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劇集前瞻|古裝劇退燒、獻禮劇紮堆,劇集市場或將迎來史上最冷檔期?

來源:電視人 2018-10-12 19:12:39

關注電視行業,分享精彩劇評!

來源|一點劇讀 作者|胡洋

如果說國慶檔是電影市場年前的最後一場戰役,那麽從10月中旬開始,劇集市場則真正意義上迎來了“繁華盛景”——衛視廣告招商、劇集秋推會以及衛視Q4季度的排播,都引起了行業強烈關注,並且為市場釋放新的信號。

一點劇讀(ID:yidianjd)根據當前“新信息”,簡單梳理出一份Q4劇集待播片單。不難發現,在接下來的劇集市場當中,古裝劇“隱退”、衛視獻禮劇“挑大梁”,而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視頻網站,將迎來多部“劇二代”。

諸多“改變”當前,Q4市場將會是何種局麵?它會為冷清的2018,注入新的強心劑嗎?

收視0.5時代: “隱退”的古裝劇?

劇集市場冷清,人人皆知。但究竟冷清至何種程度,數據是最有力的證明。

根據一點劇讀(ID:yidianjd)之前的報道(《2018劇綜爆款齊缺失,0.5收視時代的電視行業真的要涼了嗎?》),可以得出,今年是劇集市場近五年來“收視最低”之年,以往以破2、破3的爆款定律,在今年,逐漸下降為破1,甚至提前進入對半打折的“0.5收視時代”。

(衛視近期收視率,有且僅有三部在播熱劇收視在0.5以上)

原因為何?這其中,與古裝題材的“隱退”有著絕大關係。

回看往年劇集市場,古裝劇市場一直是“口水和流量、爭議與熱捧”並存的戰場。從質量來看,古裝劇在一眾題材當中,平均質量往往隻能處於中等水平,甚至部分作品還曾拿下豆瓣評分新低(新版《尋秦記》豆瓣評分2.3分);但它的市場受歡迎程度如若排行第二,絕不敢有題材自居第一。

(古裝劇在以往劇集市場中的“貢獻”)

究其原因,一方麵主要是在於古裝劇是“IP+流量明星”的聚攏之地;另一方麵則主要是因為此類題材的包容性和可塑性,較之其他題材更為容易。因此,在劇集市場中,古裝劇一直是作為提振市場的重要武器。

但在今年,古裝市場卻折戟沉沙,遭遇市場“冰點”。最新數據顯示,截止到今年8月份,衛視及視頻網站共計產出新劇數量為280部,其中,以近、當代為背景題材的現代劇占據整體比例達90%,以古代題材為背景的古裝劇總共產出份額不到10%。

這也就意味著,從“起跑線”開始,古裝劇在今年就注定不會有好結果。

果不其然,年初兩大“劇王”《巴清傳》《如懿傳》紛紛跳檔——《如懿傳》雖在暑期檔播出,卻轉戰網絡劇,至今仍無太大水花;《巴清傳》兩位主演先後“出事”,能不能播都尚且不明,即便後續能夠播出,“錯過時機”的它恐怕前景不容樂觀。

到了暑期,《扶搖》《武動乾坤》《鬥破蒼穹》等幾部期待值頗高的古裝題材,卻紛紛“落馬”——“撲相”一個比一個慘烈;僅有的兩部古裝爆款《延禧攻略》《香蜜》,很有可能會成為今年的“絕唱”。

目前,一線衛視集體押注現實題材,在播劇集中古裝題材徹底缺席。Q4待播的劇集當中,僅有3部題材為古裝劇,且從品相來看,除去正午陽光搭檔趙麗穎的《知否》頗有話題度以外,另外兩部《大宋少年誌》《火王之破曉之戰》都無過多看點。

此外,從2019年衛視招商的項目片單來看,明年待播的古裝劇有且僅有兩部,分別為《大宋宮詞》和《慶餘年》,數量上的減少,將會是影響古裝題材發展的重要原因。而對於急需提振的劇集市場而言,古裝題材的“隱退”則成為了衛視整體收視下跌的關鍵。

“強·求生欲”的獻禮劇

響應政策號召的獻禮劇,在Q4將成為古裝劇的接棒者。

在談到獻禮劇的具體市場貢獻之前,先來科普一下獻禮劇的定義,顧名思義,即為改革開放而“特別定製”的一類題材。這類劇集表現形式往往以年代劇、創業劇和都市劇三大類型為主。

諸如今年已經播出過的《年年歲歲花相似》《歸去來》《你遲到的許多年》、待播的《大江大河》《創業時代》《正午門下之小女人》,以及趙麗穎主演的《你和我的傾城時代》,都屬於此類劇集範疇。

