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歲男童被狗咬狂犬病身亡,送醫時卻被一送再送,家長疑惑重重!

來源:清晨的小太陽 2018-11-09 22:37:01

7歲男童校外被狗咬傷,半個月後死於狂犬病。男童的姐姐說當時那隻狗不知怎麽的就突然撲過來咬她弟弟了。家長疑惑重重,已經注射血清與狂犬疫苗,為何仍然發病?男童父親說醫生現在檢查他的兒子是死於狂犬病毒,他實在是想不通。

醫院處置是否得當?該如何防範狂犬病?

湘鄉毛田鎮居民萬雪明向記者反映,他的孩子9月23號上午在學校外的小賣部被狗咬傷,孩子當天就送往醫院進行了傷口處置和注射疫苗,10月7號,本是萬海博打第四針疫苗的日子,可是沒有想到他卻開始發熱,嘔吐,兩天後在醫院宣告死亡。他在悲痛之餘質疑兒子已經注射了疫苗,為什麽還會狂犬病發作?他同時質疑說,小孩兒被咬當天他們去到衛生院和疾控中心都沒有進行處置,這又是何故呢?記者趕赴了當地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萬海博的爸爸萬許明告訴記者,萬海博的老師打電話給他說他的小孩嘴巴老是流白色唾沫,讓他帶回去看一下,後來到了晚上八點多左右,萬海博就狂躁不安,於是萬許明就覺得越來越不對勁。萬海博的媽媽周雪君說萬海博在發病的時候嘴裏吐白沫眼皮往上翻,手發抖。

本該是萬許明陪伴孩子萬海博注射第四針疫苗的日子,沒想到孩子卻開始出現反複發熱,不能接種。10月8日,萬許明接到老師電話,稱孩子在學校口吐白沫,回到家觀察之後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對勁的,萬旭明立即將兒子送往市中心醫院,當時是晚上的十點多鍾。

萬許明說當時他把孩子送到醫院裏麵的時候,醫生說這個可能不是狂犬病。醫生告訴他,因為已經打了疫苗了,所以和狂犬病無關。

隨後,萬旭明被安排帶著兒子做超聲檢查尋找原因,但是在檢查之後都沒有發現問題。10月8號22點39分萬海博出現呼吸停止,經搶救後於10月9號淩晨一點半宣告死亡。

10月29號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出具的檢驗報告顯示結果呈陽性,疑似狂犬病,打了狂犬疫苗的兒子為何會死於狂犬病的,萬旭明夫妻怎麽也接受不了這一現實。萬許明說今年自己50歲了,老婆40歲了,懷兒子萬海博的時候算是中年得子,也吃了很多苦,如今遭遇這種變故,自己除了悲傷還有疑惑。

七歲的小海博在被狗咬傷後,各級醫療部門是怎樣處理的?是不是存在哪一個環節沒有處理好還導致的小海博死亡呢?記者就順著時間的脈絡,還原了事發的全過程,那麽首先當地衛生院是為何不予以處理的呢?

記者來到了七歲男童小海博被咬傷的地方,記者發現這個小賣鋪離學校隻有十幾米,一到放學很多小朋友都到這裏來買東西!

小海博的姐姐說9月23號上午,自己想去學校小賣部買點零食,沒想到弟弟也跟了過來,接著悲劇就發生了。姐姐說當時小海博好像拿著一根棍子,那隻狗就突然撲過來咬她弟弟了,當時她弟弟就跑,但是跑不過那隻狗。

這條狗撲了,過來直接就在小海的臉上留下了一道3.5厘米的血口,傷人的狗就是這個小賣部老板養的,咬人之後,老板就將狗打死啦。

小賣部的老板娘說這隻狗是他們從小養到大的養了好幾年了,但是這隻狗從來沒有打過什麽針,因為他們那邊都不打針,而且也不會把狗關住。因為他們的狗。一點也不危險,從來都不會咬人的,可能是那個小男孩拿棍子打了狗。

