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的寵妃:他們要是能欺負顏染汐,現在就不會出現在這裏了

來源:忘記你忘不了 2018-10-13 10:17:01

古蝶冷哼一聲,對著顏染汐說道:“小姐,你是不是被他們欺負了?”

也不能怪古蝶這樣想,她也是屬於種族的人,對於種族一些不成文的規定都是清楚地,更何況龍族那些規矩還多,怎麽可能在這裏教她家小姐龍族秘法。

“你覺得我們欺負的了她?”龍泉啞然失笑,他們要是能欺負顏染汐,現在就不會出現在這裏了。

古蝶眯起眼睛,冷冷的說道:“哼,你們不敢,還有你們不敢的事情?”

然後轉頭對顏染汐說道:“小姐你知道這次我回來是為了什麽嗎?”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輕音也看出來了,這次回來古蝶不似以往那般了。

古蝶指著三位長老,對著顏染汐說道:“小姐,我這次是在蝶族的時候收到的消息,現任龍族族長,也就是冥王夜蒼冥就要在今天娶親了,而且是龍族的正室是龍族長老的孫女叫龍姬,還有兩個側室,小姐將會在今天被龍族的族長收為妾室。”

古蝶斯歇底裏的低吼道,她正是知道顏染汐對夜蒼冥的感情所以才為顏染汐不平,男人終究沒有一個好東西,口口聲聲說著自己喜歡,自己愛著,可是呢,他居然背著自家小姐娶親?要不是他們蝶族的情報網厲害到現在他們還被蒙在鼓裏,想想真想殺了那個負心漢。

顏染汐一個踉蹌,穩住身形,看著三個長老冷冷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求證道:“古蝶說的可是真的?”

大長老沉默了,三長老欲解釋,卻被二長老攔了下來,淡淡的說道:“當然,不管怎麽樣你都是一個人族的女子,要知道一個人族的女子能夠成為龍族族長的女人,你已經是一個特例了,而且龍主剛剛即位,當然需要聯姻來鞏固勢力,難道你還奢望龍主為了你一個女人與整個龍族為敵?”

麵對二長老龍益這樣的快言快語,顏染汐瘋狂了,狂風雷鳴,眼中殺意湧動,一個欺身,手已經扼住了龍益的脖子,誰也沒有想到顏染汐會突然出手,大長老立刻出手解救龍益,顏染汐手狠狠的一甩將龍益摔在地上,出手與大長老對決,龍泉自然也是出手了,他看得出來大長老一直對顏染汐手下留情,可是顏染汐卻招招致命,這樣子大長老也是抵擋不住的。突然,顏染汐手臂上金光一現,龍威顯現,兩人一口血壓在喉嚨裏,跪在了地上,他們忘了,顏染汐根本就不是他們可是製服的,當看見‘碧龍珠’的時候,他們就應該明白的,那可是龍族最高的龍威,容不得他們放肆半分。

顏染汐看著重傷的三人,沒有出手,也沒有理會,而是轉身離開,她相信夜蒼冥不會這樣做的,所以她要得到夜蒼冥的親口驗證。

輕音和古蝶跟了上去,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顏染汐,不過若是真的,那麽她們了解顏染汐就算是玉碎的悲也絕不會有瓦全的愛。

看著顏染汐三人離開的背影,三人露出一抹苦笑,龍泉狠狠的瞪了一眼龍益,質問道:“你為什麽要那樣說,你明明知道那件事我們根本就是瞞著龍主做的。”

“那又怎麽樣,你難道也希望看著龍主害怕一個女人?再說現在龍主恐怕已經成了婚了。”龍益撇開頭說道。

“可是要龍主知道我們都活不了了,當初我們將夫人抓住的時候,龍主眼中就已經有了殺意,這一次,我真不敢想象,我們龍族會不會有龍主親手覆滅。”龍泉帶著些許的無奈,其實他覺得顏染汐挺好的,現在又有‘碧龍珠’在手,做夫人很好嘛,幹什麽要墨守成規?

