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於我等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這麽錯過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來源:自己的心靈和直覺 2018-11-06 16:19:39

這一根斷戟的存在已經嚴重挑釁了九天雷鳥這一頭荒古霸主的尊嚴,它必然要傾盡自己所有的力量煉化這一根斷戟!斷戟有靈,戟身一震,一道光芒斬出,那萬千雷霆頓時化為了一片虛無,一根縮小的無數倍的黑色小戟貫穿了九天雷鳥的頭顱!九天雷鳥眼中滿是驚恐之色,所有的表情在這一刻定格,被雷霆包裹的身軀已經失去了生機,巨大的身體在雷霆之中墜落,掉落在了羅睺島某一處!無論是曲淩風、上官紫凝和金狂這樣的天才弟子,還是天元劍派之中的普通弟子看到這一幕都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九天雷鳥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天元劍派之中有不少典籍都提到了這一頭強大的荒古霸主,就算是天元劍派之中的長老見到這九天雷鳥也要繞道走!這可是一頭威名赫赫的荒古霸主九天雷鳥啊,但是在這一根斷戟的麵前卻像是一隻鵪鶉一般,隨意一擊就將其斬殺了。金狂看向斷戟的時候眼中的狂熱已經消失的幹幹淨淨,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懼,這等靈兵連九天雷鳥這樣的存在都能輕易斬殺,已經不是他這個層次能夠接觸到的東西了。

但是想到那一頭被斬殺的九天雷鳥,金狂心頭也是一陣火熱,一頭九天雷鳥的屍體也是曠世至寶,若是能夠得到的話他的武道之路將會走的無比順暢,甚至有希望問鼎武道巔峰。不僅僅是金狂有這種想法,曲淩風和上官紫凝也都有這種想法,他們都意識到這可能是天元劍派發現羅睺島以來最大的收獲了。雖然天元劍派在乾元大陸是首屈一指的宗派,強者無數,但是能夠進入羅睺島的修為都高不到哪裏去,能夠從羅睺島上得到的東西也極為有限。像增壽果這種能夠增加壽元的靈藥必然有強大的荒古巨獸守護,想要得到就必須引開甚至擊殺這些荒古巨獸,對於修為被壓製在搬血境的武者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縱使是在天元劍派之中增壽果這種荒古靈藥也是極為罕見的。而一頭近乎完整的九天雷鳥的屍體,這在天元劍派的曆史上還沒有出現過,如果他們能得到上交宗門的話,宗門賜下的獎勵將豐厚到難以想象的地步。“曲師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們不能錯過啊。”

一名天元劍派的弟子激動地說道。“對啊,曲師兄這九天雷鳥的屍體價值連城啊,就算是我們所有人分,平攤到每一個人那一份都價值不菲,我們一輩子都未必能賺到這麽多。”頓時就有弟子說道。“上官師妹,你覺得如何?”曲淩風看向了上官紫凝。在這裏他的實力或許是最強的,但是上官紫凝的身份實在是太過尊貴,就連他對上官紫凝都是恭敬不已。更何況從這裏到九天雷鳥隕落之地有不少路程,誰也不知道一路上會遇到什麽危險,甚至會遇上化血境界的荒古巨獸,若是沒有什麽特別的手段的話,遇上化血境界的荒古巨獸是必死無疑。上官紫凝的身份貴不可言,若是在場眾人之中有誰能夠抵擋化血境界的荒古巨獸的話,那麽這個人非上官紫凝莫屬。“這對於我等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這麽錯過了實在是太可惜了。”上官紫凝淡淡的一笑。

曲淩風和金狂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上官紫凝這麽說顯然是同意了,有上官紫凝的加入他們成功的幾率就大大增加了。至於橫在空中的斷戟已經沒有誰敢去打他的主意了,連九天雷鳥這樣的荒古巨獸都被他一擊斬殺,他們算哪根蔥啊,絕對是誰碰誰死。寶物人人都想要,但是也要有命用才行,兩相比較之下,尋找九天雷鳥的屍體明顯實際一點。“那是九天雷鳥的屍體啊,荒古霸主啊!”夜陽激動的叫了起來。以他的身份者一輩子都未必能接觸到這等寶物,現在上天卻給了他一個機會,若是不好好把握的話他這一輩子都會生活在懊悔之中。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九天雷鳥這等曠世神物,夜陽已經被迷住了心和眼。哪怕明知道前路凶險,夜陽恐怕都會義無反顧的走上去。飛蛾撲火看起來愚蠢,這些飛蛾的下場就隻能是被烈火燒成焦炭,但是依舊有人前赴後繼。朱清無奈地搖了搖頭:“要去的話你自己去,我是不會去的。”“你不去?”夜陽有些驚愕的看著朱清。

