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鞋不限色 球員們正在醞釀一場腳下戰事

來源:界麵新聞 2018-10-12 16:06:33

女人都希望找到一雙走路不累還好看的好鞋,NBA球員也一樣。現在,由於NBA的新規則,他們的期待可以實現了 。

2018年8月底,據ESPN報道,NBA正式取消對於球員比賽中所穿球鞋色彩的限製。之前,大多數人必須穿黑色、白色或者球隊Logo、球衣配色的球鞋,從2018-19賽季開始,球員們在場上任何時間和場次,想穿什麽顏色的球鞋就穿什麽。

對於越來越時尚的NBA球員來說,這個決策簡直是將賽場變成了T台。

不要以為每天討論鞋子的都是女生,NBA球員中,以火箭隊員P.J.塔克為代表,不少人都是球鞋收藏者,他們會和隊友們樂此不疲地討論自己鞋子的款式、顏色和設計,以及他們各自在其中埋的小心思。

單看NBA的波士頓凱爾特人隊,就有好幾個球員迫不及待地要穿著新鞋踏上賽場了。

“我喜歡新政策激發出來的創造性,”凱爾特人隊員、阿迪達斯簽約球星傑倫·布朗在接受NBC體育采訪時說,“我自己就有很多創意,希望用球鞋來表達自己,也想看看其他人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作品。”

布朗的隊友們也在醞釀一場球鞋創意對抗。

“他們有大麻煩了,”波士頓球員馬庫斯·莫裏斯在媒體采訪中“警告”自己的隊友,“我可攢了大招。”

但是莫裏斯也知道,其他人都不是善茬。歐文就是一個例證。

“他每次比賽得帶17雙鞋,”他打趣歐文,“你去看看他的衣櫃,每雙鞋都和其他不一樣。”

作為五屆全明星球員,歐文已經和詹姆斯、杜蘭特以及保羅·喬治一道,擁有了自己的耐克簽名籃球鞋。

歐文的實力當然是他能獲得簽約球鞋的基礎,但是能夠在耐克旗下一係列有實力的球員中獨得品牌青睞,獲得簽名鞋,歐文表示還有很多其他影響因素。

“耐克有一套自己的流程來決定是否為一個球員推出球鞋。”歐文接受NBC體育采訪時表示,這套流程中動用到不同的人員,測試各種顏色、設計與球員個人故事的組合,分析某種方案是否合適出現在球鞋上,以及市場潛力是否足夠。

“他們會根據這些分析得出自己的結論,告訴你他們是否會給你一雙簽名鞋,我很幸運也得到了這個機會。”歐文在2014年自己的簽名鞋發布時表示,“我自己也很重視簽名鞋,自從Kyrie 1推出後,我們一直在努力讓它變得更貼近現實,為它注入更多創意,讓這雙鞋更有文化感染力。”

歐文的靈感有些來自一些輕鬆的組合,例如以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 出品的Lucky Charms為配色靈感的Kyrie 4 Green Lucky Charms,還有些來自嚴肅社會問題,例如呼籲女性平等權利的Kyrie 3 “Tiffany”。

歐文的簽名鞋Kyrie 3 “Tiffany”。

利用球鞋傳遞自己對於社會問題的態度,已經成為NBA球員的共識。

傑倫·布朗雖然隻有21歲,但是他對於社會話題有著相當高的關注,下賽季他也計劃將自己腳下的阿迪達斯球鞋變成社會話題的表達平台:“我和阿迪達斯的團隊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在進行中。”

過去,很多運動員對於社會問題閉口不談,形成了一種沉默的傳統。但是,最近幾年,NBA球星的表達欲以及對社會問題的關心程度都大幅提升,以詹姆斯為代表的球員經常公開討論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的問題。

“每個人在自己從事的事情之外,都有其他的興趣所在,”布朗說,“2018年是進步的一年,我們這一代的球員頭腦中沒有太多過去的條條框框。現在大家都可以對社會問題發表自己的言論,這也離不開前任鋪路的功勞。”

今年夏天,NBA內的球鞋合同格局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重新殺進籃球圈的彪馬火速簽約了一眾球員,最近,UA又從阿迪達斯陣營中簽走了恩比德,中國運動品牌安踏則拿下了曾經耐克簽約的戈登·海伍德。

安踏跟凱爾特人隊頗有緣分,此前安踏簽約過的拉簡·隆多,以及凱文·加內特都曾在凱爾特人效力。

“當你是個小男孩的時候,大家都想有朝一日能夠出現在一款遊戲中,或者有一雙自己專屬的籃球鞋,我感覺現在自己可能兩個夢想都能實現,” 愛打遊戲的海沃德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穿著別人球鞋的時候,“當有機會拋來,你得接住。”

凱爾特人隊球員海沃德即將成為安踏簽約球員。

一雙為自己打造的簽名鞋,能夠很大程度上影響球員和品牌的簽約。恩比德和海沃德,在原來的阿迪達斯和耐克陣營中,拿到一雙自己簽名鞋的幾率目前都不大,而迎接他們的安德瑪和安踏,卻能滿足他們的願望。

新賽季,球員們不僅要在場上拚盡全力,還要在球鞋上爭奇鬥豔,在歐文看來,這是件好事:“這種競爭會推動球鞋文化的發展,現在有很多很潮的球員,但是一雙好的球鞋,要在文化影響力和市場營銷效果中找到平衡。籃球鞋可能是屬於一個球星,或者某一類型球員的,但是最終它是屬於所有人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