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指沙特王儲“保鏢”熟悉卡舒吉案,四張照片證其在土行蹤

來源:澎湃新聞 2018-10-19 22:01:28

今年上半年曾陪同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出訪多國的沙特情報官員及前外交官馬希爾·阿卜杜勒·阿齊茲·穆特拉比(Maher Abdulaziz M. Mutreb) ,被指在沙特記者卡舒吉事件中起了關鍵作用。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0月19日報道,土耳其調查方一名消息人士向該媒體透露,穆特拉比完全熟悉整個事件的具體情節信息。

據《紐約時報》18日引述一份英國外交名冊信息稱,穆特拉比曾於2007年被派往沙特駐倫敦大使館擔任外交官。今年4月,在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對西班牙、法國、美國的訪問中,有證據顯示穆特拉比隨行;報道猜測其也許是作為保鏢。

CNN對此補充稱,穆特拉比在沙特駐倫敦大使館期間擔任一等秘書,並曾在沙特情報機構任職,被認為是沙特情報工作方麵的權威,與沙特王儲關係親近。一名沙特消息人士告訴CNN,穆特拉比此前以王儲私人安保力量人員的身份調任至沙特王室衛隊一支精英護衛隊中。

一些美國官員告訴CNN,任何涉及王儲核心集團人員的行動,沒有王儲的直接指示是不可能被執行的。

4張監控照片

土耳其親政府《沙巴日報》當日稍早從土方消息人士處獲得4張監控照片,顯示穆特拉比於卡舒吉失蹤的10月2日出現在伊斯坦布爾。

照片顯示,穆特拉比於2日9時55分到達沙特領事館外。他走進領事館後,當天乘私人飛機到達伊斯坦布爾的其他沙特人員跟隨其後。

16時53分,穆特拉比被拍到出現在了沙特駐伊斯坦布爾總領事的住所前。

4張監控照片

另一張沒有明確記錄具體時間的圖片顯示,穆特拉比在領事館附近的Movenpick酒店辦理退房手續,他的身邊有大小兩個行李箱。他和部分幾名沙特成員預定了4天的酒店房間,但在入住當天即退房。

17時58分,穆特拉比出現在伊斯坦布爾阿塔圖爾克機場的通用航空航站樓,登上了一架不久後就起飛的私人飛機。這架飛機經停開羅後於次日返回利雅得。

上述4張監控照片和標注的時間,與此前媒體援引土耳其調查人員披露的沙特15人“暗殺小組”在伊斯坦布爾的行動軌跡相符。

穆特拉比是土耳其當局認為與卡舒吉失蹤案有關聯的15人“暗殺小組”成員之一,該“暗殺小組”於卡舒吉失蹤當日抵達伊斯坦布爾,並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土耳其調查人員指稱他們在領館內殺害了卡舒吉,並將其屍骨直接帶走。

“自我放逐”並生活在美國的沙特記者卡舒吉事發前是《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10月2日,他為了獲取與土耳其未婚妻結婚所需的證件而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隨後失蹤。

“7分鍾解剖”先例

除了穆特拉比,另一名15人“暗殺小組”成員、沙特內政部法醫部門負責人薩拉赫·穆罕默德·塔比吉(Salah Muhammed A Tubaigy)也是關注焦點之一。

CNN報道稱,塔比吉2014年接受倫敦一家媒體Asharq al-Awsat采訪時,稱讚了一家流動診所能在破紀錄的七分鍾時間內進行屍體剖驗,屬世界首例。作為該診所的法醫顧問和管理人,他告訴記者,設計一個能夠允許驗屍官在犯罪和事故現場進行驗屍的流動診所正是來自他的創意。

另據澳大利亞維多利亞法醫院(VIFM)發言人威瑟斯(Deb Withers)向CNN透露,塔比吉曾於2015年6月起在該校學習了3個月。

根據VIFM 2014-2015年度報告,威瑟斯透露,塔比吉以一名法醫病理學家的身份在該院學習,其學費由沙特政府資助,其間他同時擔任著沙特法醫委員會主席。威瑟斯補充稱,塔比吉當時主攻大量屍體鑒定研究,尤其是關於在朝覲期間(發生的事故)的。

威瑟斯稱,塔比吉花時間學習了屍體解剖,學習太平間的各項流程,並向放射科醫生學習CT掃描,但沒有被允許進行屍體剖驗或相關活動。

半島電視台10月17日披露,塔比吉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的總領事辦公室內對卡舒吉進行了解剖,全程耗時7分鍾。另一媒體稱,解剖開始前,卡舒吉被注射了一種未知物質。

15日,土耳其調查人員首次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進行了長達9個小時的調查。2天後,調查人員穿上防護服搜查了沙特總領事穆罕默德·奧塔比(Mohammad al-Otaibi)住所。

土耳其媒體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調查人員進入前,領館大樓已被粉刷一新。

圍繞卡舒吉失蹤案,沙特方麵在否認指控的同時,尚未給出其“內部調查”結果。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