再回到影響力層麵,其實不用多說,答案呼之欲出:基本淪為同時期播出劇集的“背景板”,從收視率、播放量到市場熱度,基本為“零”。即便是馬思純、陳偉霆主演的《橙紅年代》也未能引起太大水花。

在聚合年輕受眾為市場主導力的當下,這類題材往往具有“老年化”趨勢。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獻禮劇逐漸向年輕受眾傾斜,諸如《橙紅年代》啟用陳偉霆、馬思純等年輕演員。接下來待播的獻禮劇,也延續了這一趨勢:如明道穎兒的《最好的遇見》、黃軒楊穎的《創業時代》、王凱楊爍的《大江大河》.......

改變終歸是好的,但市場買單與否呢?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歸去來》豆瓣評分5.2,劉江導演被迫拉下“神壇”;《獵毒人》找來演藝圈一眾演技派當啦啦隊,卻口碑收視雙撲;《娘道》雖在郭靖宇導演的正義“討伐”下贏回收視,卻始終未能逃脫群眾的“口誅筆伐”.......類似以上的案例,其實不在少數;成功作品,卻少之又少。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明年是建國70周年,接下來的電視熒幕上,“獻禮劇”將一直占據主導地位。隻是,在千篇一律的“獻禮劇”當前,誰來扛起衛視收視大旗?

待播的獻禮劇不斷凸顯的“好的變化”或許能為市場帶來一些慰藉。《無名偵探》《豔世番之新青年》《隱秘而偉大》等主旋律題材,逐漸加入諜戰、探案、明星等商業元素。從收視率角度來看,起碼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而從口碑層麵來看,隻能期待這些劇高呼的“現實主義”,可以落實。

“劇二代”紮堆的視頻網站

去年開始,網劇便開始憑借著類型多樣化、題材多元化以及“敢玩”、“敢創新”的心態,獲得一票忠實粉絲。延續至今年,盡管網劇依舊在題材、類型和口碑上,持續產出“高能”作品。但從市場反饋和話題度來看,均不及去年。

最明顯的現象是,去年爆火的懸疑題材和校園題材,在今年網劇市場,都未能火起來。優酷播出的《瘋人院》、騰訊視頻播出的《忽而今夏》,在口碑上都曾引起行業人士關注,但市場熱度卻始終未能“出圈”。

真正“出圈”的網劇題材,在今年有且僅有兩部,分別為《延禧攻略》和《鎮魂》。但從題材路徑來看,兩部爆款作品,卻又基本無“複製”路徑可循。畢竟,《延禧攻略》這樣內容上黑蓮花反套路、製作上大成本匠心製作的劇集極少青睞網絡市場;《鎮魂》這樣“誤打誤撞”成為爆款的“雙男主”劇集,在政策導向上,一直處於高危地帶。

既然爆款蹤跡無趨勢可循,則意味著接下來的任何題材都有可能成為爆款,也都有可能全軍覆沒。縱觀了整個Q4網劇片單,雖然劇二代紮堆,但卻基本毫無“看點”。

(圖片來源於犀牛娛樂)

除去即將回歸的《雙世寵妃2》值得圈層用戶期待之外,更多的待播網劇似乎並無過多“水花”:《武動乾坤2》前作已然“撲街”,後續基本情況雷同;《生活對我下了手》《降龍伏之白露為霜》《我的波塞冬》《東宮》等部分“無名”劇,聽上去就不可能“出圈”;而鄧倫、張藝興、吳倩、陳赫、王子文,這幾位觀眾“熟臉”,雖名氣上值得期待,但遲遲不定檔的消息,也隻能讓吃瓜群眾,繼續等待了。

其實,比起今年,網劇的更多“看點”都留在了明年。馬伯庸的《古董局中局》、《河神2》《老九門2》《鬼吹燈》《盜墓筆記》等諸多帶有“IP屬性”的劇二代,都將在明年陸續回歸,而Q4的網劇市場似乎隻能讓觀眾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了。

2018年的最後一季度,或將迎來史上“最冷”檔期?不過也不用過分悲觀。畢竟任何題材,隻要用心製作,都有出爆款的可能。諸如《人民的名義》、《太子妃升職記》,這些起初不被看好的題材,最後卻上演了實力“反轉”。未可知,下一個“爆款”,或許會出在獻禮劇和小眾題材呢?

行業觀察|趨勢分析|精彩劇評

關注電視行業,分享精彩劇評

記得這是一個有溫度的公眾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