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王妃》這人就這麽莫名的冒出來了,給人來個措手不及

來源:小明的美食 2018-10-23 09:36:17

落千尋搖搖頭“不清楚。”

“怎麽會,西涼再怎怎麽說也是一個泱泱大國一國之帝離開這麽久,那朝政誰人處理,不用上下朝會見的嗎?”

“因為在西涼帝離開這個消息出來以後西涼照常的上下朝,依舊有皇帝聽閱朝事。”

“這麽說來,那西涼帝就肯本沒有離開過係西涼,而是漓王離開了西涼或者說是西涼帝離開了西涼,漓王暫代朝事。”

落千尋點點頭,讚賞的看著漣漪隨即又搖搖頭“開始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猜測的,並且探子回來帶著的消息也是這樣子說的。不過現在極有可能西涼帝還沒有回去。任然在外不在其它國就在南月。”

漣漪點頭這一點她也認同看來要證明這個人的身份還真是不容易啊。漣漪歎息著,怎麽跟自己的身份一樣的神秘呢。

“那麽這個人可不可能是那病弱的漓王?”漣漪眼睛一亮說道。

“漓王?”落千尋沉吟片刻隨即說道“雖然說大家都傳言西涼的漓王是最狼藉的一個王,不受重視也就算了還是一身病魔纏身,但是世人都沒有見過漓王的真實麵容,會不會是他到還難說,不過與其猜測他是西涼帝還不如說他可能是漓王。”

“是啊,這人就這麽莫名的冒出來了,給人來個措手不及,仿佛又在意料之中。”

“這個人或許在寶華城的時候就已經盯上你了,才會有後麵的出手相助。”

“這麽說來我還真是引人注目啊!”漣漪好筱的歎息一句。

“不過現在看著他對我們著實沒有惡意對你又有恩情,身份又難辨別,等等,隻是繼續留在身邊繼續觀察著。”落千尋冷冷的說道,那語氣中是暗藏殺氣,不管是什麽人,那方勢力懷著什麽樣的目的接近漣漪,隻要露出一點狐狸尾巴絕不放過。

“嗯,我明白,放心,我自有辦法。”

“你讓開不讓開,哎呀你還真敢動手打爺,好小子。”

‘咚’‘砰’門外麵傳來一陣激烈的又不和諧的聲音。

漣漪落千尋對視一眼“看來這家夥是不見到我是不會消停的。”漣漪站起身來打算去開門。

落千尋一把拉住她,雙目冷冷的掃向門扉“喬,讓他進來。”

撞擊聲嘎然而止。

“兄弟啊,爺可是見到你了,你都不知道爺真的好擔心你的,你瞧瞧爺,瞧瞧爺,都被楚喬那個該死的家夥給打破相了,好生可憐啊,這都是爺擔心你啊證據啊。”

拉住漣漪的衣袖不說還將腦袋擱在漣漪的肩膀上一個勁的窮苦博同情。

一旁的落千尋暗藏殺機的目光緊緊的鎖在他身上完全的被無視。

不過這次他倒是沒有一把就漣漪拉開或者更直接的抱進自己懷裏,隻是危險的看著漓澗溪。

漣漪無語望屋頂的歎氣,這家夥能不能正常一點啊!

垂眸略帶危險的看著漓澗溪“老子還沒有死了,你哭什麽喪啊,放開。”一向都很有修養的漣漪終於爆粗口了。

“不放開,就是不放開。”還在博得同情的漓澗溪絲毫沒有注意到漣漪那帶著危險的語氣。

“嗯,你不放開是嗎?”漣漪拉長了聲調說道。

“對,死也不放開。”漓澗溪說完越發的拽緊了漣漪。

“啊!?”可是下一秒就傳來漓澗溪殺豬般的痛苦叫聲,那挽住漣漪的手也像是遭到毒蛇般的縮了回去。

隻見那罪魁禍手支在空氣中不住的顫抖著。

隻見漓澗溪的手背上正明晃晃的紮著一枚銀針,隨著手臂的顫抖那銀針也跟著閃耀著,在燭火的掩映下光華亂顫的。

漣漪一看見漓澗溪手上的銀針瞬間就滿意了,還是這樣子好啊!

“啊啊,好痛啊,爺的手不聽爺的使喚了,兄弟啊,快快快拔掉銀針,不然爺的手就要廢了了。”前一秒漣漪還覺得這家夥消停了,那想到下一秒這家夥就似殺豬般的叫了起來。忍不住掏掏耳朵蹙眉瞪著漓澗溪。

“閉嘴,再叫,再叫老子就讓你永遠閉上嘴巴。”漣漪冷聲說道,那樣子一點不像是做假,手中更是將銀針都給掏出來了在漓澗溪眼前晃來晃去的。

“爺……咳咳咳……”漓澗溪正要說什麽一見到漣漪手中的銀針一下子哽嗆住了。

漓澗溪離開漣漪一步在他認為的安全區域內,搖著手,撅著嘴,拉弄著臉一副垂涎欲泣的看著漣漪,誇張的那雙隨時都能華光亂顫的桃花眼中此刻也是氤氳繞繞的。

“嗚嗚,兄弟怎麽可以這樣子對待爺,爺這麽失態全都是因為人家擔心兄弟的安全,擔心兄弟會被那個家夥給欺負了,在外麵都跟楚喬打起來了,好不容易進來了,兄弟不敢動不詢問也就算了,居然還拿銀針紮人家,這就算了還想讓人家成為啞巴,兄弟怎麽可以這麽狠心,這麽的對待人家啊。好可憐啊!”漓澗溪掩麵低訴,臉那本稱都給改了,可見他是有多麽的傷心。

