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入別墅行竊 主人見其家庭困難捐1萬元

來源:網易 2016-01-13 03:53:00

如果要評選“最不見外小偷”,大概非邳州的阿濤(化名)莫屬。這個不滿20歲的小夥子去年初連盜多家別墅,不僅在被盜居民家中做飯睡覺,還拍圖發到朋友圈“炫富”。臨走時,他還順走看了一半的《資治通鑒》。不見外的“雅賊”阿濤,卻遇上了樂善好施的“義主”。近日,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秦淮警方處了解到,在得知了阿濤家裏生活困難後,失主謝先生不僅沒有要求賠償,反而將一萬元現金交到了阿濤家人手中。他說,阿濤像是《悲慘世界》裏的冉阿讓,而自己,則要做書中那個樂善好施的牧師。

他摸進別墅做飯睡覺,還拍圖發朋友圈“炫富”

阿濤去年3月份從邳州老家來到南京,投奔打工的姐姐。然而,高中剛畢業的他,來南京不久就弄丟了身份證,因此找工作時屢屢受挫。自尊心強的他,覺得“沒臉”麵對姐姐,於是索性在月牙湖一帶過起了流浪生活。挨著湖邊,風景秀麗的明湖山莊小區闖入了他的視線。

阿濤很快發現,明湖山莊小區內的別墅,不少都是空置的,主人很少回來住。於是,他摸進別墅裏,困了就睡,餓了就找材料做飯,時不時還發個朋友圈,感慨下“別墅生活”。在一戶謝姓人家的家裏,他不僅做飯睡覺,還找到了一套《資治通鑒》。對古文很有興趣的他,饒有興致地看了一大半。臨走時,除偷走了少量外幣,阿濤還將這本書“順”了出來,帶回老家慢慢琢磨,在老家住了一段時間後,阿濤又返回明湖山莊小區作案。高調加上“不專業”,讓阿濤很快露出了馬腳。2015年4月30日,正在一家別墅裏做飯的阿濤,被外出回家的張姓戶主逮了個正著。不過,阿濤卻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走了。在清點財物時,失主發現,除了油鹽醬醋等物外,家裏隻少了幾包感冒衝劑。

很快,秦淮警方在一處網吧內,將阿濤當場抓獲。2015年5月,阿濤因為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

家庭困難,偷來的《資治通鑒》成床頭讀物

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紅花派出所民警王琨告訴現代快報記者,阿濤歸案後,他曾和同事趕赴邳州追贓,盡管此前已經了解到阿濤的家庭情況不是太好,但他站在阿濤家的院子裏時,還是受到了很大的衝擊。“紅磚的房子,家裏沒什麽電器,也沒有任何裝修。”王琨回憶,自己辦案7年了,阿濤這樣的家庭狀況還是第一次遇見。

阿濤家裏四口人,除了姐姐在南京打工外,父母都在徐州的建築工地上打工。他的母親十年前就查出了癌症,就在不久前,阿濤的父親在工作時,兩根手指被機器夾斷,從那以後就幹不了重活。全家的開支,都依靠姐姐在南京每月不到四千元的收入。

阿濤的房間隻有三平方米左右,堆滿了雜物,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在阿濤的床上,王琨一眼就看到了攤在床頭的《資治通鑒》。“看樣子,這本書被他翻了不少次。”王琨說,這本《資治通鑒》竟成了他的床頭讀物。

阿濤向民警交代,自己一直對文學很有興趣,希望將來能夠成為一名小說家。“我的夢想就是能夠有一間自己的書房,有大窗戶,我可以在裏麵寫小說。”

失主捐贈一萬元現金,希望他能夠改邪歸正“他家庭條件比較差,可能對他來說,能吃飽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王琨告訴現代快報記者,盡管阿濤在老家有過多次案底,但卻“讓人恨不起來”。“查了下,他之前一共偷過幾串香蕉、4斤柿餅、一把水果刀,總價值89元。”

去年12月份,失主謝先生來到派出所提供材料,在與民警的閑聊中,他得知了阿濤的實際情況。“當時這個失主就說,我來資助他。”王琨告訴現代快報記者,自己在聽到這句話後,驚詫了很久。“對待小偷還能這麽大度,我辦案至今也是第一次遇到。”原來,謝先生告訴王琨,自己也是愛書之人,阿濤的遭遇,像極了《悲慘世界》中的冉阿讓。冉阿讓在窮困潦倒之際去偷了牧師家東西,最後牧師不僅原諒了他,還讓他帶走了不少財物。也正是這段經曆,才成就了後來的工廠主冉阿讓。謝先生表示,自己也曾吃過苦,對於食不果腹的日子有著很深的體會。“既要讓他受到法律的製裁,同時也要讓他感受到社會對他的寬容和關注,希望他能夠通過我們這些人的努力,或者精神上的一點支持,改邪歸正。”謝先生說。

隨後,阿濤的姐姐將母親的病曆帶到了派出所,在查看無誤後,謝先生當場掏出了一萬元現金。阿濤的姐姐告訴民警,母親現在每月的藥費是1500元,謝先生的一萬元,夠母親半年看病的花銷。

2015年12月14日,刑滿釋放的阿濤和姐姐一道回到了邳州老家。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