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果果還是很配合,很給麵子的,適當地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來源:博大溪藍 2018-11-06 14:49:42

肖果果還是很配合,很給麵子的,適當的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是個藏寶的洞府?沒錯,現在全世界人都知道了。 但是,肖果果還是很配合,很給麵子的,適當地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真的是嗎?!我完全沒有看出來啊!” “嗯,我剛才也沒看出來。本以為是這裏是有天材地寶,被妖獸發現了,才開出了這個通道。這麽看來,前麵倒是有些自然,後麵肯定是有人弄出來的。”馮長老這麽說道,在原地轉圈圈,好似在思考,同時伴隨著自言自語。 “可是不對啊,這個地球是個三級位麵,用修仙界的話說,就裏就是不毛之地。怎麽會有仙府呢?”馮長老接著說道,肖果果心中就有些堵的慌了,看不上地球,你們別來啊。 “想來修仙界肯定是遍地黃金,出門就能踩著滿地的糞土前行的。”肖果果毫不留情的懟了一句。 “哎,你現在是修士了,不能這麽小心眼,這對你的道心建立沒有好處。”馮長老一臉的歎息。這姑娘這話,略微刻薄啊!

“不好意思,小女子見識淺薄,也沒出過銀河係,是個本地土著,見識太少,眼界太小。”肖果果說著,眨眨那一雙大眼,馮長老徹底的服氣了,不能跟她講道理,沒點毛用。 “對,不怪你,隻怪那些劃分位麵等級的修士們。太看不起人了,狗眼看人低。”馮長老很快就跟肖果果保持在了同一個戰線上了,反正這等級又不是他劃分的。 “果然,馮長老就是明事理。咱們接著說,這個洞府是怎麽回事?” 馮長老:“……”你剛才要是不打擾我,我都想出來了好嗎? “仙府這東西,怎麽說呢……一般情況下,都是某些厲害的修士留下的。他們或者在飛升後,將一些用不到的東西留下了,給宗門弟子。或者是在隕落前,將自己畢生所得,給封印了起來,留給有緣人!” “這兩種情況,稍微有那麽一點極端,不是飛升了,就是死。”肖果果感歎。 “沒錯,若不是這樣的情況,誰舍得將自己得到的寶貝交出來?修士無情,你可記得?” 馮長老笑了,這是大實話。他要不到死,也舍不得自己的煉丹爐給別人……想到破了個洞的煉丹爐,馮長老心疼的抽抽了一下。

“好吧,但是,這東西怎麽會出現在這裏?恕我眼拙,我看這裏與其說是高大上的高級修士留下的寶藏,反而像是個,礦坑!對,就是礦坑!” 這一路走來,肖果果總覺得哪裏不太對,現在一看,有種熟悉的感覺。難道,當年有個修士,喜歡挖礦,於是,挖著挖著,就升級了? “嗬嗬,我也是這麽想的!仙府,很多都是高級修士的修煉之地,不說是富麗堂皇,也是靈力環繞!若不是這裏太寒酸,我剛開始也不會覺得這裏是某個妖獸發現了天材地寶的存在,特意開出來的通道了。 直到那麽極品的靈石出現了,還有陷阱,迷幻和這盒子出現,才敢肯定,這裏真的藏著寶物!”馮長老感歎,這藏寶的人,可真的是不挑地方。 “不管對方怎麽想的,有好東西就行。”肖果果如此說道,馮長老卻搖頭。 “不,不是這樣的,仙府,尤其是高人遺留下來的仙府,那都是危機重重的。我們這一路走來,都是憑著運氣,若是再往裏,弄不好,將是有去無回了。”

“不能吧?俺們這裏出現修士才六百年,能有多少厲害的修士?”肖果果笑了。 “沒錯,地球的高級修士的確是不多,很多還是從二級大陸來的。畢竟,這裏的本土修士開始修煉的時間太短了,這六百年內,反正我是沒有聽說過有一個飛升修士出現。他們更多的是通過傳送陣去二級大陸,尋找更好的資源,所以,這個洞府……”馮長老笑眯眯的看著肖果果,希望聽到一個正確的,靠譜的回答。 “真的嗎?還能夠去二級大陸?不需要飛升!”肖果果一臉的激動,她想要去,告訴她,有什麽要求! “這個,沒錯,我們宗門也有送弟子過去,隻要是資質好的弟子,三十年之內結丹的,都有這個資格!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仙府,不是本土修士留下的!”馮長老很肯定的說道。 “不一定啊,也可能是有的修士去二級大陸前麵,感念家鄉人這麽多年的培養和支持,為了回饋家鄉,做了好事呢!”肖果果這麽說道,心還在去二級大陸上這件事情。

