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評分9.1,難以被原諒的不是說謊的行為,而是謊言本身太惡毒

來源:土撥鼠挖洞 2018-11-08 19:15:25

豆瓣評分9.1,難以被原諒的不是說謊的行為,而是謊言本身太惡毒

德斯.米科爾森這次他扮演的是一個斯文儒雅的好好先生,一改往日的反派形象,麵對不斷升級的誤解,甚至訴諸於暴力的民眾,含冤負屈卻無法自證清白,一個隱忍心碎的眼神足以讓人感同身受。故事的情節非常簡單,就是一個喜歡自己老師的小姑娘,表白被婉拒後,心緒難平,支支吾吾的編造了一些貌似被老師猥褻的謊話。眾口鑠金原本就在朝夕之間,那些隻有親朋的信任,也都在轉眼間變得不堪一擊。

小女孩難以被原諒的不是說謊的行為,而是謊言本身太過汙穢惡毒,其他孩子未必靈機一動,就能想得出那樣翻天覆地的假話,即使她年幼無知,並不真正理解這些說辭的含義,也無法預計所能帶來的惡劣後果,卻依然改變不了這件事是她做的事實。小小年紀,報複心理卻如此強烈,信口開河,卻能直擊要害,簡單粗暴地徹底摧毀別人的人生,盡管時態越發嚴重的時候,她也後悔莫及,可惜這樣的內疚和解釋,並不是一個值得體諒的理由。畢竟她的寥寥數語,就把無辜的好人。推進了永無止境的深淵。

純真無知的孩子,在成人眼中,就是不會撒謊的弱勢群體,作為不明真相的人,一旦聽說小孩有可能會被老師性侵,立馬就會被滔天的憤怒衝昏頭腦,迫不及待地要對盧卡斯動用私刑。弱者顛倒黑白的謊話,永遠比強者的聲明辯白,顯得更真實可信。大概類似於“你弱就一定有理”的強盜邏輯,誰說弱者百分之百就是受害者,濫用同情心的人們不要被愚弄得太容易。也許真相是什麽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們願意相信什麽。

後來良知未泯的小女孩看到自己曾經心儀的老師,竟然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她便極力想要挽回一切。而大人們的反映倒是非常的耐人尋味,他們一邊想當然地安撫這驚魂未定,語無倫次的孩子,一邊按照自己的思維邏輯方式,想象出理所當然的正確結論。還真的是相當諷刺,小姑娘說謊的時候,沒有人懷疑,而當她鼓足勇氣說出實話的時候,卻沒有人願意相信,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身為知情者和當事人的說法,已經變得沒有意義。喪失了理智的圍觀群眾,隻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懲惡揚善,保護弱小。

謊言的傳播,就像可怕的病毒在蔓延。雖然盧卡斯被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事情卻不會因此被劃上句號。一憤難平的圍觀群眾,又一次不約而同地站在了道德的最高點,以正義為名,肆無忌憚地對他拳打腳踢,恨不得扒皮抽筋,無所不用其極。連盧卡斯的小狗也未能幸免,他順理成章地成了全村人欲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肉中刺,就算時過境遷,還是會有人用槍口對準盧卡斯。實際上,如果接近孩子的生活,會發現他們其實和成人群體一樣,也會有話語權爭奪,也會拉攏一些人搞小圈子,也可能會在壓力之下說謊,小孩子的世界並不是純潔無瑕的。對於大人來說,有一點重要啟示就是,孩子的話並不能無條件地輕易相信。

說完了孩子,再來聊聊大人,其實對主人公造成傷害最多的,是那些與此事無關的大人們。謊言固然可怕,但最可怕的是那些毫無判斷就全盤接受的無關者,他們懷著自己單純的正義感去譴責盧卡斯,他們似乎從來沒有考慮過,是否傷害了一個無辜的人他們要做到就是讓更多的人相信他們所相信的,讓他們所謂的正義得到極大的伸張,而這讓我想起社會心理學上的一個術語------群體極化。

簡單地說就是集體產生的決策會比一個人做出的判斷更加極端,從院長開始,再到心理醫生,再是家長們,甚至是那些假象自己是受害者的孩子們,然後是全鎮的人,大家對待盧卡斯的態度日複一日更加惡劣,從一個謊言引導出更多犯罪的細節,好像一下子所有的人都變成了受害者。

其實在看這部影片的時候,我非常自然地想到了邁克傑克遜,他曾經兩次被卷入兒童性騷擾案件,這兩次質控,讓他身心俱疲,比如在1993年,12歲的當事人被邀請到他家玩,事後他的父親給孩子注射了一種震靜催眠藥,讓孩子指認傑克遜性侵這樣就可以索取大量賠償,孩子若不肯父親就痛下毒手打她,警方介入調查雖然沒有找到證據,但孩子父親提供了孩子的口供,洗清了傑克遜的汙點,但此時輿論已經讓傑克遜的形象嚴重受損,事業陷入低穀。

片尾這個放冷槍的人究竟是誰,引發了不少觀眾的探討。就是想要說這個想要盧卡斯性命的神秘人,可以是小鎮上的一個居民,甚至包括盧卡斯身邊最親近信任的人,或者也可將其看成是一種潛伏暗藏,且無法徹底抹去的集體惡意,雲淡風輕,其樂融融的歡聚場麵,卻悄悄滋長醞釀著更可怕的暗礁險灘。因為這件往事從未真正過去,盧卡斯依然是小鎮居民心中永遠的罪人,一個可供狩獵的靶子和目標,作為電影的一名普通觀眾,我非常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如若不然,自己也難保不會錯把好人當禽獸,就算是鐵證如山,也有可能是冤假錯案,那麽我們就不能夠僅憑道聽途說,就輕易認定素未謀麵的人罪無可赦。

這部冷酷虐心的影片殘忍地告訴大家,想當然地去造謠和信謠是多麽的可怕,可惜的是,現如今,卻有越來越多的人渾然不知,反倒樂在其中。如果不能一味地寄希望於道德自律,那麽就要依靠法治體係的健全,來確保我們做人的底線。一旦提高了造謠傳謠的成本,才會讓很多人真正學會謹言慎行的大道理。

有些想法,也許會促使我們成為謊言製造者的幫凶,你我未必慧眼如炬,每次都能明辨真偽,但我們不能清新盲從,不推波助瀾,不煽風點火彌補隨便扔出手中的石頭,去傷害無辜的青蛙。我常常喜歡看壓抑灰暗的電影,不是為了自虐,隻是為了自省。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