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一品寵妃:暮雲深做出惱羞成怒的模樣,拉著太子轉身就走

來源:愛情路上的小蘋果 2018-11-07 14:09:44

“太子你還好意思說呢!若不是你這個當哥哥的許久沒來看望母後,反而怪起小七忽略你這個大哥了?不過啊,太子,你弟弟那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找母後都是為了給他辦事的!”

“母後,大哥最近忙於政事,抽不出時間來看你那是正常的。我啊就是大閑人一個,當然得代替大哥多陪陪你了!再說了,不就是留個女官嘛,舉手之勞,母後你不至於那麽小氣對不對?”

暮雲深撒嬌般地對著楚皇後開口,隨後親密地攬住了太子的肩膀:“大哥,你說是不是?”

“女官?”太子下意識地挑了挑眉,臉上的疑惑之色甚至明顯。

“他啊,這幾天磨著母後,讓母後給他留幾個女官的位置,說是給朋友送人情的。”楚皇後捂著嘴,神色間有些挪揄。

“母後,我都說過多少次了,真的是送人情,你別在大哥麵前打趣我了啊!大哥,走,咱們兄弟倆好好出去聊聊!”暮雲深做出一番惱羞成怒的模樣,拉著太子轉身就走。

“小七莫非是有了中意的女子了?這可是好事啊,說說看,到底是誰家的閨秀這般優秀,打動了堂堂晉王殿下的心?”暮雲斌眼中閃過一道幽光,卻是將此事放在了心上。

小七模樣出眾身份尊貴,眼光自然也高,這京城的閨秀,還真沒有被他看上眼的。唯一的另外,也就是杜鵑了。隻不過,太子可以確定,小七根本就沒有見過杜鵑,難道事情發生了意外,又出現了一個讓小七看上的女子?

“大哥, 你別聽母後胡說!前段時間回京的時候,你也知道路上發生了很多意外,我被人所救,因此欠下了人情。所以才會想要幫忙,讓母後出麵留個女官的位置罷了。那人恐怕都不記得了,不過這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你弟弟我可不是那等忘恩負義的小人!我也不要他記得什麽,反正也是舉手之勞,從此以後就當是兩不相欠了。”

暮雲深趕緊解釋起來,誰也沒有發現,他那看似平靜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

“原來是這樣!小七你重情重義,這份心性實屬難得。”本來想打聽清楚對方的身份,不過看暮雲深這番滿不在乎不想再提的模樣,明顯隻是下意識的順手而為,並沒有放在心上,太子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大哥你就別誇我了,最近戶部的事情不多,整天待在宮裏都悶死了。最近我和杜小三又想了一些玩樂的新點子,大哥你可要在父皇和母後麵前給我遮掩遮掩!哎,千帆最近入了朝也忙起來了,他要繼承誠王叔的位置,以後恐怕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輕鬆了。幸好我沒那麽多負擔,有大哥在,我隻要當個吃喝玩樂的閑散王爺就行了!”

“你這話可別讓父皇聽到,否則又會罵你沒誌向了。”太子的眼神微動,笑著開口道。

“所以才要大哥你幫我遮掩嘛!父皇也真是的,明知道我對朝廷上的事情沒興趣,看那些折子還不如出去打馬球呢!”暮雲深不滿地抱怨著,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

禦花園裏,被安排出來去女官居住的芳華殿的諸位少女們紛紛好奇地看著不遠處涼亭裏麵的高大身影,唧唧咋咋地議論起來。

“看!那好像是太子和晉王殿下!”

“真的是他們啊!晉王殿下真是豐神俊朗,絕世無雙!我還從未見過這樣俊美的男子呢!”

“是呀是呀!晉王殿下可是我們大周朝第一美男子呢!”

“太子殿下其實也不差,雖然沒有晉王殿下長得好看!聽說太子長得像陛下多一些,晉王像皇後娘娘,麵容更精致一些!”

“太子和晉王殿下的感情真好!”“那當然,太子和晉王都是皇後娘娘所出,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呢,感情能不好嗎?”

杜鵑和謝家兩姐妹也下意識地朝著涼亭的方向看去,也虧得龐嬤嬤不在,這些新進宮的女官們還沒有被宮規磨平了性子,才敢這樣活潑大膽的議論兩位皇子。

“晉王殿下長得真是太好看了!”謝歆棋捧著胸口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歎,眼睛亮晶晶的,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謝歆書雖然沒她那麽誇張,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紅暈,忍不住往涼亭那邊看去。

唯有杜鵑聽到這個名字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心中升起了一股排斥。她沒有忘記那天早上,若不是晉王的車駕橫行霸道,娘親也不會受了那麽重的傷。她們母女兩人,是如何因此被逼到了絕境,差點就送了性命。

想到這裏,她頓時也抬起頭來,想要看清楚這個晉王到底是何方神聖,以後她若是見了麵,定要敬而遠之才行。

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身錦衣,如墨般的長發用玉冠紮起,愈發顯得尊貴不凡。那一張鬼斧神工,宛如上天精雕細琢般的容顏,隻一眼便奪去了眾人的眼球,美好的宛如一幅畫卷。饒是抱著厭惡之心的杜鵑,此時此刻也忍不住為這張容顏而晃神起來。

隻是,當她的目光落到另外那位男子身上的時候,整個人這才清醒過來。那男人雖然容貌上比不上晉王的出色,卻絲毫不會讓人忽視他的存在,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氣質,更是讓人心中一暖。

原來,他竟然是太子殿下嗎?杜鵑的心頓時跳得飛快,臉上更是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那個救下她,給了她希望的人,竟然會是太子!可是,他為什麽要這樣做?隻不過是一個陌生人,太子為什麽要幫她呢?