“閉嘴,龍主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做這樣的事情的,若是做,我龍益一人承擔,絕不連累龍族,而且我們龍族的女子優秀的人這麽多,我們臨走的時候安排的五長老的孫女不就挺好的嗎,那可是龍族的天才女子。”

“如果夫人在那裏她就不是天才了。”龍泉小聲的嘀咕著。

“好了,都不要說了,我們趕快去看看吧。”大長老一向平靜的麵容也變得緊張起來,他絕對相信,若是顏染汐出了什麽,夜蒼冥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他們,不、恐怕不會這麽簡單的就讓他們死掉。

顏染汐一路飛奔,用了最快的速度,龍族那個地方,她有‘碧龍珠’知道該怎麽走,輕音和古蝶緊跟其後,雖然跟不太上。

當顏染汐氣喘噓噓來到的時候,正好看見龍族喜氣紅火的布置,和前來的個個有權之人,好不熱鬧,這是顏染汐第一次來這裏,不可否認,龍族是美麗的,隻是,卻是在這種時候相遇,顏染汐隻覺得眼前一黑,身子立刻穩住,輕音扶住顏染汐,不可置信的望著周圍紅的刺眼的景物,她明明能夠感受到夜蒼冥對顏染汐的那種愛,可是為什麽……

前一刻,明明還是好好地。

顏染汐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她怎麽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今天是夜蒼冥成婚的日子,也是她被廢的日子,怪不得昨天他說有事要會龍族一趟,原來是這件事。

她真是可笑呢……

此時的顏染汐沒有看見夜蒼冥冰冷的麵容,渾身散發的死亡之氣。踹開那紅豔似火的大門,大堂上的眾人都紛紛看了過來,隻見一個白衣飄飄的女子如誤落人間的仙子一般,冷冷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那眼中帶著淡淡疼痛,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將她嗬護在自己的保護之下。顏染汐看著坐在上位的夜蒼冥,一身黑衣,冷冽的氣勢沒有絲毫的改變,下麵站著,三個女子,一個紅衣,兩個粉色衣服,想來就是那個正室和兩個側室了。

“汐兒。”因為顏染汐的到來夜蒼冥立刻收回了全身的氣勢,讓眾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溫柔的語氣讓眾人為之一愣,剛剛夜蒼冥的樣子,仿佛要將這裏屠盡一般,他們可是來賀喜的,還不想將命都留下。

可是此時的顏染汐聽的確是格外的刺耳,嘴角掛著一抹冷笑,冷哼一聲:“夜蒼冥,我真的沒有想到我顏染汐也會有這麽一天,本來我是想來聽你解釋的,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不知道,可是我想現在不用了,若是看到這樣的景象我還能裝作沒有事的樣子,問你,我是不是就太愚蠢了。

我不會耽誤你的前途的,所以你回你的龍族娶你的龍姬,我回我的暗域過我自己逍遙的生活,從此,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顏染汐一說夜蒼冥就明白了,他知道顏染汐是誤會了,立刻解釋道:“汐兒,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怎麽樣,你不會要告訴我你隻是那她們當墊腳石,其實你不愛她們對嗎?”顏染汐冷笑一聲。

“不是的。”夜蒼冥搖搖頭,他壓根就沒有想過這些女人,他是被那些老家夥騙過來的,隻是沒有想到一過來就看見了這樣的場景,被告知之後,他在這裏大發雷霆,當著所有人的麵要取消婚禮,大不了這個族長之位他不要了。

隻是現在的顏染汐真的聽不進去了,轉身就要離開,夜蒼冥立刻拉住,顏染汐毫不留情的一掌打了過去,就這樣,夜蒼冥也不躲,硬生生的接住這一掌,拉住顏染汐的手絲毫沒有放開。