漣漪聽完這番話頓時給僵住了。

不是因為聽到漓澗溪的這番話感動,而是惡寒,極度的惡寒,極度的想要逃開這裏的衝動,強忍住心中的翻江倒海。

一旁的落千尋倒是淡定臉色沒有什麽過多的變化。

可是漣漪的道行還不高,一張臉就堪比川劇的變臉。

那手上脖子上的雞皮疙瘩以一種看得見的速度蔓延著。

好生惡寒啊!

“漓澗溪你再說一句,這枚銀針就為毫不客氣的紮在你身上。”

漣漪瞪著漓澗溪冷冷的又說道:“老子還沒死呢,你就在這裏給老子哭喪。”看見漓澗溪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漣漪也緩緩的收回了銀針,這家夥這般著急著跑進來指不準就是懷著某種目的的,還說得一派冠冕堂皇的真是該給他一點教訓。

漓澗溪帶著幽怨的目光瞄了漣漪一眼繼而抽抽噎噎的說道:“爺這麽著急的衝進來就是看見兄弟你進來老半天了一點動靜都沒有的,擔心你會出什麽事情嗎?”

“我能出什麽事。好好說話,一個大老爺們兒的裝什麽純情學著小姑娘家的扭扭捏捏的。”漣漪沒好氣的反問道。

漓澗溪瞬間一轉換語氣抬眼看向了落千尋朗聲說道:“誰說的,爺的兄弟是這麽的有姿色來著,早就聽傳聞陵蘭王冷情來著怎麽就對你那麽上心來著,說不定就有什麽癖好來著,你說爺的兄弟就掉進狼坑了,爺能不著急擔心嗎?”

這話一砸出來就似一道平地驚雷,不僅漣漪震驚就是那雷打不動異常淡定的落千尋此刻也是麵色陰沉,那手掌緩緩抬起,一圈圈淡淡的白色霧氣在縈繞晃動著,不是漣漪死死的拉住此刻漓澗溪早就被拋了出來。

“不許動手。”漣漪蹙眉的看著落千尋一副你若動手看我怎麽收拾你的樣子威脅著。

“你還不快出去,滾出去。”

“兄弟……”漓澗溪完全沒有看見落千尋那危險之極的表現,或許是看見了當做沒有看見吧。

“在不出去明天起就就各走各的。”

“好好好,兄弟別惱別惱,爺這就出去,這就出去好吧。”說著就朝門口挪動著腳步,眼睛看著漣漪還是一副擔憂的模樣,心裏則是在想:這丫頭一點都不知道感激的,他這麽擔心她還不是怕她被那個家夥給占便宜了,唉!真是一點都不明白他的苦心啊。

一大早的朝陽宮內就傳來瓷器破碎的聲音,同時還伴隨著女人尖利的罵聲。

宮內外聽見動靜的宮人們個個如驚弓之鳥般的逃竄著,好像是裏麵住著什麽可怕的人物一般。

“蓮香,皇後娘娘又在出事情了嗎?”一俏麗的宮女拉住剛從裏麵跑出來的叫蓮香的小宮女問道。

蓮香有些後怕的點點頭“是啊,娘娘這次似乎要比以往要嚴重很多,剛才隻是在網麵都快要嚇死我了。”說著還配合著拍拍胸口。

“國師大人不在皇後娘娘能不發這麽大的事嗎,以往娘娘這樣子的時候都有國師在旁邊的,可是這次不巧了國師前腳才剛走辦事去了,娘娘這裏就出事了,這就嚴重了,對了蓮香既然這次國師不在朝陽宮裏麵應該就沒有人,你都沒有看看皇後娘娘怎麽樣了嗎?”

蓮香一聽這話整張臉都白了,瞪著那宮女,眼睛還四周警惕了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才壓低了聲音說道:“翠雲,我膽子小可是不敢的,何況這次國師雖然不在,但是伏天祀在外麵,我吧東西送到門口就出來了,光是聽到那尖利的叫聲我就心驚肉跳的,誰還敢進去看啊。”

“說的也是,你還記得去年嗎?也是一個新來的宮女就是因為好奇皇後娘娘這異常的情況,偷偷的趴在窗口看,可是後來似木偶人般的走了出來,走出了朝陽宮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那位小宮女,我想啊,指不定的就被暗殺掉了。”叫翠雲的宮女也哆哆嗦嗦的說道。

“哎呀你別再說了,主子們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宮女的下等人最好是少過問,知道得越多在這裏生存下去的機會就渺小,翠雲剛才的話你最好是不要再提了。”蓮香慌慌張張的拉著翠雲就走。

“你這話倒是沒有說錯。”翠雲跟著蓮香幾步前行,複而回頭再看了一眼朝陽宮,那眉頭轉而深深的皺起,上前一把抓住蓮香。

“翠雲你幹什麽?還有你今天是怎麽回事啊?怪怪的。”蓮香不明所以的看著翠雲。

“蓮香我有一個想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