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青岩反手就是一拳,轟地一聲

來源:無端墜進紅塵夢 2018-11-09 22:35:35

用衣服披在葉秋月身上後,雲青岩就將她扶了起來,“抱歉!”“我我沒事,但其他人都傷的不輕,尤其是江海師兄,不僅肩膀骨被打碎,連鼻梁都被打塌了。”葉秋月語氣帶著顫抖地說道。“放心,我會治好他們的。”雲青岩說道,隨即就牽著葉秋月的手,將其他人一一扶了起來。“這些丹藥,你們都服下。”雲青岩從靈羅戒裏麵,拿出了四枚丹藥,給葉秋月四人服下。至於江海,至於則直接傳了一股靈力到他體內,先減輕了他的痛苦,接著才拿了一枚丹藥給他服用。“你們因我雲青岩受傷,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雲青岩看著江海五人說道。“交代?哈哈哈”丁誌佳的隨從,全都哈哈大笑出來。“雲青岩,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想為他們報仇嗎?”“別跟他廢話了,我們馬上揍他一頓,然後直接帶著他去天邢台。”“嗯?”雲青岩猛地看向丁誌佳的一眾隨從,“你們算什麽東西,也配用平等的口氣跟我說話?”“你說什麽?”丁誌佳的隨從們,眼中瞬間都噴出怒火,這句話,他們前一刻才對江海說過。“敢學我說話,我第一個來教訓你!”丁誌佳的隨從裏麵,一個目光陰狠的青年,身影直接爆射出去,一拳轟向了雲青岩的胸口。

雲青岩反手就是一拳,轟地一聲,出手的青年,身影直接飛了出去,轟隆隆一聲,砸在了院子的石牆上。將整麵石牆都砸得粉碎。“張雨”丁誌佳的其他隨從大叫一聲,有四個人,第一時間衝向被雲青岩一拳轟飛出去的青年。“怎怎麽可能,張張雨他死了!”衝過去的四人,發現被轟飛的青年,沒有生命氣息後,不由驚叫了出來。“雲青岩,你竟敢殺了張雨!”“雲青岩,老子殺了你”一個與死掉的張雨感情不錯的青年,第一時間攻向了雲青岩。雲青岩看都不看對方一眼,一隻手看似隨意地揮出,下一刻,轟隆隆這名青年的身影,直接砸在了百米外的地麵。整個人,被砸得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連連鄭冰都被他一招秒殺了!”丁誌佳剩下的隨從,瞳孔猛地一縮,一臉震驚地說道。如果說張雨死掉,是讓他們感到憤怒,那麽鄭冰死掉,就是讓他們恐懼了。張雨隻是先天境二階的修為,但鄭冰卻是先天境五階的修為。“雲青岩,你你好大的膽子,你難道不知道天劍宗禁止宗內弟子相互殘殺嗎?”

剩下九人,口氣不再強硬,而是抬出了宗規,試圖以此嚇住雲青岩。雲青岩懶得廢話,直接探手一抓,站在最前麵的黑衣青年,第一時間就被吸扯過來,轟的一聲,一拳打爆了他的身體。雲青岩又往前走了幾步,大手橫拍出去,轟隆隆,伴隨著轟鳴聲響起,同時又三個人,被雲青岩一掌拍成肉醬。“嘶”剩下六個丁誌佳的隨從,控製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冷氣,此時的他們,已經徹底被雲青岩嚇住了。並且,一個驚人的念頭在他們腦中浮現,雲青岩敢在天邢台挑戰丁誌佳,很可能是因為他的修為,不在丁誌佳之下。“逃!”“我們分開逃!”剩下的六人相視一眼,身影隨即都衝向天際,並且六個人飛向了不同的方向。在他們看來,雲青岩就算追,也不可能追上所有人,隻是很快,他們麵色就變了。雲青岩根本沒追,他手中浮現一朵青色火焰,隨即火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分化出了六支火箭。嗖嗖嗖一連六聲,瞬間破空而去。“啊啊啊”半空響起六道慘叫聲,青蓮地心火幻化的六支箭矢,幾乎是同一時間貫穿了他們六人的身子。接著。他們身子都被點燃,還未墜到地麵之際,就被青蓮地心火焚為了灰燼。江海五人,目睹著這一幕,神情呆滯一片。

