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笑笑與楚羽打賭煉丹是否成功,最終輸掉比賽把眾姐妹拖下水

來源:小琴看電影 2018-10-12 16:42:25

宇文笑笑看上去多少有點不服氣的樣子。   煉丹……她的確家學淵源。   家中就有一位大丹師,還有數位高級丹師。   她從小就被那位爺爺輩的大丹師調教,雖然都是在不情願的狀態下,被硬逼著學的。   但說起來,她現在的水準至少也有高級丹師的層次。   隻是沒有去認證過罷了。   以她的能力,在楚羽的指點下,成功煉製出這一爐的丹藥,並不難。   不過宇文笑笑現在並不知道。   在她的煉丹知識中,她現在煉製出的這一爐丹藥,應該就是一爐廢丹。   甚至有可能隻是一爐藥渣而已!   宇文笑笑把手懸在丹爐蓋上,卻並沒有打開,而是巧笑嫣然的看著楚羽。   “先生,您說萬一這一爐丹藥要是煉廢了呢?說實話,我雖然從小學習煉丹,理論經驗呢,也相對豐富,但卻不敢說自己水平有多高。”   “然後呢?”   楚羽笑眯眯的看著她,發現這小丫頭的眼裏,藏著一絲淡淡的狡黠。   真是個鬼丫頭啊!   楚羽忍不住再次發出這種感慨。   看得出,宇文笑笑的確是不太確定這丹爐中究竟有沒有煉製成功的丹藥。   

但她真的太聰明了!   看似在挑釁自己,實則另一層,卻是想要幫自己鞏固權威!   這話聽上去似乎有點矛盾,但其實很簡單。   如果楚羽成功了,那就說明先生的確很厲害!   隻是這樣指點一番,都能成功。   那麽日後在這群小丫頭心目中,楚羽必將威信大增!   萬一不幸失敗了,那也完全可以說是宇文笑笑操作上的問題。   她自己都說了,理論經驗相對豐富,但實際水平,卻不敢說有多高。   這樣一來,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損失楚羽的顏麵。   這手段,這心機……這年齡。   長大了也是一個小妖女啊!   楚羽心道。   宇文笑笑的確很聰明,她也看出先生已經明白她的心思,笑眯眯的道:“然後……我判斷,我煉製出的,應該是一爐廢丹。畢竟我不是先生。”   楚羽對這小丫頭,愈發欣賞,笑著道:“那你要是輸了呢?”   宇文笑笑一臉挑釁的揚起笑臉:“先生要是輸了呢?”   其他女孩都忍不住嬌笑起來,她們最喜歡看別人出醜了。   不得不說,宇文笑笑的演技……當真是高超!   

即讓楚羽知道了她的心思,又完全沒有讓自己身邊的小姐妹兒有任何察覺。   去地球,這丫頭拍一部戲,估計就可以當影後了吧?   這些人當中,也隻有月月心中有些焦急,畢竟這關係到她母親的病。   但她同樣也很好奇,到底誰能贏?   楚羽笑道:“如果我要是輸了,那從今以後,你們愛怎麽打扮就怎麽打扮,我再也不管!但該上的課,你們還是得上的。可好?可若是你輸了呢?”   “若是我輸了,那我們從今以後,所有事情,都聽先生的!”宇文笑笑說道。   “不行,你們之前就已經答應過,隻要治好笑笑的母親,就都聽我的。”楚羽不上當。   “那……要不這樣,如果我們輸了。”   宇文笑笑這一次,特意加了一個們字,終於把她一群天真的小姐妹兒給拖下了水。   “如果我們輸了的話,那麽從今以後,我們不但所有事情都聽先生的,而且……我們肯定努力上進,到時候,在各大學院大比當中,拿一個好名次,給先生爭光!”   楚羽想了想,說道:“隻是拿一個好名次,不行,至少……也得是前三吧?”   

“前三?”宇文笑笑一臉呆滯,看著楚羽。   “先生到底知不知道鏡像世界那些頂級學院的恐怖?前三……我們能進前一百,就已經是天大的喜訊了好吧?院長大人都會樂瘋!”   “別扯,你們就那麽不相信自己的天賦?”楚羽道。   “不,我們相信自己的天賦,但是……”宇文笑笑小心翼翼的看著楚羽,心說,但是我不是那麽相信先生您有那麽強大的本領啊!   楚羽撇撇嘴:“你們要是真有那個天賦,又肯努力勤奮學習,我保證讓你們學到這世上最頂級的煉丹知識!”   聖人傳承……   絕對會讓那些頂級學院都瘋狂的知識!   這還不是世上最頂級的知識,什麽才是?   對楚羽來說,他就算不會拿出全部的知識,但至少,也會認真教她們一些東西。   教的多與少,那就要看未來這段日子,他對這群小女孩心性的了解程度了。   “當真?”宇文笑笑眼睛一亮。   “當真!”   宇文笑笑回頭看了一眼自己這群小姐妹兒。  