“誰會這麽傻!這麽多的極品靈石,完全沒有道理放著不帶走!”馮長老不想打擊這孩子,但是,地球修士,都很窮的! 是啊,這些極品靈石,誰會不帶走呢?心太大了吧?而且,火炎果這個稀罕東西,怎麽解釋呢?馮長老以為自己看錯了,不知道火炎果的存在。她可是得到了一整株。 “嗯,我想明白了,肯定不是本土修士留下的。”肖果果這麽說著。 “告訴我,你為何又改變了想法?”馮長老看著肖果果,眼神一亮,有種孺子可教的感覺。 “直覺!都是直覺!”肖果果一本正經的說道。 馮長老:“……”你個熊孩子。 “有時候,一些厲害的修士,他們會藏一些東西,比如說,用不到的,占地方的,或者是,十分重要的,怕給人發現的!但是,藏在本位麵,又不放心,於是,就會選個稍微修士少點,等級低點的位麵藏著。”

“那人家要是以後回來找呢?”馮長老這麽一說,肖果果眼神亮了,真的嗎?這是別的位麵的人藏的! “那就看我們的運氣了。修士,每天麵對那麽多的危險,要是我們運氣好,這個仙府的開創之人隕落了,那就占便宜了。”馮長老這麽說道。 “這麽說來,裏麵的那兩個妖獸……”肖果果有種不妙的感覺。 “看來,這個仙府不該是放不要緊的小玩意的,估計,是放著很重要的東西。那兩個,是負責守護的妖獸!”馮長老的臉色也有些凝重了起來。

肖果果看看前麵,已經能看到如火焰燃燒一樣的紅色。 那裏麵顯然就是這個洞府的最深處了,但是,在到達之間,這裏還有三樣法寶,沒有理由放棄吧? “那個柱子,我們該怎麽過去呢?”肖果果看著馮長老問道。 “我想,這周邊肯定是有陣法,但是,我不知道,這陣法到底是什麽樣的,也不知道怎麽破。畢竟,我隻擅長煉丹,不擅長破陣,若是主上在,就好了。” 池玄?肖果果笑了,看來並不是自己一個人,每次遇到大問題的時候,都會想到池玄師兄啊! “陣法?”肖果果看了看周邊,對破陣的事情,也是一竅不通,她甚至不知道,陣法到底是個什麽東西。

“反正我們中也沒有人懂得陣法,如此,不如試探一二?”肖果果本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精神這麽說著,馮長老讚同的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於是,肖果果從芥子空間中拿出了一塊妖獸肉,新鮮的,相當於一個人的體重大小,猛的扔了出去,就看有什麽反應。 果然,霧氣一下子濃厚了起來,什麽都看不到了。紅色的柱子,猛的射出了一道光芒,那紅色的光芒帶著滅殺之力,火焰透過霧氣顯的張牙舞爪。看得出,那裏已經是一片火海! 等到白色的霧氣散開,妖獸肉已經完全消失了。 “烤肉都沒給留下,這威力夠大的!”馮長老咽了一口口水接著說道:“所以,我最討厭這些學陣法的家夥了!不好好的修煉,跑去學習什麽陣法,不務正業。” “同樣不務正業,喜歡煉丹的您,沒有資格抱怨。”肖果果看著馮長老,給馮長老說的這個堵心。 “你還能噴我,看來是有什麽好的計劃了。” “哼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再試一次。”肖果果說著,再次扔了一塊妖獸肉出去。

馮長老:“……”你這計劃還真的夠樸素的! 馮長老皺著眉頭看著,而這一次那妖獸肉下落的地點也發生了變化。因為肖果果想看看,換個位置會不會好點? 可是……結果仍然是一樣的,那紅色柱子能夠準確的定位,並且,一擊必殺。 “也許,多扔幾塊,我們就能知道哪裏可以下腳了。”肖果果一拍自己的額頭,這麽說道,覺得自己真的是太聰明了。 聽了這話,馮長老看她的眼神好似在看白癡一樣的。 “這陣法講究的是推算變化,從入陣開始,每一步都會帶來無數的變化,每一次的變化,都意味著後麵的陣法將跟隨改變!你懂不懂?”馮長老有些無力的問道。 “不懂。說簡單點。” “……我的意思是若是,你走的每一步都正確,才能過關,若是一步錯了,全盤皆輸。陣法要是都像你說的,給你留下過去的路,還設置什麽陣法啊?白癡才會這麽做啊!”

馮長老控製不住脾氣了,這熊孩子,氣死人不償命,陣法哪裏是那麽簡單的!不是學過的,不是親自布置過陣法的,不是有豐富經驗的陣法師,怎麽可能破的開! “嗬嗬,就是過不去了唄。”肖果果隻聽明白了這個故事。 “沒錯,除非你是個陣法師,有羅盤可以進行推算,才能找到陣眼,將這陣法給破了。”馮長老這麽說道。 “等下,您是說,找到陣眼,是關鍵?”肖果果問道,她關於陣法的事情,的確是一無所知。但是找陣眼,珠珠擅長。 “自然,找到了陣眼,毀了它!這陣法就等於是破了一半,那麽,從外麵攻擊,也就容易得多了。” “若是我找到了陣眼,破壞掉,您能從外麵破陣麽?”肖果果覺得,好似這事情,也不是完全的沒有希望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