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小妖精的甜寵文,古靈精怪愛撒嬌的你,放在心尖上寵都不夠

來源:啟紅聊小說 2018-11-08 09:46:55

一.《心尖上的小妖精》

內容摘要: 張止維眯著眼睛看著易度。“哦?女朋友?”他似笑非笑的揚起一邊唇,對著易度上下打量一番,又將視線流轉到聞桃臉上。顯然聞桃也被易度的這句話弄懵了。她張大雙眼看了眼易度,隨後立即轉頭去看張止維。“我不……”

“不要逞強,我知道你不舒服。”打斷聞桃的話,易度異常溫柔的放低聲音,將她更往懷裏摟了摟,好似心疼的不行。低頭的瞬間,他不著痕跡的瞟了眼近在咫尺的張止維。這個張教官從一開始就不對勁,他一看見聞桃臉上的神情立馬就變。易度:當我瞎呢?“哦,女朋友。”張止維尾音拖長,忽然伸手拍向易度的肩:“可以啊,小夥子,高二吧,都有女朋友了。我還沒呢。”說完這話,他叉著腰,俯視著已經把頭鑽進易度懷裏的那聞鴕鳥,眼神頗為怪異。“女同學,豔福不淺啊。”張止維對易度點了點頭:“挺帥的,但是可要看好了,畢竟挖牆腳的人太多,當心一不小心就頭頂綠草帽。”這話說完,他與易度的眼神在空中碰了個對著。

張止維朝易度擺擺手:“行了,趕緊去醫務室吧。”易度笑了笑:“放心,我們感情非常好,誰也挖不走。”聞桃一聲也不敢吭,都不知道怎麽解釋的好,隨這兩個你一句我一句。她此刻隻想趕緊逃。

易度抱著聞桃去了醫務室,聞桃偷偷從易度胳膊縫隙中去看張止維。張止維似乎感覺到她的視線,猛地一轉頭,聞桃嚇得一哆嗦。“我去……這麽敏感的。”聞桃坐在醫務室的病床上,易度抱著雙手靠在牆邊。不多會兒,從內室裏麵走出一位醫生。

他一絲不苟的穿著白衣,盡管外麵天氣還是三十多度,這屋子裏也沒開空調,而他領口就連一粒扣也沒解。唯一能感受到些涼爽的,是這自然吹拂的風。他走近,端起眼聞桃放在床上的腳,扭出一個奇異的姿勢。聞桃嘶了一聲:“疼。”“還知道疼啊?”醫生輕輕笑了笑,本是蹲在床邊,後來站起身去裏麵拿藥。一邊動作一邊說:“我看你今天跑的倒是挺快的,一點兒沒個傷病的樣子。” 

二.《聽話》

內容摘要:事實上,這不是占薇第一次對葉雪城撒謊,她確實有事,卻不是因為朋友的生日。下午三點,占薇回到寢室收拾了東西,背著鼓鼓囊囊的書包準備出門。到了寢室樓下,看見頭頂太陽一片正好,金黃色的光線晃得人眼睛都睜不開。她挪了挪,站在了一旁的樹蔭底下。

沒過多久,一輛大眾帕薩特向她駛來,車身是黑色的,看上去有些舊。直到慢慢停在她身前,司機才緩緩探出頭來。聶熙揚著臉,笑得恣意,問她,“走不走。”“什麽時候換的車?”“上個月,買的二手。”聶熙轉動方向盤,一邊查看路況,“之前那輛太破了。”

占薇上車後,往車裏巡視了一圈,後座上擺著那把常年跟著聶熙的電吉他。“什麽時候換的車?”“上個月,買的二手。”聶熙轉著方向盤,一邊看著路況,“之前那輛太破了。”占薇沒接話,默默在心裏嘀咕著,其實這輛也沒比之前的好多少。

不過,車裏麵倒是被收拾得幹淨整潔,什麽裝飾都沒有,簡簡單單的。“他們都到了嗎?”“已經排練上了,就等我們倆。”車開了十來分鍾,繞到了離學校五個街區的西柳巷,停在了一家名為Super Nova的酒吧前。

Super Nova的位置並不算熱鬧。到的時候是傍晚,周圍的低層建築看起來有些年份了,夕陽從街道的盡頭照過來,粉紅色的光落在酒吧白色斑駁的牆上,漫著歲月的滄桑感。門麵是裝飾過的,透著一股後現代重金屬味,牌子上誇張的字體描繪著酒吧的名字。

Super Nova,超新星。是一顆恒星在消亡之前最後的爆發。它所散發的光芒,幾乎可以照亮整個銀河係。進了屋,一樓的空間並不大,角落裏有個吧台,後麵的酒櫃上擺滿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酒。大概是因為還沒到營業時間,隻有一盞黃色的壁燈孤零零地亮著,周圍稀稀落落散布著餐桌。

屋子的盡頭有一條通向地下的長樓梯,下麵隱約地透出了一些光亮。占薇跟著聶熙,鞋踩在木質地板上,發出錯落有致的回聲。拐了個彎,麵前是間寬敞的屋子,頭頂的白熾燈悉數打開,將整個空間照得通透明亮。屋裏有一個不大的舞台,正中間豎著立式麥克風和鍵盤,角落放著配備齊全的架子鼓。

昏暗的光線裏坐了個男人,那人察覺到這邊的動靜,用略顯沙啞的聲音朝更裏頭吼了一嗓子,“聶熙和占薇來了——”過了幾秒,大概是見裏麵毫無動靜,他放下貝斯,徑直將一旁的小門踢開進去了。很快,屋子裏響起了另一個聲音:“兩丫頭來這麽晚,不想幹了?!”