一群小女孩全都認真的點點頭。   “一言為定!”宇文笑笑伸出一隻白皙的小手。   “一言為定!”楚羽說道。   楚羽說完,也伸出手,跟她擊掌為誓。   隨後,宇文笑笑沒有再猶豫,直接掀開丹爐的蓋子。   最先衝過來的,是畢月月,她比任何人都在意這件事。   一排小腦瓜直接伸過來,看向丹爐裏麵。   哇!   隨後傳來一陣整齊的驚呼聲。   二十四枚大小均勻的丹藥,呈褐色,規矩的排列其中,每一顆丹藥上麵的丹雲,都如同一幅水墨畫。  果然是家學淵源,所有一切,都是典型的學院派風格。   看見那些丹藥,宇文笑笑當場就愣住了。   畢月月的眼淚卻一下子流出來,還有幾個小女孩,也激動得落淚。   “月月的母親有救了!”   “太好了,居然煉製出這麽完美的丹藥,笑笑威武!”   “真的沒想到先生這麽厲害,指揮一下就行哎……”   “哎你行不行了?這丹藥是我煉製出來的好吧?”宇文笑笑瞪了一眼誇讚楚羽的少女。   

這結果,其實她自己都很意外,雖然她看楚羽篤定的樣子,覺得有可能會成功。雖然她自己不怎麽相信,但還是配合楚羽,打了這個賭。   但她真的沒想到,丹藥不但煉製成功,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明顯比她平日裏煉製的那些丹藥要強很多!   無論成色,還是藥性,全都強了至少三成!   老宋厲害啊!   宇文笑笑心裏麵真的有些震驚了,因為就算她那位爺爺輩的大丹師,也未必能煉製出這種品階的丹藥來。   看來老宋是真有兩把刷子啊!   楚羽根本沒提剛剛打賭的事情,因為越是這樣,這群心高氣傲的少女,就越是會去遵守諾言。   哪怕她們心裏麵並不情願,但也一定會的!   嗬嗬,叛逆期的青春少女。   所謂的叛逆,就是你越不想我怎麽樣,我就越要怎麽樣!   說教?   拜托,我們不喜歡!  

“月月,你現在拿三顆丹藥,給你母親服下。然後每隔兩個時辰服用一顆,記住了,是一顆……”鏡像世界沿用的是一天十二個時辰,這也是各大宇宙的通用標準。   這時候,畢鵬程趕回來,看見楚羽,直接彎腰,抱歉,九十度鞠躬。   “感謝宋神醫大恩大德,畢鵬程沒齒難忘,此番必當重謝,日後有什麽能用到畢某、畢家的地方,必當肝腦塗地!”   楚羽攙扶起畢鵬程,說道:“救死扶傷,本身就是醫者本分,畢家主也無需這樣客氣。”   “恩人,大恩人啊!”畢鵬程紅著眼圈,聲音有些哽咽:“家門不幸……”   不過隨後,他便收住了,當著這群小女孩,他不想自揭家醜。   隨後,畢鵬程讓人安排下去,擺酒宴招待楚羽一行人。   眾人直接往外走去,畢月月沒有跟出來,她還要留下照顧母親。   趙凱剛剛也想來看熱鬧,但因為後院是女眷住的,隻能等在外麵。   見到楚羽一行人出來,趕緊走過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眾人的表情。   

楚羽臉上無悲無喜,看不出什麽情緒,但其他那些小丫頭,一個個興高采烈的樣子,根本不用說話,就知道結果了。   太好了!   趙凱也終於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長出了一口氣。   隨後的酒宴上,整個畢家的所有高層,幾乎全都來了。   這是一個很團結的家族,所有人都過來感謝楚羽。   觥籌交錯,楚羽也放下別的心思,認真享用了一頓鏡像世界的特色美食。   當然,除了那個姨太太那一房的人。   那邊的所有相關人,一個都沒有出現。   那個姨太太命運如何,楚羽並不關心,害人者早晚會被報應。   他相信畢鵬程身為一家之主,處理這點事情,還是沒問題的。   酒足飯飽之後,有專人把楚羽他們送到客房。   天色已晚,那邊月月的母親還沒有醒來,楚羽也需要等到月月母親醒來之後,才能放心離開。  

讓楚羽沒想到的是,意外,突如其來。   他帶領的這群小丫頭,住在後院,他跟趙凱兩人,住在前院。   剛剛回到房間,楚羽就感覺到似乎有人在暗中窺視這裏。   同時,有一股淡淡的殺氣,指向他。   楚羽心中升起警覺,隨後,他驟然爆發,朝著窗外一拳轟出!   砰!   那堅硬的木質窗戶被楚羽這一拳打得粉碎。   一道身影,竟然迎著楚羽這一拳,直接衝過來。   空氣中,爆發出一聲音爆之聲。   轟隆隆!   虛空中像是響起一聲驚雷。   來人的境界非常高!   是一名已經踏入尊者境的修士!   楚羽感覺到身體一震,五髒六腑有些翻騰。   但他心中並無任何恐懼,身形暴起,從房間裏衝出來,直接跟這人戰在一起。   同時,楚羽有意的,將戰場往外麵去引。   他要通過這一戰,讓自己凝結金丹,踏入王者境!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