲墜了,就靠著雙手抱住的那根竿子支撐。 “你不跳我幫你!反正你有輕功,這特麽才四樓,肯定摔不死你。”楊小寶獰笑一起,上前幾步,飛起一腳踢了過去,踹在了快手十三緊抱著的那根竿子上。 那根竿子不過手臂粗細,被踹得劇烈搖晃起來,差點兒把快手十三彈了下去。快手十三嚇了一跳,雙手抱著竿子更緊了,嘴裏大罵起來:“你瘋了嗎?有你這樣的警察嗎?”

嘴上這麽罵,心裏終於有點相信楊小寶真不是警察了。 楊小寶又是一腳踹了過去,這一次卻踹在快手十三抱著竿子的手上。 幸虧快手十三早有準備抱得很緊,不然還真是要掉下去,嚇得是臉色慘白,腿肚子發軟。 他威脅跳樓不過是想要借此躲避吃牢飯,又不是真的不怕死,楊小寶這麽一胡來,他反而就慫了,生怕這個二愣子真的一腳把自己踹下樓去,哭喪著臉求饒起來,一邊往上爬。 “你讓我……我起來,我不跳樓了。” “哦,你想跳樓就跳樓,想不跳就不跳啊?”楊小寶嗤笑了一聲,又是一腳虛踢了過去,逼得快手十三不敢再動,繼續保持危險的姿勢,半個身子懸空在天台邊緣。 快手十三傻眼了,哭笑不得:“那你要怎麽樣啊?我都願意爬起來老老實實吃牢飯還不行嗎?” “你吃不吃牢飯關我屁事?”楊小寶點上一根煙,深吸了一口,慢悠悠地噴在了快手十三的臉上,淡淡說道:“康方,你昨晚上在城堡酒店偷的東西呢?”

快手十三愣了一下,很有些吃驚。他昨晚幹事的時候是帶著帽子的,很有經驗地用帽簷把走廊裏的攝像頭擋住了,對方居然一開口就說破了,很明顯,對方就是為此而來。 直接否認是不行的,快手十三眼珠子骨碌轉了轉,苦著臉說道:“也沒什麽東西啊,就順手牽了兩件首飾。” “少給我裝蒜。”楊小寶冷笑了一聲,“誰特麽問你首飾了,你偷走的那份合同呢?別跟我說你家裏邊缺衛生紙,你就順手拿走擦屁股了。” 快手十三遲疑不答,楊小寶抬起腳踩在他的手背上。快手十三痛得臉上直哆嗦,又不敢抽手,連聲說道:“我說,我說,老板把錢打給我了,讓我把合同燒了,我就燒了。” “不對,你沒燒。”楊小寶很肯定的搖了搖頭,腳下加力。 快手十三這回真疼得堅持不住了,此刻性命攸關,再顧不得藏著掖著,連聲喊道:“還在,還在,藏在我床底下。” “這就對了嘛。”楊小寶笑了笑,鬆開了腳:“自己起來吧。”

然而快手十三抓著竿子太久了,加上精神緊張,人已經累得快要虛脫了,要往上爬居然爬不起了。楊小寶隻好搭了把手,把他拉了起來。 快手十三脫離險境,明白自己剛剛是在鬼門關口兒上走了一遭,渾身虛脫似一屁股癱在地上,抹著腦門上的冷汗,心有餘悸地說道:“大哥啊,你還真不是警察啊?” “你很喜歡警察是吧?”楊小寶微微一笑說道:“那好嘛,我這就叫趙局長來。”拿出手機作勢就要打電話。 “別,別!”快手十三雙手亂搖,慌忙哀求道:“大哥,我把東西還你還不行嗎?那東西我真沒燒,那個老板叫我得手之後把它燒了,拍成視頻發給他,他給我打錢。我是給拍了燒東西的發燒,可那是假的。我給他看的合同是真的,燒的時候就是假的了。” 楊小寶臉上露出了笑容,這個正在他的意料之中,像快手十三這種狡猾頑劣的老賊,肯定幹啥都要留個後手的。就算完成了主顧的任務,對方把尾款也結清了,這家夥也肯定不會真把合同給毀了。

