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青岩不由又將目光看向江海幾人

來源:何處再尋夢中人 2018-11-09 22:02:46

“啊,你們快看,雲雲青岩又動用一種五行之力了!”猛地,有人大叫了一聲,隻見雲青岩手中,出現了一團黑煙。下一刻,黑煙就從雲青岩手中飛出,脫手的瞬間倏地擴大,從地下看上去,就如同清晨的濃霧,隻不過這霧是黑色。如果是普通武者,肯定下意識就認為,這黑煙是毒氣,又或者是什麽法寶製造出來的。但江海幾人卻是先天生靈,一下子就感覺到了黑煙上麵澎湃的五行之力,那是黑暗屬性的五行之力。這這怎麽可能!江海幾人,眼中的震驚,本就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看到黑煙之後,瞳孔又猛地暴起,好似要從眼中掉出來一般。五行之力之所以叫五行之力,是因為最強大的五種五行之力是金、木、水、火、土。但金、木、水、火、土,隻是常規意義上的強大,事實上還有幾種五行之力,不在金、木、水、火、土之下。之所以沒被人列出來,是因為那幾種五行之力太罕見了。罕見到,一千萬個先天生靈裏麵,都未必有一個擁有哪幾種五行之力。黑暗屬性的五行之力,就是那幾種五行之力之一。“我我居然在有生之年,看到了黑暗屬性的五行之力!”“踏入先天生靈這麽多年,我一直以為黑暗屬性的五行之力,隻是屬於傳說,沒想到真的有人擁有!”

“雲青岩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不僅領悟了土、水、風三種五行之力,現在就連黑暗屬性的五行之力都領悟了!”“可笑的是,我們之前一直都以為雲青岩是廢物”“雲青岩之前也沒有反駁,沒意外的話,他心裏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中”“沒錯,真正的強者,根本就不會在乎弱者的眼光,很顯然,在雲青岩眼中我們連讓他正眼一瞧的資格都沒有!”江海幾人,神色複雜到了極點,而複雜的情緒中,苦澀與自嘲占據了最多。“隻希望,同時領悟四種五行之力的雲青岩,能擊敗冰魄蛇”最後,他們又在心裏祈禱了起來。濃密的黑煙籠罩冰魄蛇之後,雲青岩又猛地打出了一個風之囚牢。接著,他同時控製著黑煙與風之囚牢,帶著冰魄蛇往地麵降落。途中,雲青岩還時不時地放出水幕,似在防備冰魄蛇時刻突圍一般。降到離地麵隻剩下一百餘米時,雲青岩猛地暴喝一聲,“土起,土之堡壘!”哢哢哢下方的地麵,兀自地裂開,隨即,四麵土牆衝天而上,瞬間就將冰魄蛇死死困住。“霧起,黑夜暗流!”“水起,水之水蛭!”“風起,風之哀傷!”“土起,土之堡壘強化!”雲青岩同時又施展了四種五行之力,隻見他施展完這四種五行之力後,額頭冒出了一排汗水。

土之堡壘內部,出現了流動的黑霧,它像是遊動的長蛇,繞著冰魄蛇的身子纏繞了起來。黑夜暗流每流動一分,仿佛就奪走冰魄蛇一分體力。風之哀傷,咆哮起來像是猛獸在哀嚎,聲音給人悲戚的同時又充滿了悲壯,被風之哀傷覆蓋的冰魄蛇,空洞的目光兀自地浮現了一縷哀傷“嘶嘶嘶”冰魄蛇竟低吟了一聲。水之水蛭,則是液體幻化出的一條條爬蟲,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死死地依附在冰魄蛇的體表,冰魄蛇那堅硬的外皮,猛地被破開一道道細微的小洞,鮮血不斷被抽了出來。土之堡壘強化,則是字麵意思,強化了囚禁冰魄蛇的土之堡壘。約莫十多米的時間,冰魄蛇氣勢一下子弱了不少,但它的反抗也變得愈加劇烈,嘶嘶嘶令人不寒而栗的舌頭,瘋狂地吐露著。江海幾人,眼中出現了掩蓋不住的期待,“冰魄蛇被困起來了”“雲青岩要贏了嗎?”“雲青岩,我”還有一人似乎想說什麽,但話還沒說完,就猛地聽到一聲轟的爆破聲。