“閉嘴!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妄以宮中的貴人!”

龐嬤嬤一回來,立刻神色嚴厲地教訓起眾人來,女官們這才禁了聲,不敢繼續張望議論。杜鵑也下意識地低下了頭,眼神卻控製不住地往涼亭那邊看去。

隻見晉王似乎有事情離開了,太子獨自起身,竟然朝著她們的方向走了過來!她看得入神,心裏亂七八糟的想著太子是否會認得自己。一時間沒了戒心,隻覺得好像有什麽東西絆了自己一下,眼看著就要從狠狠地摔倒在地,嚇得她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杜鵑在一片寂靜之中睜開了雙眸,發現自己竟然被太子攔在了懷裏。她的臉立刻紅透了起來,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

“太子殿下,這是新來的女官不懂規矩,冒犯之處,還請太子責罰!”

“無礙,下次小心點!”

杜鵑隻覺得太子放開了自己,隨即便轉身離開了。龐嬤嬤瞪了她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麽。一旁的謝歆棋卻是羨慕地開口道:“杜姐姐,你運氣可真好!太子非但沒懲罰你,還伸手拉了你一把!”

“是啊,太子性格真好!杜姐姐真有福氣!”

杜鵑低著頭假裝害羞,心思卻飄得很遠。

“我隻是補償你罷了……”

腦海中忽然想起在別院裏麵的時候,太子曾經說過的話,又見他和晉王舉止親密的模樣,聰明的她立刻便想通了。恐怕,是太子早就知道了她遭遇的一切都是晉王造成的,為了替弟弟贖罪,這才出麵伸出援手的吧!

太子他,真是一個好人呢!雖然身份尊貴,卻絲毫沒有太子的架子,待人溫和可親。隻可惜,他這般愛護的弟弟晉王,雖然長得好看,心腸卻是這般歹毒,還要處處讓太子給他收拾爛攤子!

兩廂一對比,杜鵑隻覺得晉王便是個隻會仗著太子的威風橫行無忌的紈絝子弟,心裏又多了幾分厭惡。不管怎麽樣,傷了她的是晉王,太子卻是救了她和母親一命的人,以後在這深宮之中,若是有機會,她也會報答太子的。

暮雲深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太子將原本愛慕自己的女子設計成為了仇人,他在太子麵前處處表現出自己的無能和貪玩,降低太子的戒心,感覺到火候差不多了,他這才急不可耐的告辭,借口要出宮閃人了。

自從再回京城,他便結交了一群大臣們的那些不用繼承家業,整日鬥雞走狗的紈絝子弟,得了空便和他們廝混在一起,以蒙蔽太子的視線。用他的話說,生死一線的關頭,好不容易死裏逃生,以後自然要更加享受的過日子才行。

他很慶幸以前自己也會故意這樣做,改變的不大,還不至於讓太子起疑。而且,他還能借此方便自己暗中行事,經常見到玥兒。  

“殿下,要說是異常,最近我們家的老爺子似乎總是在捧著五皇子,上了不少歌功頌德的折子呢!”

“是啊,我們家老爺子也是,真是奇了怪了!五皇子最近風頭正盛,連太子都示弱了幾分呢!”

暮雲深交好的雖然都是一些喜歡吃喝玩樂的世家公子,卻也並不是對朝廷一無所知的廢物,有些小道消息雖然不算什麽,可若是聯合起來深想一番,卻也有意料不到的結果。

蘇家的勢力可以說是越來越囂張了,五皇子背靠大樹好乘涼,行事也越發鋒芒畢露。相比之下,太子這邊的楚家始終沉寂,有交情的誠王卻已經辭官歸甲,太子最近還犯了幾個小錯,讓陛下好一頓不滿。

暮雲深卻知道,恐怕事情沒有那麽簡單。如今的太子可不是以前那個溫和的近乎懦弱的人了,他的心機深沉,謀算與人絕不會出任何差錯。這次恐怕是太子有心要對付五皇子了!

不管怎麽樣,五皇子對於他來說是敵非友,太子對他使出手段,暮雲深自然沒有幫忙的道理。他隻需防著太子借刀殺人,又跟上次一樣來個一箭雙雕的詭計,最後五皇子落了馬,卻把罪名攤到了他的頭上!

最重要的是,太子竟然在不知不覺籠絡了那麽多大臣,他一直都不關心朝臣,隻是一個閑散王爺,因此,想要擁有和太子抗衡的實力,並不容易。

如此一來,他便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增加自己的籌碼,五皇子就相當於為他擋槍,牽製太子的存在。所以,他必須要時刻關注著五皇子的動向,最好不能讓他很快就被太子解決了。

暮雲深很清楚,一旦解決了五皇子,太子最主要的敵人就是他了!三皇子雖然也有一定的勢力,奈何楊妃不受*,楊家在朝中的權勢也算不上大,太子很有可能會拉攏他。

回到京城之後,暮雲深也漸漸發現,自從誠王隱退之後,世子暮千帆在朝廷上的晉升之路並不明顯。今年的春闈,暮千帆中了榜眼,如今卻在翰林院做一個普通的侍讀,看起來光鮮,卻根本沒有任何實權。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