也正是因為猜到了這一點兒,所以楊小寶才敢斷定快手十三肯定還交得出東西,不然就算真把他逼死,那也沒有什麽用處——更何況也不能當真把他怎麽樣,此人另外還有一場大用處。 “起來,帶我去拿東西。”楊小寶踹了快手十三一腳,一隻手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押著他下樓。 這時候趙局長也回來了,其實他一直就沒走遠,之前避開是想讓楊小寶出麵對付快手十三,畢竟自己身為警察多有不便。可是等了半天也沒聽到什麽動靜,心裏難免擔心會出什麽事情——不管是楊小寶出事還是快手十三出事,那都是他的鍋,一樣的擔待不起。 所以隻在樓下抽了幾根煙,趙局長就又巴巴的跑上來,正好撞見楊小寶押著快手十三下樓,一下子就樂了:“小楊同誌,你是怎麽治住他的?” 楊小寶嘿嘿一笑:“腳踹唄,這家夥天生賤骨頭,你要把他往上拉,他就偏往下跳,嚷嚷要死要活。你要把他往下踹,他就反倒往上爬了,一個勁兒喊你救命了。

我把他往下麵踹上幾腳,他就怕了。” 趙局長哈哈大笑,朝著楊小寶豎起了個大拇指。其實楊小寶說的這個道理他未必不懂,但是身為警察,很多事情反而不能放手去做,像楊小寶那樣拿腳把嫌犯往樓下踹的事情,那是絕對幹不起的! 聽這兩人在拿自己開涮,快手十三滿臉慚愧,臉都紅到了耳根子上,這一次可丟人丟得大了。 快手十三的藏身點在二樓的一間狹窄的單人客房裏,他是在那裏被警察追上天台的。到了地方,楊小寶一腳就照著快手十三的屁股踢了一個狗吃屎,“你不是說在床底下嗎,鑽進去拿出來。” 趙局長滿臉狐疑:“我剛還讓我徒弟搜過,床底下也找過,這房子裏就沒有,我看你咋變出來。” 然而快手十三鑽進床底下,在裏麵摸索了一陣,還真就把那一份合同給拿了出來。 趙局長萬分好奇,剛剛搜索贓物時候,床底下明明是找過的,可是居然都沒有發現。

待到問清楚這家夥是怎麽藏東西的,趙局長不禁啞然失笑,原來快手十三是把那份定在一起的四頁紙的合同拆開了,然後一張一張用雙麵膠貼在了床板背部。 這麽藏東西還真是別出心裁,一般情況下搜查床底下,通常隻會查一查床底的地上,壓根兒不會想把床板的背麵仔細摸一遍。此人心思如此機巧,也難怪會成為這一行的專業老賊。 楊小寶暗暗點了點頭,這就很好嘛,看來這家夥正是自己需要的人物。 贓物都交出來了,快手十三自然再沒有任何抵賴狡辯的必要了,很快就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交待了。 身為這一行頗有名氣的專業人士,快手十三早就不對普通民居下手了:技術含量太低,沒有成就感,而且運氣不好還會撞到房主——這可不是技術好就能運氣好,最關鍵的是收益太低。今時不比往日,流行的是無現金社會,不管窮家富家,沒有誰家會在房子裏放上大筆的現鈔。

所以早在很久以前,快手十三就隻靠在道上兒上接活兒來謀生了,算是轉型成了“職業受雇盜竊專業人士”,專門替某些有需要的“老板”解決麻煩,替對方竊取到某件指定的東西。 這種需求還是很多的,並不一定就直接與錢財有關。比如丈夫需要從妻子手裏拿回出軌的錄像證據,免得在離婚官司上吃虧。比如分了手的情侶擔心留在對方手裏的某些隱私物品,還有就是涉及經濟糾紛的一些有重大價值的文件——像快手十三這次接受的委托就是這種。 在價錢上,不管是偷一份文件還是開一個保險櫃,價錢都是十萬起步。昨天他接的這單委托,價錢給得也特別豐厚,委托人開出了二十萬的高價,讓他到城堡大酒店的客房偷竊顏雅紅的合同,他也是專門為此配好了電子開鎖器。 快手十三講到這兒,下麵的話就不好再讓外人聽見了。楊小寶轉頭看了趙副局長一眼,趙副局長識趣地打了個哈哈,說道:“你先問事情,我出去抽根兒煙。”

楊小寶自己點上一根煙,看著快手十三眼巴巴地望著自己,也扔給了他一根兒,很客氣給他點上火兒。快手十三受寵若驚,一副討好諂媚的神色:“您還有啥要問的?我今天就懷上一回行規,啥都跟你說的。” 楊小寶吐出一口濃濃的煙圈,徐徐問道:“委托你辦這事的那個老板,是一個姓周的男人吧?” 他問這一句,隻是想證實一下,事情是明擺著的,這事除了那個姓周的,沒人會這幹麽,誰得利就是誰幹的,這是鐵律。然而快手十三的回答卻讓他大吃一驚:“不啊,是個年輕女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