困住冰魄蛇的四種五行之力,猛地炸開,就如千萬斤火藥同時爆炸,巨大的衝擊波席卷了整片天地鋪上一層石板的地麵,第一時間受到衝擊波影響,表麵的石板,全部化為石粉,露出了遍地的黃沙這些黃沙,還沒接觸空氣超過一個呼吸,又猛地被衝擊,深陷地底到最後,方圓數萬米內,變成了一處百米深的巨坑,地底的土壤,全部暴露出來就連血池,都有三分之一的部位被蒸發。“啪嗒!”“啪嗒!”隻見江海幾人,額頭竟不停冒著冷汗,他們五人所踩的地麵,比周圍高出了一百多米。他們,正處於被炸裂的巨坑之上。他們所踩的地麵,像一條細長的石柱,屹立於巨坑之上。“是是雲青岩護住了我們!”四種五行之力爆炸的衝擊波,席卷了方圓數萬米,江海幾人,不僅就在這數萬米之內,甚至距離爆炸中心還不到千米距離。若非雲青岩及時護住他們,他們現在連屍體都消失了。“嬰丹境三階還真是難搞”雲青岩低頭自語,連著幾次,瘋狂地動用好幾張五行之力,哪怕是他,都變得異常的疲憊。冰魄蛇也在爆炸中受了重創。

但它畢竟是嬰丹境三階,狀態比雲青岩,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呼呼呼冰魄蛇沒有絲毫估計身上傷勢,第一時間就朝雲青岩攻了過來,而且這一次,它學聰明了很多,肉身還未到,無數嬰丹之力已經席卷而來。“土起,土之堡壘!”雲青岩直接祭出堡壘,隻是五行之力的質量,遠遠不如嬰丹之力,一個照麵土之堡壘就被擊碎。“最後一試了,若還是不能製伏它,我也算盡了人事”雲青岩嘀咕一聲,身影再次升到半空。“金、木、水、火、土!”“風、冰、雷、暗、光!”雲青岩爆喝一聲,這一次,他一次性祭出了十種五行之力。江海幾人:“”正常的先天生靈,都是領悟一種五行之力。這個正常,指的是九成九以上的先天生靈,領悟兩種五行之力的先天生靈,就屬於頂尖的天才了。那種千百年才會出現一個的頂尖天才。天劍宗很大吧?內外門弟子全加起來,超過了百萬個,但就是如此之多的數量,沒有一個人領悟了兩種五行之力。至於真傳弟子,那就沒人知道了,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每一個都是下一任掌門的儲備人才,是真真正正的天才。

但就算是真傳弟子,也未必有人領悟了兩種五行之力。至少,江海幾人在天劍宗呆了這麽多年,沒聽說過哪個真傳弟子,領悟了兩種五行之力。偌大的天劍宗,連領悟兩種五行之力的人都沒聽過,而雲青岩卻同時領悟了十種五行之力。十種啊!十種五行之力啊!這個數量,已經超出了,凡人想象力的極限。在江海幾人眼中,哪怕是仙,都未必能領悟十種五行之力。不,就算是仙,都絕不可能領悟十種五行之力,這根本不可能,任何事情存在,都要有他的道理而同時領悟十種五行之力,已經嚴重駁背天道運行的規則。這就好像,太陽永遠都是從東邊升起。如果有一天,太陽從西邊冒頭,那不是看到的人瘋了,就是這個世界瘋了。現在江海幾人,正是覺得自己等人瘋了,因為,他們看到了,雲青岩施展了十種五行之力!除了以金、木、水、火為代表的五種五行之力,還有風、冰、雷、暗、光五種五行之力。其中,雷屬性五行之力,黑暗屬性五行之力,光明屬性五行之力都是罕見到,屬於傳說中的五行之力。單純的震驚、駭然,已經不足以形容江海幾人現在的反應。