在他們腦海,回旋著雲青岩剛才的一席話:你們因我雲青岩受傷,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雲青岩剛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心裏都以為,雲青岩是打算以牙還牙,將丁誌佳的隨從也都打成重傷。不曾想!雲青岩的交代,居然是將丁誌佳的隨從全部斬殺!“剛才給你們服用的丹藥,都是用先天生靈的凶獸內丹煉製而成的,不僅能治愈你們的傷勢,還會提升你們的修為。”雲青岩看向江海幾人,說話的時候,又從靈羅戒裏麵,拿出了幾本線裝書,“這五本功法給你們,我雲青岩一向不會虧待為我做事的人!”“葵水真功?嗯,好像是修煉水屬性五行之力的功法,我領悟的正好就是水屬性五行之力!”“我的是青靈功,天呢,居然是修煉木屬性五行之力的功法!”“我是水原掌,也是修煉水屬性五行之力的功法,我恰好也領悟了水屬性五行之力!”“我是排風化靈掌,修煉風屬性五行之力的功法,而我正好領悟了風屬性五行之力!”江海五人看了功法以後,全部都驚呼了出來。雲青岩給他們的功法,恰好都適合他們修煉,像是專門為他們量身打造一般。

而且,他們都能感覺到,這些功法都很珍貴,單純的品級而言,甚至超過了天級功法。“功法以後有的是時間研究,陳觀海剛剛醒來,身體還很虛弱,你們先去照顧他。”雲青岩說道。“雲師兄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心盡力照顧陳長老!”江海幾人連忙說道。“雲兄弟,你要去天邢台了嗎?”葉秋月問了一句。“嗯!”雲青岩點了點頭,“有人急著找死,我去送他一程。“雲青岩說完,身影已經消失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到了千米高空上。他放開速度,還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就來到了天刑台的上空。“你們快看,天空上有道身影!”“一身紅色長袍,背負空劍鞘,他他就是雲青岩!”“好囂張的出場方式,連真傳弟子丁師兄,都是步行到天邢台,他居然直接飛到了天邢台!”雲青岩身影還未降落天邢台,便已經吸引了四周數十萬人的目光。天邢台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任何上天刑台的人,都隻能步行,而不能飛行。這是因為上天刑台的人裏麵,隻有一個人能活下來。除了單純的解決仇怨,天邢台同時也是神聖的戰場,既然是神聖的,那就要步行上去,隻有這樣,才能證明參賽者心懷敬畏之心。“看來雲青岩,是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橫豎都是死,又何必去敬畏天邢台,隻是雲青岩這樣,哪怕死了,也會被人唾棄!”四周人群交頭接耳的時候。雲青岩的身影,從半空落了下去。丁誌佳此時,還在謝曉嫣身旁,滔滔不絕地展現口才。謝曉嫣則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著,但雲青岩出現之後,謝曉嫣連敷衍都懶得再敷衍,目光死死地落在了雲青岩身上。“果然是他,果然是他”看到雲青岩後,謝曉嫣整顆心再也平靜不下來。“曉嫣師妹,你怎麽了?嗯?你在看雲青岩?曉嫣師妹,他有什麽好看的,馬上就是一個死人了!”丁誌佳看到謝曉嫣的注意放在雲青岩身上後,眼中閃過了一道陰霾。“曉嫣師妹,我現在就去殺了雲青岩,你如果怕血腥,等會可以閉上眼睛。”丁誌佳說完,身影從謝曉嫣旁邊,快步走到天邢台上麵。“雲青岩,你膽子倒是不居然敢直接飛到天邢台!”丁誌佳剛到天邢台,就嗬斥雲青岩道。“張雨鄭冰等人還真是廢物,讓他們去緝拿你過來,結果讓你直接淩空飛來。不過,也是你自己找死,本來我還想發發善心,直接讓你死個痛快,你既然這麽囂張,那就別怪我將你活活虐殺了!”

