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征明:潔身自好,不同流合汙,獨守清廉非常受人尊敬!

來源:小菜菜說曆史 2018-11-08 19:16:16

文征明(1470-1559),原名文壁,字征明,長洲(今江蘇吳縣)人,明代著名書畫家,詩、文、書、畫均名一時。與沈周、唐寅、仇英合稱“明四家”。在封建社會裏,文人大都把科舉入仕作為自己一生事業的最高選擇。文征明也不遺餘力地奮鬥。他26歲時開始應科舉考,參加十次科舉考試,先後曆時27年,但也僅僅考取了個秀才。文征明一向不重錢財,獨守清廉,他曾是唐寅的好朋友,他的詩文書畫成名之後,更是這樣。

文征明的書畫成就是早已聞名遐邇。經常有四麵八方的人土,以及王府、官宦等一些人給他送禮,他們有的籠絡他,有的索取書畫,有的要詩文,所有這樣的人,文征明一概拒絕,所送的禮品也一律原樣退回,絕不啟封。文征明曾說過,他的書畫作品完全是聊以自慰的,不是供他人觀賞的玩物。他有一個“三不應”的規矩,即“宗藩不應,中貴不應,外國不應”。

所以,凡是達官顯貴,無論他是什麽人,都不能在他那裏得到片紙隻字。就連早已仰慕他的外國使者也無法見到他,即使是偶過他家門,也隻能遠遠地“望裏肅拜”,遙致敬意,許多使者都以不能見到文征明的麵為憾事。有一次,日本貢使登門求見,文征明穿上整齊的全幅袍帽,朝南端坐,接受謁見,禮畢後仍然退還所受禮品,他還說:“這有失國體,絕不能含糊。”表現了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維護尊嚴,注重民族氣節的優良傳統。

文征明潔身自好,不同流合汙。明嘉靖二年,文征明由蘇州巡撫李克成向朝廷推薦來到京城,經過吏部的考驗,五十四歲的文征明被授予翰林院待詔,負責校對章疏文史,其地位十分低微。這期間,翰林院交給他的任務主要是參加編修《武宗實錄》,即按年月日記載當朝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災祥等,並依次插入去世官僚的傳記。事實上就是讓文征明為明武宗朱厚照樹碑立傳。

文征明不是那種滿足優裕生活、不求上進的平庸之輩,他看到了當時統治者的昏庸無能、官場的腐敗墮落,所有這一切都在他的心頭籠罩上一層濃濃的陰影。況且他是以秀才的身份躋身於翰林院,因而遭到翰林院同僚們的排擠和打擊,他終日悶悶不樂。他曾三次上書請求辭職回家。嘉靖六年,文征明終於獲準辭職,回到故鄉定居,此後,他一直住在家鄉,從事藝術創作。

文征明的書法很有名氣,人們都願意請他寫字。尤其是年終歲末之際,家家戶戶的大門口、灶上、燈籠上都要寫個大大的福”字,以圖吉祥,文征明就開始忙碌了。不過,經文征明手下寫出的“福”字,筆法千姿百態,變化無窮,誰也不能與之相比村裏有個牧童,每天放牛經過他家門口,看著門口的“福”字,十分喜愛,就依著筆劃練了起來。沒有筆就用枝條在地上劃,夜晚睡在牛棚裏,就用手指寫,一年四季從不間斷。

有一次,文征明病了,牧童知道後,就采些野果子去探望他。文征明見了很感動。可是,牧童卻目不轉睛地盯住他那奇妙的一支筆。文征明就問他:“你想寫字麽?”牧童點點頭。文征明叫他寫個字看看。不料牧童拿起筆來,在紙上寫出一個大大的“福”字,龍飛鳳舞,很是漂亮。文征明看見後很吃驚。經過一問,原來牧童天天都在學寫他這個“福”字。

文征明非常高興,就把筆送給了他,又給他指點一番。從此,牧童把“福”字寫得更好了。還能寫幾十種樣子來。這樣一來,方圓百裏的鄉親們都來請牧童寫“福”字,牧童總是有求必應。牧童的名氣越來越大。不久,他的名氣傳到了京城,宰相願出資千金重酬,請牧童在相府大門土寫個鬥大的“福”字。從此,人們當中就流傳開“一字千金”的故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