當三個長老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

而,這次龍族將婚禮辦得很大,就是怕夜蒼冥不同意,所以施加壓力,步驚天等人自然也是知道了消息也趕了過來,隻是怎麽也沒有想到看到的會是兩人吵架的局麵,而且看樣子應該是很嚴重,不然顏染汐也不會舍得出手打夜蒼冥,就算是上一次兩人吵架也沒有厲害到動手,眾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夜蒼冥負了顏染汐。

其他來客也是不解的看著這一幕,原本他們是來祝賀的,畢竟夜蒼冥繼承龍族族長之位這件事他們也是要來看看的,可是呢,新郎居然大發脾氣,好像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似的,看著新郎冷冽的樣子好像要說什麽事情一般,這是就有一個貌美絕色的女子闖了進來,看來兩人的樣子應該是有情的。

搖搖頭,這種場麵他們見得多了,女子喜歡男子,可是男子卻因為權力放棄女子,女子找上門來請求,不過,這個樣子好像有些脫軌了吧。

“不要走,聽我解釋。”夜蒼冥乞求道。

顏染汐腳步一頓,眼睛微紅,可是她怎麽可能容忍他有別的女人,就算是擺設也不可以,當初在冥王府的時候,當她愛上他的時候不也是將冥王府的那群女人,都給弄死了嗎。

“放手,既然你有了別的女人,那麽我顏染汐絕不會留在你身邊。”冰冷的聲音,告訴著所有人,誰也沒有想到顏染汐會說這樣的話,在他們的思想裏,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而身邊隻有一個女人才不正常呢,最多就是夜蒼冥娶了別人之後,獨寵顏染汐罷了。

可是現在顏染汐說的是什麽話?

“我沒有別的女人,真的。”

“以後呢?”自嘲一聲,她不是應該離開的嗎,還在這裏做什麽?

“以後也不會有。”

“那麽龍姬算什麽?”

“那是他們瞞著我做的事情,我也是來到這裏才知道的。”小心翼翼的語氣,生怕顏染汐一氣之下離開。

看著兩人的對話眾人不敢置信,怎麽也沒有想到夜蒼冥居然做到了這一份,夜蒼冥當初收複龍族的時候,用的狠辣手段他們可是有所耳聞的。

現在他們知道隻要是關於顏染汐的事情,夜蒼冥就算是在眾人麵前丟了自尊也會不屑一顧,因為整個世界他眼中隻有顏染汐,在自己心愛的人麵前自尊算什麽?

很不幸,他們被無視了,而且無視的很徹底。

“就算是這樣,我現在還是很不爽,明明你就是我一個人的,可是,自從你當上了龍族的族長,那些人就開始往你身邊塞女人,我好不容易,才在人族宣告你是我的人,可是現在又多出來一個龍族,我沒有那麽大的功夫去給你擺平這些桃花。”

不錯,顏染汐現在很不爽,她不喜歡誤會,可是她發現,她不喜歡吃這樣的醋,平白無故的誤會,她最討厭了。

而且更不喜歡給這些人耍著玩,當戲看,這些應該都是她的權力,可是現在,她不想總是因為這些事情傷心,誤會不清,看著周圍的大紅大紫,她就難過,明明知道是誤會,可是依舊是痛苦的,她不想總是這樣的生活。

“那我不當了好不好。”夜蒼冥立刻回答道,什麽龍族族長在他看來無非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聽了夜蒼冥的話,眾人掉了下巴,也明白這次的婚事夜蒼冥不知道,隻是如今看來夜蒼冥根本就不是他們能擺弄的了的人。

“不可以,龍主,你怎麽可以不當呢,這不是兒戲,這是整個龍族的前途啊。”龍益怎麽也沒有想到夜蒼冥居然這麽不將龍族放在眼裏,女人真的有這麽重要嗎?

“什麽龍族,要不是你們汐兒今天也不會和我這麽生氣,在敢將那些女人往我名義上放,我都給殺了,龍族也不必再存在這世界上了。”夜蒼冥眼中的戾氣加深,後悔當初他怎麽沒有將龍族直接覆滅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