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會不會喪失獨立性?

來源:搜狐財經 2018-10-15 01:57:20

【鵬眼看市】

特朗普與美聯儲之間,未來還可能出現不和諧之音,隨著加息周期中後段對經濟的抑製更加明顯,雙方可能會產生更大的矛盾。

黃小鵬

上周美國股市大跌,直接觸發因素是利率的上升,這引起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不滿,他在推特上炮轟美聯儲,稱其“瘋了”。很長時間以來,美聯儲擁有很強的獨立性,憑借著專業判斷製定貨幣政策,不受黨派和政治人物的幹涉。總統避免公開評論美聯儲,不對貨幣政策指手畫腳差不多已成了一項“政治正確”。特朗普卻不管這些,幾次三番地評論貨幣政策,甚至直接炮轟美聯儲,這讓人們擔心:美聯儲的獨立性會不會喪失在特朗普手中,貨幣政策今後會不會淪為政治人物的工具?

先看看現代貨幣政策獨立地位取得的過程。政府擁有貨幣發行決定權,直接決定貨幣政策,在漫長的曆史中都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盡管這常常造成超級通脹甚至引發戰爭等後果,但直到20世紀這種狀況才有所改變。“一戰”後,德國為了應付賠款引起的嚴重經濟困難,大肆發行貨幣,結果造成“魏瑪大通脹”,洗劫了幾乎所有人的財富,最終導致希特勒上台。“二戰”後德國人痛定思痛,認識到依靠發行貨幣減少短期的痛苦隻會造成長遠的更大痛苦,從此以後在法律上強化了中央銀行的獨立性,使其完全根據經濟規律管理貨幣,而不受政治因素影響。

更重要的是民眾的反思,具有哲學頭腦的德國人一旦搞懂了短期快樂和長期痛苦的替代關係之後,對操控貨幣的警惕和抵製心理就達到了偏執的程度。可以說,反通貨膨脹、反機會主義貨幣政策已成為德國文化的一部分,“二戰”後,德國馬克是大國貨幣中最穩健的,這是法律與文化共同作用的結果。這點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再次得到驗證。雖然麵臨歐盟其它國家的壓力,德國始終成為抵製過度寬鬆的主要力量。

美國的情況有點不同。在1970年代之前,美聯儲的獨立地位並不強,法律規定美聯儲對國會負責,但總統擁有主席的提名權,自然有影響力,美聯儲主席看總統臉色行事,外界也不認為有什麽不妥。何況當時還是實行金本位,貨幣政策的影響力也沒有後來那麽大。在應對19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中,貨幣政策出現失當,其結果是嚴重的通脹和滯脹。滯脹從兩個方麵為後來美聯儲增強獨立性鋪平了道路。第一是沃爾克上台後,頂住各種壓力,勇於擔當,以短期代價治愈了長期病症,央行的威望大增,這讓各界意識到了賦予央行獨立操作貨幣政策的長期好處。第二是以貨幣主義為代表的學術界,對貨幣數量與經濟增長的關係進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對貨幣擴張無益於長期經濟增長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沃爾克之後美聯儲的獨立性得到延續。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18年多,其間經曆了共和黨總統裏根、老布什,民主黨的克林頓,共和黨的小布什,並且在老布什競選連任的關鍵時刻沒有迎合總統需要下調利率,致其未能連任。共和黨總統小布什則選擇了政治上略傾向於民主黨的伯南克。這一切說明,美聯儲越來越具有超黨派的獨立色彩,美聯儲主席也成為對經濟影響力最大的人,權力僅次於總統。

但這種獨立性隻是一種“傳統”,而且也不深厚,從法律程序上講,總統和國會對美聯儲的影響仍然很大。與德國相比,在通貨膨脹問題上美國社會的警惕性也要弱,不論是政治界還是學術界,有一些人更喜歡“經濟增長”勝過“貨幣穩定”,所以,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要延續下去並非毫無風險。

特朗普與美聯儲之間,未來還可能出現不和諧之音,隨著加息周期中後段對經濟的抑製更加明顯,雙方可能會產生更大的矛盾。但是,美國社會支持聯儲不受政治幹擾獨立製定貨幣政策的力量畢竟是主流,此次特朗普的炮轟就引來了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美聯儲前主席耶倫的反擊,而按常規後者不會輕易對利率政策表態,更不用說直接針對總統了。再說,一旦總統脫離專業判斷,以政治需要直接“指導”利率製定,其負麵作用可能較快暴露出來,相信幹涉欲很強的人,會在犯錯前明白這點。因此,綜合判斷,美聯儲獨立性的“傳統”大概率還會延續下去。

(作者係證券時報記者)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