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裏端著一碗茶低著頭慢慢地品著,讓人看不清他的麵貌

來源:董哥聊曆史 2018-11-01 10:28:30

汴梁城的皇宮大內的深處,一座金碧輝煌的王府坐落在皇宮的旁邊,他比起紫宸殿似乎小了些,可是比起**裏所有的大殿似乎都大不少。他傲然的站立在金鑾殿的東方。一位年輕的王爺身穿滾龍袍坐在大殿的大位上,他手裏端著一碗茶低著頭慢慢地品著,此人隻露出一個側影,讓人看不清他的麵貌。他仿佛若不關心的聽著手下匯報著趙楷的所有的事情的經過。他就是東宮太子趙桓,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懦弱無能的欽宗,可是在這裏看來此人城府也很深啊!。 太子旁邊擺著一個小座位,小座位和大座位相比,是天與地的差別,從座位可以看出倆人差距之大。小座位前一位身穿蟒袍的年輕男子端著手裏的茶來回的走著,他不時低頭吹著茶杯裏的茶葉,臉上帶著微笑,然後在不時抬頭的看著坐在主位上男子,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隨時準備回答太子的問話,同時他的耳朵也仔細的聽著太子手下的匯報。一看此人就是一個兩麵三刀,投機取巧之輩。 三殿下一開始帶著一位小廝整日在汴梁城閑逛。

以前他老是帶著小廝向ji院跑,現在他似乎是到處跑。最近跑得最多的是大相國寺,不知道他到大相國寺要幹什麽?他還和一個花和尚喝酒談天。倆人似乎是談得很投機。對了,他似乎是要拉攏林衝。 “一個和尚無足輕重!林衝我聽說了,他打算和童衙內聯手收複林衝,我就要去給他搞破壞!他就是要一個護衛,我也不能讓這護衛死心塌地的護衛他!”坐在主位上的男子聽了半天定下了論調。 他的手下聽了太子的話臉色變了數遍,接著說道:今天蔡京的大衙內當街cai花,被一個外地的背劍的書生教訓了一頓。蔡衙內大發雷霆,這時小的看到三殿下過去了,小的認為精彩的場麵來了,準備看看熱鬧。三殿下和蔡衙內聯手**。 誰知讓人最不可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三殿下沒有過去**,卻把蔡衙內打了一頓,讓禁軍送到開封府去嚴辦了,這可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這廝是唱的哪一出戲啊!?太子陷入了沉思,這廝不是一個愣頭青嗎?怎麽現在**一個女子也要花費如此周折,難道他突然變聰明了?

眼前的小廝看著陷入沉思的太子急忙討好道:“太子殿下,我認為三殿下這出**大戲唱的好啊!可惜最後被茂德帝姬給破壞了,似乎三殿下急的直跺腳呢!” 這位長隨就添油加醋偶的把趙楷的事情又詳細的說了一遍。 旁邊的男子一揮手,眼前的下人倒著退了出去。 “大哥,你看三哥這是何意啊?” “九弟啊!三弟這可是高明的**手段!或許是他真的改變了!不過不論什麽情況,我都不會給他任何機會!這是收心啊!讓女子死心塌地跟著他,可惜讓茂德帝姬給破壞了!” 哈哈哈!“好!痛快!” “我就是讓他什麽也做不成!” 太子聽了自己的三弟好好的局麵被他的親姐姐給破壞,他是高興地大笑,敵人的痛苦就是自己高興的源泉。太子笑了,老九也陪著傻笑,人家笑了你不笑,就是說明自己的主子沒智商,那自己不就是白拍馬了? 旁邊的男子一聽急忙躬身施禮,恭敬地說道:“請太子吩咐,小弟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三哥就是想興風作浪,也沒有本錢啊!這位**殿下是花叢高手,可是對文章卻一竅不通,和太子相比,那是螢火比皓月啊!”

太子趙桓聽了九弟的衷心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三弟有可能拉攏讀書人,也有可能泡妞!我們必須搞破壞!” “太子大哥!小弟剛剛收了童貫的假公子作為小弟,我讓他把林衝弄到大牢裏去,這樣就破壞了三哥拉攏林衝的目的!給他拉攏林衝製造了許多障礙!他林衝要是有頭腦就會好好思量一番的!自己被趙楷玩弄了,他還會死心塌地的跟著趙楷,我們就有機會把他拉攏過來!” “嗯!你做的好!就是要讓這小子一個心腹都沒有!九弟啊!他哪裏我也有幾個臥地,什麽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的!”趙桓似乎是漫不經心的說著,他在敲打九弟,你不要自作聰明,你那裏也有我的臥地。 太子趙桓想了半天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心腹九弟康王:“構弟,辛苦你一趟,既然茂德帝姬來趟渾水,我就拿她做文章。你先去開封府把蔡衙內提出來,然後再去太師府,告訴太師,等太師幫我登上大位,我就送他一場富貴和榮耀,賜婚蔡衙內,把茂德帝姬賜給他大兒蔡攸!

