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與魔鬼,沒有人知道他到底鍾愛哪一個——路易斯·蘇亞雷斯

來源:思明體育 2018-10-12 17:01:47

足球,是一項十一人的運動,就算是梅西和C羅這樣個人能力極其強大的球員,也不能夠保證自己每一次都能夠用驚為天人的表現將球隊活生生從失利的泥沼中拉扯出來。因此,他們身旁的左膀右臂往往在幫助球隊過程中,成為了絕代雙驕旁最被低估的角色。就像伯納烏的本澤馬,在字母羅耀眼的光芒下,人們永遠都不會注意到他的表現有多麽的出色,而他的錯誤則會被放大到極致。而作為梅西強有力幫手的蘇亞雷斯,卻沒有麵臨過這樣尷尬的困境。這是為什麽呢?

烏拉圭,這個曾經登頂過世界之巔的國家,神鋒是他們最愛的產物。而順應著這種聲音來到世上的蘇亞雷斯,就是神鋒這個名詞最有力的代言人。但是,在他的小時候,生存就將最艱難的問題擺在了這名少年麵前——活下去。單親家庭的缺失,可能就是日後他身上極大的反差最根本的原因吧。七個男孩的壓力,讓獨自撫養他們的母親,艱難的抵抗著生活帶來的折磨。而吃力的生活,讓他並不能夠像其他人那樣,在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係統性且良好的訓練。而簡陋的街頭,是他足球天賦的萌發起點。

而天才,不管在哪裏,都會輕而易舉的成為旁人眼中的焦點。十一歲,這名少年就受到了國家少年隊的征召。但是生活就像是一名玩心極大的老頭,一次次的和這名少年開著無聊的玩笑。錢,這個十分庸俗的東西,卻是擺在少年麵前最大的問題,沒有錢,他連自己足球的夢想都無法實現。天賦也隻能被生存下去的要求所掩埋。

為了幫助母親分擔一部分生活帶來的重壓,在十四歲的時候,他就加入了一家小球會,卑微的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在他心中雄心壯誌之前,他的目標僅僅是能夠賺錢養家糊口。

十八歲,在生活的逼迫下,這名少年早早的習慣了無盡的折磨。但是從小帶來的情感缺失,在他的骨子裏埋下了極其不穩定的因素。這也是他日後乖張的表現,最開始的預兆。而受到烏拉圭民族這個球會青睞的他,抓住了向上攀爬的機會。29場10球,對於一名十八歲的少年來說,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他的未來起碼不會灰暗。而嚐盡苦難的他,隻想著用盡全身的氣力,向著社會的高層攀爬。僅僅一年,他就離開了自己成名的球隊。

來到了荷蘭的他,用更加優異的表現,吸引著歐洲球探的目光。37場17球,越來越多的出場,越來越多的進球,讓這名少年真正的進入了主流競技場的視線。而荷甲豪門的邀請函,也不出所料的來到了他的手中,阿賈克斯。這家負有盛名的球會,直白地表達了自己的欣賞。而從小缺乏欣賞的他,在這座城市找到了一定的歸屬感,因此,他在這裏待了生命中上升速度最快的三年。突飛猛進的變化,讓二十出頭的他,成為了,球隊殺傷力最恐怖的武器。在臨走之前的倒數第二個賽季,他用進球將自己的球隊送上了聯賽冠軍的寶座。但是,在球場上開始展現自己身上乖張一麵的他,被認為是球場上的定時炸彈。所以,離開成為了不可避免的選擇。

紅軍,在緊急情況下,需要一名救世主來拯救這個岌岌可危的球隊,而蘇亞雷斯成為了他們最好的選擇。而他也沒有辜負球隊對他的期望,他的到來還伴隨著11粒寶貴的進球。這些進球是球隊能夠留在這個聯賽最後的保障。但是在球場上有著優異表現的他,不穩定的因素,再次迸發。禁賽是他應有的懲罰。但是他優異的表現,往往讓人們能夠原諒他的怪脾氣。歐洲金靴。這是在來到英倫之後,他所收獲的最高等級的個人榮譽。

而在紅軍讓世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之後,加泰羅尼亞豪門向他揮動了雙手。來到諾坎普的他,像以往一樣,一邊進球一邊在球場上化身魔鬼。但是煤球王,仿佛有一種魔力,他的存在,仿佛是一種淨化。在諾坎普征戰多年的蘇牙,不再像當年那樣隨意的釋放自己的怪脾氣。而是用一粒粒的進球完成了對自己的救贖。

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名老將了,在梅西身旁的他,早已習慣了這個位置。希望在梅羅時代的最終章,他能夠伴隨梅西寫下最後的史詩篇章。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