沒有人能夠抵擋住一頭九天雷鳥的誘惑,就算是天元劍派之中那些高高在上的長老也做不到,夜陽不信朱清一個僅僅隻有十幾歲的少年能夠抵擋住這種誘惑。夜陽不知道朱清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對於自己的性命是格外的看重,縱使九天雷鳥再吸引人,但是如果是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搏的話,朱清會很果斷的放棄。在朱清看來任何寶物都沒有自己的性命重要,他已經死過一次,他不想再死上一次。朱清的這種想法可以理解為冷靜,但是也可以解釋成怕死,但是無論夜陽怎麽理解都無法影響到朱清,不去就是不去。夜陽咬了咬牙,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一頭九天雷鳥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他不能就這麽錯過了。”祝你好運。”朱清微微歎了口氣,他能夠想到這一路上夜陽會遇到什麽,或許還沒有等夜陽走出多少路就會被一頭荒古巨獸給吞掉。

至於橫貫在羅睺島上空的斷戟,朱清也隻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樣的寶物他還不敢撩撥。“惡靈魔戟!”盤坐在截天鎮魂碑上的老魔神色凝重,眼中有兩道光芒不停的閃爍著,似乎是在考慮著什麽。“小子,收服這一根斷戟。”考慮了良久之後,老魔終於是出聲了。朱清剛剛跨出的腳步一頓,身體頓時變得有些僵硬,他甚至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了。“老魔,你開什麽玩笑,那一根斷戟的威力你也看過了,連九天雷鳥......”“我能傳授你一套法訣,溝通這一根斷戟。”老魔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免談!”朱清毫不客氣地拒絕了。見識過這一根斷戟的威力之後,朱清是說什麽也不會去撩撥這一根斷戟的,有九天雷鳥的前車之鑒在哪裏,他是有多遠就跑多遠。“小子,你錯過這一根斷戟你會後悔終生的。”老魔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信了你的話恐怕我就沒有以後了。”朱清翻了翻白眼。“這是一根魔戟,擁有無上魔威!”老魔解釋道。“就算他是神戟有無上神威跟我都沒有關係。”朱清哼了一聲,非但沒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臭小子,給臉不要臉啊,給我停下來!”

盤坐在截天鎮魂碑上的老魔氣的差點吐血。“想要我去弄那一根斷戟,免談!”朱清翻了翻白眼說道。老魔哼了一聲:“小子你別不識好歹,收服這一根斷戟對你隻有好處沒有壞處。”“好處再多也要有命享,讓我玩命,免談!”朱清撇了撇嘴。“那你是不準備管你體內的死氣了?”老魔冷冷一笑。朱清臉色一僵:“死氣?”“小子你可是死而複生,體內積聚的死氣可不是好應付的,如果不是有你那顆小石頭替你壓住了體內的死氣,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生龍活虎的嗎?”老魔嘿嘿一笑。朱清摸了摸胸口的血石,自己體內有死氣這件事情他也知道,以為靠著血石的力量壓了下去就已經沒事了,但是聽老魔的口氣,似乎他體內的死氣沒這麽簡單。“死氣掠奪一切生機,隻有死人身上才會有死氣,活人身上有死氣這件事情本來就已經違背了常理!”老魔說道。“但是這和那根斷戟又有什麽關係?”朱清問道。“惡靈魔戟,乃是由隕星魔鐵煉製,以無盡魔氣淬煉,是魔道靈兵,可吞噬死氣!”

老魔說道。“吞噬死氣?”朱清眼睛一亮。“煉化這一根惡靈魔戟不僅僅能夠讓你得到一件強大的靈兵,同時還能壓製住你體內的死氣,時間一長你體內的死氣也會被這惡靈魔戟吞噬,消除了一個隱患。”老魔說道。朱清對老魔說的話是半信半疑:“真的有你說的那麽好?”“臭小子,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截天鎮魂碑已經認你為主,我又受製於截天鎮魂碑,你死了對我可沒有任何好處。”老魔說道。“誰讓你對我愛答不理的,天知道你在想些什麽東西。”朱清撇了撇嘴。“別磨嘰了,這惡靈魔戟的主人已經隕落,現在是憑借著之前留下的力量再逞凶,那一頭九天雷鳥是自己撞了上來,如果再來一頭荒古巨獸的化,恐怕他就撐不住了,要是被荒古巨獸收走了,你連哭都沒有地方哭。”老魔催促道。“擦,搞了半天原來這家夥是個銀槍蠟頭啊!”朱清翻了翻白眼。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