“……”“打鼓的呢?”“林俊宴說他晚半個小時。”中氣十足的男聲罵罵咧咧的,“現在的年輕人沒一個靠譜的!”占薇和聶熙四目相對,交換了個無奈的眼神。沒過多久,舞台旁邊的小門裏走出來一個高大的男人,是這家酒吧的老板豺哥。

三.《我還沒摁住她》

內容摘要:酒吧裏黑暗一片, 窗外是暈開交錯的霓虹燈。燈的銀光潑在吧台上, 秦渡簡直借酒澆愁,一手晃了晃杯子裏的龍舌蘭。深夜的酒吧相當安靜, 酒裏浸了燈光, 在杯子裏猶如琥珀般璀璨。陳博濤終於幸災樂禍地道:“你來談談感想?”秦渡:“……”陳博濤火上澆油道:“給正在追的女生和追她的男生買了單的感覺怎麽樣?當老實人爽嗎?”秦渡怒道:“去你媽。”陳博濤二皮臉道:“別罵我啊老秦, 我是真不懂,就等你來講講。”秦渡:“……”“我……”秦渡挫敗地道:“她就說那個男的對她很舍得麽,我不樂意。舍得個屁,一個毛頭小子還敢對我看上的獻殷勤?我就把他們單給買了,沒了。”陳博濤:“……”陳博濤友好地問:“老秦,明天我能不能把這個八卦傳播一下?”

秦渡眯起眼睛,禮貌地說:“可以的, 我覺得很行, 老陳你可以試試。”陳博濤評估了三秒鍾, 就道:“您老人家就當我沒說吧。”秦渡不再說話,又晃了晃杯子裏的酒,卻沒有半點兒要喝的意思, 像是鑽進了死胡同。“掐時間來看——”陳博濤看了看表,說:“那個小姑娘應該到宿舍了吧?看看她回了你沒有?”秦渡觸電般摸出了手機,屏幕一亮, 上頭空蕩蕩的, 一條消息都沒有, 那一瞬間他身周都僵了一下。秦渡道:“……”陳博濤說:“你現在去問她安全到了沒有, 那個小姑娘被你欺壓了這麽久都沒和你生氣, 脾氣肯定是很好的。你問完記得跟她說對不起。”秦渡嗤之以鼻道:“我做錯了什麽,還得道歉?”陳博濤說:“你等著瞧就是。”秦渡從鼻子哼了一聲,算是認可了陳博濤的威脅,高貴地給許星洲發了一條信息,問:“你回宿舍了沒有?”陳博濤:“……”“你這是什麽語氣啊!你興師問罪什麽啊!”陳博濤瞬間服了:“老秦你手機拿來!我來替你道歉。”陳博濤前任無數,深諳女孩子各種小脾氣,平時也稱得上婦女之友,立即試圖搶過秦渡的手機給他的語氣補救一下——然而秦渡堅持認為今晚自己表現無可挑剔,他該道的歉都道了,付賬則是純屬為了嘲諷她的高中同學,沒有半分折辱許星洲的意思,腰杆兒筆直得很。秦渡堅持道:“這個回複有哪裏不行?今天我給這小混蛋發的消息她一條都沒回,高中同學也搞得我很生氣,我是那種熱臉貼冷屁股的人嗎。”陳博濤:“……”幽幽的黑暗中,酒吧裏流淌著舒緩的鋼琴曲,秦渡隻覺心裏一陣燥熱。

想去見見她。他想。接著,陳博濤指了指他的手機屏幕。“——她回了。”陳博濤說。

四.《裙下有火》

內容摘要:程昱回到家後隨意洗漱收拾了下便立馬睡下,於是他直到第二天早晨醒來時才看到手機微信裏有一個來自焦糖的好友請求。小姑娘的微信頭像是她自己穿著tutu裙的舞劇照,根據背後的布景和她的微信昵稱,程昱猜出來這是芭蕾舞劇《胡桃夾子》裏的角色糖梅仙子。這個角色和她的名字倒是很搭。手指輕點將小姑娘添加為好友後他便起床洗漱,等他從浴室裏出來時,便發現手機裏已經有好幾條微信消息衝了進來。這姑娘起得還挺早?他要去醫院交班,五點多六點就起床,比一般上班族都要早很多,沒想到焦糖也會醒得這麽早。糖梅仙子:程醫生,早安!程昱一邊給自己準備早餐,一邊低頭回複消息。程昱:你也早。對麵就像是守著他的回複似的,他的消息氣泡剛剛發過去,對話框頂的“糖梅仙子”就變成了“對方正在輸入...”糖梅仙子:程醫生,謝謝您昨天幫我買的東西,不過真的太多了我能不能不要那麽多?多?程昱挑眉,腦海裏立即跳出來了昨天那噩夢一般的一堆粉。確實是......有點多。但小姑娘說,不要那麽多?這意思是要給他退回來?程昱:不行。程昱當機立斷地拒絕,他才不要再拎著那些袋子招搖過市,再一次重溫昨天的噩夢。

他的回複發過去後,對麵的人倒是很久沒有動靜。程昱勾勾嘴角,把手機放到流理台上不再理會,自己則把煎蛋和烤好的吐司端回餐廳開始用早餐。直到早餐用完,焦糖都再沒有給他回複。他想著這件事大概就這麽過去了,卻沒想到當他剛剛換好衣服出門,手機裏就冒出了新的微信消息。

糖梅仙子:那這樣好不好,昨天你幫我買衣服和其他東西的錢我回頭分期還給你?分期。這個在當今社會非常普遍的消費行為,在此時卻有些刺痛程昱。現在想想,昨天他買東西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價格。她的錢不夠用嗎?腦海中突然回響起和煦曾和他說過的——“小姑娘過得很辛苦。”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