還有今年是大比之年,你讓太師想辦法讓趙楷能夠獲得殿試資格,我會讓別人呼應他的提議的。我要讓他自己出醜,他不知在誰那裏弄來一首詩詞,揚名,弄了一個**才子的稱號,我就讓他在文采上出一個更大的醜!” 哈哈哈!太子哈哈大笑!“好!這主意太好了!這草包還想扮書生,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草雞相變鳳凰,做夢吧!不過我們就遂了他的意,讓他丟一個大醜!”康王看著大笑的太子趙桓小聲的附和。 看著九殿下康王趙構匆匆離去,太子趙桓惡狠狠地說道:“誰也不能和我爭皇位,我要把所有的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中!趙楷小兒,我要讓你臭一輩子,你就是做夢也不能讓讀書人支持你!” “來人”太子趙桓看著離去的九弟有喊進來一個心腹。 趙桓吩咐道:你去散播三殿下趙楷又在大街上當眾**良家女子,你要讓滿城皆知。

看著自己的心腹離去,趙桓心心裏暗暗的想到:九弟你就是鑽了天。江山也輪不到你來做,下麵還有老四、老五等著,老二這個短命鬼不能和自己爭了。小九也就是跑跑腿,到時給他個虛職坐坐過過癮吧! 來人! 有一個心腹過來。 你去太尉府,讓他呼應一下太師,讓三殿下趙楷沒有一點機會。暗地裏太子在掌控大局。 阿嚏!趙楷打了幾個大噴嚏,誰在算計他? 怎麽自己總是心驚肉跳的!難道蔡攸要報複自己?他沒有這個機會啊!嗯!自己今天做的有點過分了!可是自己不能不狠啊!否則自己的名聲就壞了!蔡攸你以前雖然是我的好友,可是你現在站錯了隊,更可氣的是你占了你老子的光了,前世蔡京把自己撞死今世蔡京老兒我就拿你開刀。

現在麽就先拿你兒子做做文章,收點利息!那麽你就做我的墊腳石吧!今世你做錯了事就得受懲罰,更何況前世和你重名的人對我的迫害,這債還是算到你的頭上比較合適,否則我怎麽出心裏這口惡氣!否則律法威嚴何在?嗯!自己在給他扣上一個大帽子!誰讓人家都看我是臭狗屎呢?我就拿你來洗白我吧!你就做洗白劑吧!總算還有點用處。 自己的同父母的姐姐都認為自己是一個**賊啊!自己可是要做一件好事啊!怎麽就是沒有人相信自己呢?難道做一個好人就是那麽難嗎? 自己拉攏林衝,被人懷疑,認為自己和童衙內聯手迫害人家,好不容交到一個朋友花和尚,卻是用假名交的朋友,自己的命怎麽這麽苦啊! 人家穿越男,身懷神級功法。自己啥也沒有,卻背著一個淫棍的身份,好憋屈啊! 天啊!我啥時能夠美女投懷送抱啊!人才就像飛蛾投火一樣不要命的向我飛來啊!

我得時時刻刻提防太子給我下絆子。我要從九哥康王哪裏爭天下,我的命好苦! 茂德帝姬你也不理解我,我可是你的親哥哥呀!你就要嫁給垃圾蔡攸了!這可怎麽辦啊! 昏庸的老爸!糊塗的太子,你倆可是曆史上名人啊!北宋倆庶人去拜見大金先祖——完顏阿骨打! 丟人啊!堂堂大宋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靖康二年,自己和倆皇帝淒淒慘慘的被壓上北亡之路,自己終於明白了,為什麽史書記載惲王不堪忍受屈辱自殺了! 自己的夫人被人搶去,自己被人割去舌頭,砍掉右手,人家大方的說:“我很仁慈啊!” 要麵子的自己怎麽能夠活下去。 不行!為了避免悲劇發生自己一定要鬥倒太子趙桓,從康王手裏搶到天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