但是萬海博的姐姐說弟弟雖然拿了棍子,但是弟弟沒有打過那隻狗,是狗自己去咬的弟弟。小賣部的老板娘,稱男孩被狗咬傷後丈夫第一時間通知了小孩的父母,並陪同小海博的媽媽一起將小孩兒送到了最近的衛生院。

衛生院的醫師表示小海薄的傷口比較深,屬於3度以上的傷口了,他們鄉鎮的衛生院不能處理3度以上的傷口,因為沒有那個條件所以他們就將小男孩立即轉診到因為沒有那個條件所以他們就將小男孩立即轉診到上級醫療機因為沒有那個條件,所以他們就將小男孩立即轉診到上級醫療機構處理,小海波,在她們醫院呆的時間也就一分鍾左右,狗主人就立馬帶小孩走了。

在衛生所的樓梯口,記得看到了狂犬疫苗接種谘詢點幾個大字,牆上懸掛著衛生局頒發的預防接種單位資格證,服務內容就有狂犬疫苗接種,既然是疫苗接種單位為什麽沒有第一時間給孩子清理傷口並接種疫苗呢?

衛生所的醫師表示他們隻能清理1度或者2度的傷口,手部的傷口都不能處理的,隻能處理腰以下的。特別是頭麵部的,他們都會選擇立即轉診,不能耽誤他們救治時間。衛生院副院長說他們對狂犬疫苗的傷口處理有一個原則,當時醫生是堅持第三級別的傷口。還是不能處理的鄉鎮衛生院隻能處理一二級的傷口,為了爭取時間,盡快去大醫院給他清理傷口。

衛生院因為傷的比較深,屬於三級或以上的傷口讓家長把孩子趕緊送往上一起的醫療部門。但是小海波的父親說,隨後當他們送市疾控中心時,疾控中心也沒有接受患者,也沒有對傷口進行及時的清理,而是讓家長再往上一級的疾控中心送,那麽這到底又是為什麽呢?

院長說頭部的咬傷屬於三級傷口,他們一直以來也沒有能力去處置這些病人,他們都是在第一時間介紹病人去上一級部門就診。

疾控部門還發了一個公告,稱鑒於狂犬病病死率高達百分之百,對於頭麵部嚴重咬傷者,本院暫無處置能力,建議去上一級疾病預防控製中心診治,公告時間是2014年6月。院長說他們實在是沒有能力接受這樣的病人,如果接受了,或許治療以後更不利於病人的康複。因為他們的條件有限,沒有外科的醫生,所以頭麵部大麵積傷口都不能夠處理。

對於當事人疑問,如果當時能夠及時的處理,是不是可以避免小海博的死亡?因為在時間上小海博的治療有滯後的情況。對此院長表示狂犬病暴露處置規範上麵要求,他們的處置規範裏24小時內處置都是符合規範的。也就是24小時內把傷口清洗,被動免疫主動免疫都完成,所以他們沒有違反工作規程。

被兩次建議轉診後,九月十三號下午三點多,狗主跟孩子媽媽帶著小海博到了疾控中心,用肥皂水清洗傷口十五分鍾,局部消毒和注射了免疫球蛋白和狂犬疫苗。小海博的爸爸說醫生告訴他們在24小時內打了血清和疫苗就沒事了,所以他們那個心就放下來了,醫生說打完了就可以回去了,接下來的疫苗到當地也可以注射。

隨後的9月26日和9月30日,按照醫囑帶著兒子打了第二針第三針疫苗,不料想沒等到打第四次的疫苗小海博就開始發病,10月9號淩晨離世。

我們應該呼籲要管控好自己家中的狗,尤其是農村地區,除了管好防止傷人以外,還要給狗注射疫苗,一旦被狗咬傷可以自己立即用肥皂水清洗傷口15分鍾以上,再迅速注射血清與疫苗。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