他們現在,是覺得自己已經瘋了,或者說,是在做夢否則,又怎麽會見到有人領悟十種五行之力?在他們無聲與沉默下,雲青岩施展出的十種五行之力,終於牢牢將冰魄蛇禁錮了起來。轟地一聲,失去行動能力的冰魄蛇,身子重重地砸到了下方的深坑中。無數塵煙,升騰而上。雲青岩此時,也前所未有的疲憊,用盡最後幾分力氣,降落到冰魄蛇身前後,就大口大口喘氣起來。雲青岩從靈羅戒裏麵,拿出了一瓶皇級丹藥,咕嚕嚕一整瓶五十多粒,被他倒入了口中。丹藥入口後,他這才恢複了一成體力。“嘶嘶嘶”冰魄蛇不停吐著舌頭,但同時被十種五行之力禁錮的它,任憑如何掙紮,都始終動彈不得。“總算製伏你了”雲青岩歎了一口氣,相比直接殺了冰魄蛇,製伏它不知道要難了多少倍。雲青岩從靈羅戒裏麵,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滴血液。嗡嗡嗡血液出現後,就不停地震動著,仿佛要掙脫雲青岩手掌,飛向嬰丹境的冰魄蛇。“去吧!”雲青岩嘀咕一聲,手掌微微鬆開,這滴血液頓時破空而去,瞬間就沒入了嬰丹境冰魄蛇的眉心之中。

頓時,兩眼空洞無神的冰魄蛇,猛地閃過了微弱的情緒。那縷情緒,帶著憂傷,憂傷中又帶著驚喜隻是很快,這縷情緒就被壓製下去。“果然是星空學院那隻月境冰魄蛇的血脈父親”看到嬰丹境冰魄蛇眼中一閃而過的情緒,雲青岩低聲嘀咕了一句。“我現在的狀態,動用靈魂複蘇術後,至少三天內不能動武。”雲青岩低聲自語道:“但十種五行之力,最多再困住冰魄蛇半個小時若現在不喚醒他靈魂,機會就要錯過了。”雲青岩不由又將目光看向江海幾人。他大手一揮,一股靈力席卷出去,如同狂風一般,瞬間將江海幾人卷了過來。鏘鏘鏘一連五聲,雲青岩用斬天劍鞘,斬斷了捆在江海五人身上的烏金鏈。接著,雲青岩又從靈羅戒裏麵,拿出了五枚丹藥,“這丹藥服下後,可以助你們恢複修為。”“另外,你們都立下天道誓言,今天見到的一幕,不能透露一個字!同時,三天內誓死保護我。”“嗯,這不是商量,而是威脅,十秒內,不發誓的人,我會直接斬了。”“我我們這就起誓!”江海幾人嚇了一跳,用最快的速度,立下了天道誓言。見他們立下天道誓言,雲青岩這才轉身看向冰魄蛇。雲青岩的神識,如同洪水猛獸,一股腦湧入了冰魄蛇體內。

中了禦魂星宿秘典的生靈,靈魂會脫離身體原本棲息地地方,變成幽靈一般在身體各處遊蕩。且在遊蕩的過程中,靈魂會逐漸消亡,直接完全消失為止。冰魄蛇體型太巨大了,長達數百米,也多虧了雲青岩能動用神識,若換一個人,哪怕修煉了靈魂複蘇術,也不可能救得醒冰魄蛇。因為靈魂複蘇術是直接對著靈魂施展。在找不到靈魂的情況下,神仙都隻能幹瞪眼。雲青岩先從冰魄蛇的頭部找開始,它腦海每一寸角落,都被雲青岩的神識掃過見沒有它靈魂的蹤跡,雲青岩就控製著神識,往七寸處掃下去。冰魄蛇與尋常的蛇不同。靈獸,之所以能有與人族相當的智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身體構造與人族一樣的複雜。

哪怕動用神識的情況下,雲青岩也要細心尋找,否則,他錯過的地方很可能就是冰魄蛇殘存的靈魂,此刻棲身的位置。一路尋找下來“在這裏!”雲青岩終於在接近尾翼的部位,發現了冰魄蛇的靈魂。“居然如此年輕”雲青岩有些意外,冰魄蛇的靈魂,是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此時青年麵色蒼白,昏死在地上,順著一股奇異的力量,不斷往尾翼飄蕩而下。在青年的眉宇上,還有一滴鮮血,雲青岩的神識,一下子就認出,那是月境冰魄蛇的精血。距離雲青岩等人千裏外,此時有一群人禦空飛行。為首的,是一個穿著白色羽衣,氣質無比高貴的青年,他們飛行的方向,正是雲青岩所在的區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