“當然,我也不欺負你,若是以嬰丹境的修為跟你打,隻怕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了!”丁誌佳俯瞰地看著雲青岩,“我會將修為壓製在先天之境,你能不能在我手中走過十招以上,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丁誌佳說完,身後猛地浮現密密麻麻的五行之力,下一刻,便鋪天蓋地地壓向雲青岩。“好恐怖的五行之力,隻怕是先天境七八層的高手,都做不到一次性動用這麽多五行之力!”“不過,丁師兄明明是嬰丹境的高手,可以動用嬰丹之力,為何選擇用五行之力對敵?”“嘿嘿,這還不簡單,丁師兄不想被人落下話根,說一個嬰丹境欺負先天生靈,所以也將境界壓製在了先天之境。”“當然,這裏畢竟是天邢台,隻有一人能活著走下去,丁師兄就算將修為壓製到先天之境,也不可能壓製到先天境一二階,保守估計,丁師兄應該是把修為壓製在先天境七八層左右!”天邢台四周的人群,都在議論紛紛道。他們哪裏知道,以雲青岩的戰鬥力,丁誌佳就算不壓製修為,麵對雲青岩也隻有死路一條。雲青岩也懶得跟丁誌佳廢話,丁誌佳的五行之力剛攻過來,他就大手一揮,席卷出一股青色火焰。“火屬性五行之力!”圍觀人群,看到青色火焰,下意識就脫口而出。

“這是火屬性五行之力?”有幾個觀戰的長老跟真傳弟子,眉宇都微微一挑,不知道為什麽,他們總覺得雲青岩施展出來的火焰,與正常的火屬性五行之力有所區別。轟隆隆!天刑台上,猛地響起震耳欲聾的爆破聲。青蓮地心火與丁誌佳釋放出來的五行之力撞到了一塊。天刑台的地麵,經過了陣法層層加固,哪怕是兩個嬰丹境強者傾盡全力大戰,都不能損其一分一毫。“怎麽可能”馬上就有人瞪大了眼睛,丁誌佳釋放出來的五行之力,此時竟然被雲青岩釋放的火焰點燃。剝剝剝天刑台上響起了火焰燃燒物體的聲音,還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丁誌佳釋放的五行之力就被焚燒殆盡。“喔?你的火屬性五行之力居然這麽強?”丁誌佳也忍不住意外,但也隻是意外,下一刻,他就用五行之力,衍化出數十萬根箭矢,遮天蔽地地射向雲青岩。雲青岩眼中閃過鄙夷,將青蓮地心火認成五行之力,丁誌佳也就那樣了。倏地,雲青岩掌上祭出火焰,隨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散,還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巴掌大的火焰,就變成了熊熊燃燒的火焰。

轟地一聲,整座火海被雲青岩祭飛出去,頃刻間就跟數十萬根五行之力形成的箭矢撞到一塊。隨即,在現場數十萬雙目光的注視下,青蓮地心火形成的火海,點燃了五行之力幻化的數十萬根箭矢。“又被點燃了”“雲,雲青岩居然這麽強!”“這數十萬根箭矢,哪怕是我都未必能接下,雲青岩居然用火屬性五行之力,將其焚燒了起來”說這話的人,是一個先天境七階的內門弟子。距離天邢台最近的觀戰席上。謝曉嫣與她旁邊坐著的葉天,眼中都出現了濃烈的震驚,他們都被雲青岩的修為嚇到了。“三個月前,雲青岩還是星空學院天才班的學員,現在居然成長到了,能夠抗衡丁誌佳的程度”葉天心裏無比駭然地說道。星空學院天才班的學員,普遍都是月境修為。當時是聖徒的葉天是月境,雲青岩也是月境,而且當時的雲青岩境界甚至比葉天來得低。三個月過去,葉天憑借謝曉嫣賞賜給他的丹藥,修煉到了陽境七階。這速度,已經是葉天以往不敢想象的速度。但讓葉天更加不敢想象的是,雲青岩的成長速度居然比他更快,一下子成長到了,能夠抗衡丁誌佳的地步。盡管,現在的丁誌佳,已經將修為壓製到先天境七八層。謝曉嫣盯著雲青岩看好長一會後,低聲嘟嚷了一句:“他還是那樣,每次都在別人以為他不行的時候,展現出出人意料的實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